青年弟子:堅定實修 走好最後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我是二零一一年前後得法的青年大法弟子,修煉至今,不敢說精進,但也有些許體會,在這裏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去妒嫉心的體會

修煉最初,我對「妒嫉心」的認識很膚淺,以為就是常人中說的妒嫉別人比自己好,因此沒有特別重視,認為自己不去妒嫉別人好的方面就行了。其實現在回頭看看,當時對學校裏一些比自己外形好、成績好、或者在同輩中更受歡迎的同學的心理,也多多少少夾雜了妒嫉心,只是修煉初期認識不到那麼深,以為自己向來很警惕妒嫉心的問題,不會在這上面犯錯。潛意識中還有一種「我是修煉人,高人一等」的顯示心和歡喜心。

隨著修煉的提高,才能發覺更多微小的不易察覺的執著心。人的起心動念,都可能有不正的因素。「過去僧人把這些東西看的很重,因為他一動念就是在造業。所以他講「身、口、意」。他所講的修身,那就是不去做壞事;修口,那就是不說話。修意,那就是連想都不想。過去在寺院中專業修煉對這些要求很嚴。」[1]連以前佛教中的修煉尚且如此嚴謹,作為大法修煉者,又怎能不嚴格要求呢?

後來看同修的交流文章,說看不起別人也是一種妒嫉心。剛開始我很難理解,覺的看不起別人是因為別人不如自己,與常人中「妒嫉心」的含義恰好相反,怎麼能也說成是妒嫉心呢?在與同齡同修相處和講真相的過程中,我慢慢有了新的認識。

因為我出國前認得許多國內的同齡同修,與他們少不了日常生活中的來往問候。這些同修大多十幾二十歲,有的還在上學,有的已經走入社會工作。他們都出生在修煉者的家庭,從小和父母一起經受過許多迫害。現在中國社會的大洪流、大染缸,連學校裏的風氣也非常敗壞,年輕同修要是不能精進修煉,嚴格要求自己,非常容易被環境拖下去。反映出來就是沉迷於常人追求的名利、感情和玩樂上,心裏也知道師父和大法好,放不下,但是不能堅持實修。有的三件事一件不做,只是偶爾想起來才看看書。我有時與這些同修聊天時,對他們的狀態感到非常著急,又不知道如何幫助。煩惱時也曾與母親同修交流,覺的這種帶修不修的狀態,既不能把他當同修交流,也不能當常人對待,不知道怎樣相處。還覺的過多幫助他們是在浪費時間,不想管。

母親(同修)說:「幫助同修絕對不會白幫,在過程中肯定也是有你要修去的心。」我很受啟發。細想之下,我當常人的時候性格裏就有種「嫉惡如仇」的東西,這個「嫉」也有嫉恨、怨恨心的意思在裏面,常常為不公或者自認為不對的事情感到不平。雖然針對的對像是壞人、邪惡,表現出來好像是一種正義,可是已經違背了修煉人平和慈悲的標準。《轉法輪》「妒嫉心」這一節裏,師父講到「申公豹心裏就不平衡了」[1],可見這種為甚麼事情不平衡的心很容易引發妒嫉心。

表現在日常生活中,無論對方是常人也好,同修也好,總拿自己的觀念衡量別人的對錯,不能包容個體生命之間的差異。如果對方是同修,就會暗地裏有種怨恨同修不能精進實修的心,完全不能體諒同修從小在顛沛流離、躲避迫害的家庭環境中長大,是被舊勢力利用常人的這種複雜環境拖下去的,本質上也是一種隱蔽的迫害;如果對方是中毒深的常人,更會埋怨其不能明辨是非、聽信謊言。要是對方出言不遜,就很容易與其爭執起來,沒有想到他們也曾經是偉大的王、主,為了救天國裏的眾生冒著天膽下來,還被舊勢力造出的共產邪黨的謊言欺騙、對大法不敬造下罪業,已經在淘汰的邊緣。講真相中沒有足夠的慈悲、悲憫的心態對待這些可憐的眾生,「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1]。

在實修中經歷了這些,深刻體會到師父在《轉法輪》裏特意單獨拿出來講的「妒嫉心」這個問題,絕不只是常人中嫉妒別人比自己好這麼淺顯。作為修煉人,爭鬥心、怨恨心、看不起人的心、不平衡的心不去,都不能說已經沒有妒嫉心了。細想一想,修成正法正覺的佛、道、神還會有常人中骯髒的「怨恨」、「嫉恨」、「不平」的物質嗎?還不是純正、慈悲、祥和,對待沉迷紅塵的眾生只有悲憫的嗎?「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1]師尊在《轉法輪》中如此強調,可見「妒嫉心」這一問題之嚴重,同修們一定要愈加警惕。

借此機會,我也想再次提醒所有的年輕同修:我們來世的使命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絕不是來享受人世的所謂美好和繁榮的。師尊在近年的講法中多次提到:「我一出生的時候,很多的神就跟著下來了。從那之後年年都有,神就一直在往下下。等到我傳法的時候,那個神來的就像雪花一樣下來。就那麼多。我一算這個年齡啊,從我傳法到現在,二十五歲左右這些年輕人,真的還有很多人沒有得救,都是神來的,他們下到地上來,散布在全世界各地」[2];「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2]

師父的教誨語氣之嚴厲,前所未有。正法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好好抓緊這還有的時間,精進救人吧!

過情關的體會

作為年輕同修,經常遇到的考驗就是來自感情方面的。也曾經跟許多不同年齡段的同修交流過這個問題,結果眾說紛紜。有的同修認為,正法的時間不多了,何必還找對像成家,自尋麻煩?有的同修則認為不成家就是不符合常人社會狀態,是走極端。當然,每個同修的修煉狀態、悟到的層次都不一樣,不一定有誰對誰錯之分。每個人的路要靠自己去悟、去修。

有一段時間,我對一個常人同學產生了感情,非常苦惱。其實理性上考慮自己本不想找一個常人伴侶,覺的和常人在一起許多事情無法溝通,兩個人的理想、追求根本上不一樣,也不可能走的長久,但是思想上就是有種求而不得的煩惱。這種煩惱是時斷時續的,來的厲害的時候那幾天特別苦惱,但是過幾天後好了,又甚麼感覺都沒有了。真的就像法裏說的「痛一陣,特別難受,過去之後又緩過來,不一會又開始痛」[1],我慢慢悟到這可能也是在消業。同時我也開始向內找,找找自己為甚麼會突然出現這個心,還持續了這麼長時間。

向內找之後,發現自己對這個同學一直以來印象很好,因為跟其講大法真相的時候對方非常理解,對中共邪黨也有比較深刻的認識,還曾經幫忙轉發真相。我在平常講真相時一直有這個問題,潛意識裏會以對方接受大法真相的成度來衡量這個人的好壞。面上雖然不顯露出來,心裏其實已經存了偏見。如果對方對大法態度好、比較明白,就會高看這個人一些;反之則會有排斥、厭憎的心。雖然評判的標準是眾生對大法的態度,但也是一個強烈的分別心,屬於不慈悲。舊勢力抓住我的這個執著心放大、拖延,使大法修煉中本應該很快過去的關耗費了更多時間。

還有另外一點,就是這個同學外表、家境都很好,屬於常人中說的「高富帥」這一類型。自己色慾心不去,也是加強這一難的重要原因。煩惱的時候,也曾不知道如何是好,也在他人的建議下,想過要不要主動追求。這時,師父的法一下打到腦子裏「沒有毛病,你就是難受」[1],我一下子悟到這件事是衝我修煉來的,不是通過常人的手段可以解決的。

再繼續往下找,發現自己有時候堅持認為的「我就是走獨身這條路」的這個想法,實際上也是走到另一個極端了,中間還隱藏了一個怕麻煩、迴避婚姻的心,其實說到底就是不信師不信法。《西遊記》裏說「一飲一啄,莫非前定」。不管是獨身也好,成家也好;伴侶是常人也好,同修也好,順其自然,目地都是幫助自己修煉提高,在這個過程中,讓我們去執著心、加快圓滿,絕不是沉浸在常人的情中享受。自己想不到一切都是師父苦心做的最好的安排,總想著我要怎樣怎樣,其實已經是不信師不信法的表現了。

就在自己向內找想明白了,決定完全放棄對這個同學的執著之後,我內心「突然感覺到有一種解脫感,有一種潛在的興奮感」[1]。想必是師父看我悟對了,用這種方式鼓勵我呢。

其實在日常修煉中,我時時都能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和鼓勵。我愛好中國傳統文化和詩詞,師父就常常在我消沉的時候用我不經意間看到的古文古詩來點悟我。有一次週末晚上,我狀態不好,躺在床上懶的起來,也不想去大組學法,這時手機突然一震,我拿起一看,是每日推送的詩詞:唯憐一燈影,萬里眼中明。這是我最喜歡的古詩之一,形容佛法如同黑暗海面上的明燈,照亮僧人歸鄉的路。我當即明白是師父藉此在提醒我,馬上起身去大組學法了。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會和經歷。雖然直到今天,我仍然沒有完全修掉這些執著心,但是我會一直堅定的修下去,努力做好三件事,「越最後越精進」[3],跟師父回家。

個人所悟,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