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關頭 師尊救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得法,九八年正式走入修煉。由於對人心的執著,沒能做到精進實修,導致對法認識不足,特別是近幾年在惡黨迫害大法的嚴酷形勢下,又產生對時間的執著,總感覺修煉沒有盡頭,因此而懈怠。直到今年正月初八,經歷了一場生與死的考驗,才使我如夢初醒,感恩師父!感謝大法!

今年我們是在兒子家過年,準備正月初九往回走。正月初八晚上六點發正念時與以往不同,清楚的感覺頭頂上被一層粘糊糊的膏狀物體封住了,同時物體裏有許多粘稠的氣泡像開鍋一樣往上頂,但又頂不破,大約過了一分鐘時間,感覺在我的小腹左下方突然出現一個大約有茶杯大小、灰黑色氣泡一樣的東西,刷一下瞬間上到我的心臟部位。當時我也沒有理會,繼續發完正念。

之後我開始收拾往回走時要帶的東西,又給兒子洗了一件棉襖,剛洗完第一遍,突然感覺心臟很不舒服,難受極了,丈夫發現我的情況後,馬上讓我和他一起學法,原本很輕鬆就能背下來的《論語》,這時讀都反覆讀錯,有一句話丈夫一連提示了三遍我還是讀錯了,眼睛越來越模糊。見此情景,丈夫說:「馬上發正念。」

剛盤上腿,我就支撐不住了,只好躺下。丈夫摸了一下我的脈,急了,對我說:「快喊師父救你!」我就急切的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一邊喊一邊想:我可不能留在北京呀!對丈夫說:「快叫兒子過來!」丈夫急了,衝著我說:「你叫他過來能幫你甚麼忙!」這時,我越發覺得嘴唇越來越沉、舌頭越來越硬、口越來越乾,越來越喊不出聲來。

一直在發正念的丈夫,不時的提醒我:「跟師父走!跟師父回家!一切由師父做主!」這樣在丈夫同修的鼓勵和幫助下,我的正念也出來了,心想:我嘴喊不出聲來,我就用心喊:「我一定要跟師父走,跟師父回家,一切由師父做主。」

就這純正的強大的一念,我的情緒立刻就穩定了,心漸漸平靜下來,心跳也恢復正常了,所有症狀全部消失。一場突如其來的生死對決,在師父的慈悲保護和加持下,以舊勢力的潰敗而結束。是師父在緊要關頭挽救了我的生命!

這件事情的發生讓我如夢初醒:大法弟子對常人社會的任何執著和對修煉的懈怠都是舊勢力對你迫害的藉口。師父說:「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師父告訴你們的,你們有你們的那條路走,誰也動不了。但是這條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會出問題。」[1]

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2];「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在回想起過去的一年裏,自己所走過的路真是不堪回首。二零一八年正月,我接到哥哥的電話(之前已有多次),邀請我幫他帶孫女,因為我退休在家,沒有第二職業。孩子還沒滿月,要到長春姪兒家帶。這一去就是一年。脫離家鄉的修煉環境,獨自一人晝夜帶孩子,還得做飯、幹家務,整天忙得不可開交,偶爾學法也不入心,煉功時間少之又少,即使坐在那裏也是靜不下來,講真相除了家人外,其它一個也沒做,精神壓力特大,完全不在修煉狀態,由於吃不好、睡不好,家務活又繁多,加上又沒有時間學法煉功,深感心力交瘁,寢食難安。後來腸胃又出現了問題,每頓吃很少的飯,一吃胃就痛,體力消耗非常大,原來體重一百二十斤的我,後來只剩不足一百斤了,在這種情況下,於年前臘月回到家裏。

在此期間,因為胃痛,姪子給我買的藥我也吃了,哄孩子不睡覺我就給唱k歌,完全把自己混為常人而不自知,丈夫多次提醒我,我總是有托辭。最終被舊勢力拖下深淵,差一點丟了性命!這就是一個大法弟子不精進、懈怠、脫離法所釀成的惡果。

是慈悲偉大的師尊不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再次跪拜師尊,弟子千言萬語無以言表,只有在今後的修煉路上,修正自己,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以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