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人中 歸正一思一念 走過劫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二零一八年八月二日晚上,我們一行六人分三組,騎摩托車去鄰縣發放大法真相資料,主要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三組同修分別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擾,特別是我們這組受干擾最大,但是我和同修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闖過了一次生死關。

鄰縣地處山區,居住分散,交通不便,那裏同修比較少,為了救度那裏的眾生,我們打破地域的間隔,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十九年來,我們縣的大法弟子一直堅持向鄰縣大量發放真相資料和講清真相,救度那裏的有緣人。但是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不斷有同修在那裏遭到嚴重迫害,從開始的被非法勞教到後來的非法判重刑,大法資源受到嚴重損失,我們並沒有因此而放棄解救那裏的眾生,只有堅持不懈,才能解體另外空間的邪惡,清除那一方眾生頭腦裏的壞思想,世人明白真相後不再對大法犯罪,才能得到救度。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出來以後,我們大量的向鄰縣發放。有一次因為天氣原因,我們由原定的八月一日改為八月二日晚上去發資料,也沒來的及通知同修發正念配合,同去的一位男同修的摩托車太老舊,又帶著人和大量的真相資料,不斷出故障,車的噪音很大,車燈有時不亮。前幾天,連雨天氣,道路被沖壞,由於不了解情況,去的地點趕上修路,有的道路被挖斷,車不能通行,只好臨時改變路線。

我和同修發完資料往回趕時,同修說後邊有摩托車,我心稍微動了一下(因為有好幾位同修在這個地區發放真相資料,被綁架和迫害過),不小心連人帶車摔了一跤,扶起車,繼續往前走。當時我沒有正念否定,因為車速很快,走不多遠,又重重的摔了一跤,當時我被摔的昏迷過去。

同修趕忙爬起來,把壓在我身上的摩托車扶起來,同修頭腦清醒,正念很強 ,她要扶我起來時,只聽到我呼嚕呼嚕的聲音。她不停的喊著我的名字,並求師父救我;這時有騎摩托車的過路人,看我們摔成那樣,就說我們幫你打120送醫院吧,同修說不用啊,我們沒事的;還有剛下班回家的兩個路人說,要幫忙嗎?同修都一一謝絕,就憑著她信師信法的正念把我叫醒。

當時她發出堅定的一念:我們是來救度眾生的,絕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迫害,我們的一切由我師父說了算,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同修會沒事的。就這樣,大約半小時後,我醒過來,但意識不清,當時同修要我給家裏或者一起來的同修打電話,也好來接我們。那時,我連家人和同修的名字都想不起來了,腦袋一片空白,但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

同修不會騎摩托車,她帶著滿身傷痛,艱難的推著摩托車往家走,我在後邊推,我也不知道自己摔成甚麼樣。那時我覺的好累、好睏倦,我很想坐下來歇一會兒,自己一步都不想走了。我和同修說:「真想坐下來躺會兒。」同修對我說:「咱們慢慢走,天亮前咱們必須走到家,你不能坐下來、更不能讓你躺下來休息。因為只要你一坐下,就又睡過去了。」就這樣,我倆大約走有十來里路。後來同修開車找到我們,把摩托車抬上車,才發現車前胎沒氣了,我們竟能推出十來里路,這全靠師父的一路保護 。

同修把我倆送回家,已是凌晨三點半,丈夫因為擔心還沒睡,一看我滿身是血,頭都變了形,從頭到腳都是傷,穿的衣服都已破爛,把他嚇壞了。冷靜下來後,他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第二天早上,兒媳婦說我鼻樑骨塌陷,看到耳朵流血,半邊臉擦的沒了模樣,左膝蓋摔得一條長口子,並且裏面搓進了一些小沙粒,雙腳都摔傷,右手摔的青紫,腫的像包子。當時兒媳見我這樣嚇哭了。但我照常起來盤腿煉功,兒媳不讓我煉,用手機把我的照片發給在外地的兒子。兒子一看,放聲大哭,以為我不行了,趕快和他姐姐一起回家,勸我上醫院,說就幫我清理傷口,也不用藥。我沒有動心,就信師信法,因為我的師父無所不能。我還怕甚麼?

兒媳婦說餵我飯,我說不用,自己吃。可話好說,吃起來可真費勁,咀嚼肌不聽使喚,當時腮幫子裏肉搓破了,嘴張不開,嗓子裏像有東西難以下咽,我就一點一點往嘴裏送,慢慢的,逐漸就能吃了,鼻子不通氣,我就用嘴代替呼吸,上廁所堅持自己去,不讓人扶,可是腿彎不下去,有時都尿在褲子裏。吃飯也上餐桌,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我要證實法。

頭腦裏不斷想起師父的法:「現在科學認為時間是有場存在的,不在時間場的範圍之內就不受時間的制約。另外空間它的時空概念和我們這邊都不一樣,它怎麼能制約另外空間的物質呢?根本就不起作用了。大家想一想,這個時候你不就不在五行之中了?你還是個常人的身體嗎?根本就不是了。」[1]師父還講過:「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

同修聽說這事後,陸續來我家學法煉功,後來同修提起這些事,他們頭一天見到我是右半邊臉搓的沒有了模樣,不斷的往下淌著血湯,鼻子摔得不能呼吸,嘴也歪了,左腿膝蓋摔得血肉模糊往外淌血;第二天,同修見我整個臉都腫的青紫,眼睛腫的只剩一條縫,嘴也張不開了;第三天再見到我時,面目全部消腫,臉部也逐漸好轉,眼睛也睜開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為弟子承受, 我雖然身體坐不太直,頭腦有時還不太清醒,很想躺下睡會兒,但是我覺的躺著太不敬師父了,就堅持坐著。手腫的像饅頭,我也儘量雙手捧著書學法,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一思一念在法上,排斥負面思維。

第七天,兒女們看到我傷口上有膿,就用雙氧水沖洗,我雖然知道不對,但沒有拒絕,第八天早晨,我三點五十起來煉功,腿彎不下,隨後傷口爆裂疼痛,膝關節不打彎,腦袋混沌,煉動功時感覺從膝蓋處往下流膿血到腳上,我也不管它;煉靜功時,盤不上腿了,那能做到甚麼程度就甚麼程度。

後來經同修提醒,我知道錯了,不應該用雙氧水,此時我想起了師父在法中講過的一位同修在監獄裏被打的粉碎性骨折,沒有對接、就給打上石膏的故事。我很後悔,跟師父承認錯誤,以後就信師信法,偉大的師父無所不能,不到二十天,我就能幹家務活了。憑藉著師父的加持和整體配合的力量闖過這次魔難。

結語

雖然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在同修們的熱心幫助下,闖過了這一關,但是教訓是深刻的,回想出事前的一天,協調人跟我說去發資料的事,我說等幾天把草除完再去吧。他說,做這事兒跟除草沒關係,我就勉強答應他了。我把救人擺在了第二位,把自己家的活放在了第一位。臨走時,同修說她裝二十元錢,可別跟某同修似的半路車胎放炮了誰也沒帶一點錢,我說可不是嘛!當時也沒有否定這不在法上的負面思維,結果真出事了。

通過這二十多天的大量學法,使我提高很大,明白了很多法理,一思一念用法衡量,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度眾生。也證實了師父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經歷這次魔難使我深切感受到師父時刻都在弟子身邊,沒有師父的慈悲保護,我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完全恢復呢,我再也找不到更合適的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