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的「不可能」變成了現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七歲那年,偶然看到親戚買回家的《法輪功》,我拿著書指著書中的照片高興的對家裏的人說:「這是我師父,這是我師父。」從那一刻起,我真的有師父了。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之後,失去了修煉的環境,漸漸迷失在紅塵之中。但是,面對這個複雜的世界,我時常問自己,人活著究竟是為了甚麼,人生的目地到底是甚麼?

二零一三年七月的一個晚上,我坐在電腦前,憑著自己模糊的記憶,尋找著明慧網。在沒有任何提示和任何破網工具的情況下,我很快的就找到了明慧網,並下載了自由門和無界瀏覽!

當我登錄到明慧網的時候,我感到如此的親切,就像一個迷失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坐在電腦前,悲喜交加,淚如雨下。我把這件事情告訴母親(同修)時,母親沉默片刻,哽咽的說:「師父,一直在管著我們。」

就在我找到明慧網幾天之後,父親突發腦血栓壓迫腦幹,醫院下了好幾次病危通知書,我表姐也是一名醫生,她偷偷的把我拉到一邊,神情凝重的說:「做好思想準備,最好也就是植物人。」那時雖然剛剛回到修煉的路上,但是我心中並不害怕,因為,我不再是一個普通人,我是修煉的人。母親告訴父親,只有大法才能救你,心裏一定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後二十三天出院,雖然現在還在恢復之中,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個奇蹟。

就這樣我們從新走回了大法修煉中。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取得了會計證書,對於一個從來對數字不敏感的人,對數字一看就頭疼的人來說,這是大法賦予的智慧。之後應聘到一家醫院。

一年之後,我來到了現在的工作單位,一家培訓機構。剛剛來到單位的時候,我還不自信,因為較之前而言,新單位的工作量比以前的大很多,當時壓力很大,怕自己做不好。母親引導我應該向內找,而不是只看事物的表面。當我冷靜下來之後,我發現自己有很強的求名之心,表面上是怕工作做不好,影響整體部門的配合,不想給別人帶來困擾,為他人著想,其實這些都是藉口,最根本的執著是怕別人說自己不好,沒有能力勝任這個崗位。這是一顆求名的心啊,自己還在找藉口掩飾。

現在回想,那時的向內找也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向內找,並沒有深層次的認識,或者說表面上意識到這個問題,但是內心深處的執著並沒有被觸動,這是由於學法不深的原因造成的。那時,我對自己說,不要在意別人的看法,師尊說:「名是不能圓滿的強大障礙」[1]。當我試著放下這顆心的時候,我發現那些我擔心的事情是根本不會發生的,而那些我覺的在自己知識範圍之外的難題,也迎刃而解,變的很簡單。有一次同事對我說:「你比郝姐的業務能力強多了,你沒來之前每個月交財務報表的時候,經理都要求她反覆修改,而你卻沒有。」郝姐是我的前任,而且是一位有近二十年財務經驗的會計,而我只有不到兩年的財務經驗,我意識到這是師尊對我的點化,我的智慧源於大法。

在來到公司的一年之後,神奇的事情又一次發生,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無所不能。 因為單位裏有很多外籍員工,所以專門有一個處理外籍員工事宜的外事部門。在二十多位同事即將入境的前一個月,外事部一位重要員工提出辭職,搞得整個團隊措手不及。人事部發出內聘通知,我很感興趣,但是我並不是十分有把握,因為我不是英語專業,擔心我的英語水平不能夠達到要求。這時,我身邊跟我要好的同事鼓勵我去參與競聘,與此同時,外事部主管也對我發出了邀請。我意識到這是師父安排的路,因為在這個崗位上我可以接觸到更多的來自於不同國家的人,並可以向他們講真相,所以我決定走下去。

說來也巧,一天晚上同事都下班了,只有我和外方校長在辦公室加班,就在他準備下班的時候,我鼓起勇氣,對他說:「我們可以談談麼?」校長很驚訝,說,當然可以。我對他說我想加入外事部門,從他的表情看出他很驚訝,之後他對我做了一次面試。這是我此生第一次跟外國人用英文交流,我全程一直緊張的幾乎說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那天晚上我回到家中感覺很沮喪,我覺的我的面試很失敗,我很有可能不會得到這個職位。

我的母親告訴我說,這就是在考驗你是否相信師父,如果是師父安排的路,那一定能行。我告訴自己一定要信師信法。當時有的競爭者是英語專業的,他們的英語水平都遠遠高於當時的我,並且還有工作經驗。就在校長要做出決定哪位員工可以得到這個崗位的前一天晚上,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感覺到,似乎這個職位是為我準備的,所有的一切障礙師父都已為我清除,我只要相信,我能夠做到,我只要勇敢的往前走,一切的一切都早已安排好。

回到家中,我開始審視自己的內心,我悟到,怕得不到這個崗位是怕別人笑話,怕聽到別人說,你看某某還是能力有限所以去不了外事部,怕聽到同事的嘲笑和諷刺,而早已忘記了當初那個為了向更多的人講清真相的願望,我不是在證實大法,我是在證實自己。此時我感覺到那顆求名的心又在蠢蠢欲動,我感到很苦惱,明知道自己有這顆骯髒的心,為甚麼去不掉呢?我發現了另一顆骯髒的執著心──安逸心,安逸於某種狀態不想改變,因為一旦改變就會衝破現有的平衡,而自己並沒有主動的去做出改變,而是每次都需要一個外部的事情作為誘因來迫使自己打破這個平衡。這是被動的在修煉,而並不是主動的在向內找中修去執著,我對自己說,不管這個心有多麼難去,我一定把它去掉。不論結果怎樣,對我都是最好的。

第二天,校長告訴部門主管,最終他的選擇是我,他同意給我一個月的時間來適應崗位。如果一個月之後我不能勝任這個崗位,那麼我就要離開公司。

十天之後,來了二十多位來自於不同國家的同事,全部入境,雖然大家都是用英語交流,可是一些同事,口音非常重,還有一些語速非常快,與我從學校裏學的完全不同。第一天,我幾乎沒有聽懂他們在說甚麼。回家後我與母親交流經驗,母親告訴我你可以,這點事情怎麼能難倒大法弟子呢,放下執著,你就可以。後來我發現,如果我在與同事交流之前正念很強,心裏想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與同事的溝通基本上沒有障礙;當我緊張或者害怕聽不懂的時候,就幾乎不能溝通。

一次,我帶一位同事去醫院開藥,這位同事是一位來自於新西蘭的同事,說話語速非常快而且口音很重。我的其他同事也很怕與她交流,要知道我的同事都是英語專業八級以上的水平,對於我來說這又是一個考驗。一開始我很害怕聽不懂她的表達,可是當在醫生面前的時候,她雖然說得很快,口音也很重,我感覺我的大腦馬上就能很快地知道她的意圖,並作出準確的翻譯。從醫院出來後,我知道,這是師父打開了我的他心通功能,我的淚水再一次流了下來。

之後,為了更好的能同外國同事講清真相,我就登錄到明慧英文網站,下載了一些資料,試著背下來,以便日後講真相使用。一次我在跟同事聊天時,我有意的提到了「佛」這個詞,這時我發現這位同事的眼睛一亮,他對我說,他曾經在倫敦的一些類似於佛教的廟裏打坐,他對修煉很感興趣,我馬上給了他一些資料,包括英文的《轉法輪》,我對他說請給自己一個機會好好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法輪功不僅可以治癒身體上的疾病,更能洗淨我們的靈魂。他很高興的接受了。

之後,這位同事結束了在中國的工作回到了英國。臨走時,我對他說如果看到法輪大法的展位,可不可以簽一個請願書,來幫助我們結束這場迫害。他表示非常願意。一個月後,他告訴我說他找到了大法的展位,他簽了請願書並且也讓他的朋友也簽了請願書。我對他表示非常感謝。我知道,看似我在請求他的幫助,其實是師父讓我去救他,是偉大慈悲的師父不願放棄任何一位眾生。那一刻我感覺到,世界是如此的渺小,我感覺到所有的大法弟子不論是在海外還是在國內,我們的心是在一起的,我們也許遠隔重洋,也許我們隔著萬水千山,但是我們都在努力做著三件事,因為我們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因為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通過修煉大法,有太多的不可能變成了現實。現在身邊的朋友都很羨慕我,可我深深的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源於大法。

近兩年來,我越來越感到時間的緊迫,同時也認識到自己還有很多執著心沒有去掉,我知道自己有很重的怕心,總是喜歡給跟我關係好的同事講真相,這是正念不足的表現,我要去掉這顆心。通過學法我知道了,助師正法是我的使命,而修煉大法是我來世的唯一真願,我不能錯過這萬古機緣。我也意識到,當用人心做事的時候就會留下很多遺憾。無論怎樣,這些年的修煉使我越來越堅定了走在這條通向神的路上,無論遇到任何事情,都會更加堅定我的修煉意志。

記得在一次對一位年近八十的老奶奶講真相的時候,老奶奶得知我是一位修煉的人時,驚訝的看著我說:這麼年輕就修煉吶?我知道是老奶奶明白的一面在發出感歎。是啊,我是宇宙大穹中的一個粒子,一個大法的粒子,沐浴在無邊的佛法和師尊的無限慈悲之中,我真的無比幸運,修煉中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個瞬間都彌足珍貴!

個人認識,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