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日】修煉大法前做過很多夢,其中有兩個夢至今難以忘懷。

七十年代末,曾夢見一位年輕道長,身材魁偉,臉色紅潤,在一空曠處設壇做法事,有很多人觀看。當時我從右側面拉著道長的衣角想問我的身體狀況,道長也沒看我,右手一揮說:「你沒有病。」我心裏犯疑,明明身體不好,經常感冒,怎麼會沒有病?

九一年底又有一夢,夢見一大紅雙「囍」字在胸前歡天喜地的飛來飛去,最後落在胸部膻中穴位置貼上,並隨手回了一個「春」字。此夢此境,至今仍記憶猶新。

直到九八年我修煉大法後,才如夢初醒。大法開傳,宇宙正法,眾生得救,消去業力,法中歸正,我們企盼的等待的師父要接我們回家了。

輪迴轉世,濁世泥濘,無知中造業無數,身體落下很多病痛,頸椎綜合症、胃炎、咽喉炎、經常感冒頭痛、失眠、便秘、關節炎、肌肉痛、鼻腔流涕、慢性中耳炎……中藥西藥常年不斷,在單位是個有名的藥罐子。為此還皈依佛教,練過多種氣功,打過太極拳。身體依然很弱。感冒吃藥要外加補藥,否則身體受不了。又因胃炎,腹脹、燒心、食慾差,將近一百斤的體重降到八十三斤,整個人面黃肌瘦,風都要吹倒。

在我身體處於人生低谷時,經常淚流不止,有時失聲痛哭。記得在學功的當天,打坐五分鐘後,師尊就給我清理身體,感覺有東西從頭頂出去了,晚上睡覺,腹不脹了,不燒心了,美美的睡了一個好覺。煉功後請了《轉法輪》、《精進要旨》等經書。剛煉功那段時間,經常看到從書櫃、床頭放出金光,心裏明白這是好功,師尊鼓勵我精進呢!

因為知道大法的珍貴,得之不易,所以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敢懈怠,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即使在邪惡鋪天蓋地的對大法破壞、誣蔑中都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堅信修真、善、忍沒有錯。多年的病好了,體重增加了十幾斤,現在面色紅潤,走路輕盈,比同齡人年輕,根本不像已七十的人。在修煉中也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大法的神奇。

師尊講:「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你把它那個東西拿掉之後,你就發現這邊身體上啥都沒有。」[1]

修煉前感冒後咽喉炎經常發作,癢咳厲害,晚上不能入睡,白天影響工作。煉功後,連續咳嗽吐痰十幾天,早晨起床後吐痰的紙撒滿一地,知道這是在消業,在祛病,在清理身體。後來做一夢,從痰中咳出一條白絨絨兩邊有小毛約二公分長的小蟲,我們四川人叫草鞋蟲樣的東西,之後,喉嚨再也不癢咳,靈體摘掉了,咽喉炎好了。

一次感冒咳嗽,知道是淨化身體,可是第三天咳嗽時上氣不接下氣,氣憋住了,不能說話,像要斷氣似的。那時也不慌,很平靜的在心裏求:「師父幫幫我。」瞬間,不憋氣了,呼吸順暢。

我的右側大牙隱痛,引發右耳心痛、右側頭脹痛,雖然每天堅持煉功學法,持續半年仍不見好,於是到華西醫科大學拔牙。掛了預約號,回家後,心裏總感覺不是滋味,向內找,為甚麼拖了半年不見好!是信師信法的問題,忽然師尊一句詩映入腦中「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對呀!師尊回天的力都有,這小小牙痛算甚麼!這純正的念一出,決定不拔牙,牙也不痛了,右側頭痛也好了,保住了大牙,至今已快十年了。

再次感謝師尊的救命之恩。同時也感謝師尊對弟子的考驗過這生死關。

修煉半年後,我家從二樓搬到一樓,新房前後有花草樹木,小黃螞蟻經常從窗邊成串的爬進客廳裏。因為那時我已修煉大法,師尊講:「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門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的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殺生不只是會產生重大業力,還涉及到一個慈悲心的問題。」[1]作為弟子,不敢造次,要聽師尊的,不能弄死小黃螞蟻。於是我將小黃螞蟻一隻一隻撿起裝在小瓶裏送到外面草坪上,這樣反覆多次,住一樓住了八年,小螞蟻再也不來我家了。

這些看來是小事,一舉一動平淡而又平凡,不經意間讓我丈夫看在眼裏,記在心裏,這就是大法弟子的修為。當電視新聞造假播放誹謗法輪功殺人時,我丈夫脫口就說:「法輪功不殺人,這是誣蔑。」那時我丈夫的姪女正在我家,是一個警察,他這話是講給她聽的,在給她講真相

在修煉的路上,在助師正法做三件事的過程中,隨時想到自己是大法徒,是偉大的師尊的弟子,師尊就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只要心在法上,遇到的每一關每一難都是考試,都能過去。

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