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遇難呈祥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三日】轉眼又一年過去了,在這一年中經歷了一場生死劫難,因為信師信法,遇難呈祥,感恩師尊慈悲苦度,記錄下這段修煉心路,與同修共勉,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一、命懸一線,生死一念

去年的工作量比較大,身體睏倦,加上安逸心作祟,逐漸的學法煉功有點跟不上,苦撐到七、八月份,有點力不從心,只好在九月休探親假一個月,陪伴家人。

除了吃飯休息時間外,幾乎所有的業餘時間都用來學法煉功。因為在夢中,總是有惡人虎視眈眈盯著我,同時耳邊也有個聲音告訴我,只有學法才能化解。夢醒時分,明白是慈悲的師尊點化,遵師命學法,提升心性,化解這歷史恩怨。

學法中,發現《轉法輪》中的有些話不理解,不理解也學,就是一遍遍的讀書學法,由於在外地,上網不便,只帶了一本《轉法輪》,就一週看一遍。師尊講:「我們開天目的人都看的到,這本書看起來五光十色,金光閃閃,每個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1]所以我就是學法,讓自己的空間被大法充實,時刻記得自己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就聽師父的話,走師父安排的路,其它的都不要。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的一切不符合法的敗物。

這樣過了一月,很快就到了十月份,上班的第一週我就出差開會。回來後把積壓的工作處理完,不小心就接觸到了有毒的有機化學品,一時大意,沒動腦子思考就去做實驗,第一次接觸只是感覺思想遲鈍,沒在意;測試結果不理想,第二次接觸就出現了強烈的症狀,渾身水腫,眼睛腫的合縫,影響看東西,唯有學法不受影響。而且在晚上加班回家,吃飯洗澡後,除了面部浮腫明顯外,精神特別好,我煉了前四套功法,又學師父的各地講法到午夜,雖然不困,考慮到第二天還有大量工作,就準備躺下休息。剛閉上眼睛就看到像黑電纜線般的黑繩在向我頸部靠近,隱約中有人影在晃動,於是睜開眼,一無所有,再閉上眼睛,又看到繩子和人影,心中警覺,我心說:我是大法弟子,歸我師父管。說完後繩子和人影不見了,我不知何時就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行動吃力,全身浮腫,嗓子沙啞難受,突然意識到是中毒症狀。就向領導說明情況,在家休息觀察一下。

我簡單的吃完飯,就盤坐在床上學法,體表浮腫症狀消失的非常快,到晚上時渾身的浮腫症狀如潮水般退去,就是無力,嗓子不舒服。每天向領導彙報情況,領導主張去醫院檢查,我說先觀察一下到底是咋回事再說,因為浮腫消失的很快,也許休息兩天就好了,剛好快週末了,等下週再說。當時主意識十分清楚,知道自己不是病,就是要過一個大關,要全力以赴,表面的症狀都是假相。當時家中只有我一人,我就是學法煉功發正念,向內找,請師尊加持!

在夢中,師尊讓我看到了這種有毒化合物有多毒,我帶著厚橡膠手套去做實驗,結果手套完全腐爛掉,同時把雙手燒的慘不忍睹,趕快去用水龍頭洗,剛好水龍頭裏流出來的是黃色的藥膏,塗到手上,燒壞的皮膚立時完好如初,在夢中我都讚不絕口,可是我剛用完這些藥膏,水龍頭裏的黃藥膏就變成了清水,我很珍惜的把手臂上多餘的藥膏刮下來收藏。

夢醒時分,雙眼淚水不幹,流了三天,先是後怕,然後冷靜思考,感恩師尊救了我一命。自此對命懸一線,生死一念有了深刻的親身體會,而眼前的黑線繼續時隱時現晃動了三天才逐漸消失。舊勢力虎視眈眈,而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動搖。在發正念時就只有一念,我就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只走師尊安排的路,其它的都不承認都不要,從得法那天起就是師父把我從苦海救起,給了我活下去的力量和勇氣,我的生命就是法輪大法從新再造的,就是為大法而存在的,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因素都會在法中歸正。最後舊勢力看到我對信師信法十分堅決,就退去了。

師尊幫我化解了這段歷史恩怨,我的諸多人心執著也必須儘快修去,於是就出現了各種人心碰撞,周圍的親人、同事全部牽涉其中,使我在接下來的數月裏經歷了許多極端狀況,真是剜心透骨。通過通讀、抄寫《轉法輪》,閱讀師尊各地講法,我的各種執著心逐漸被看淡、放下。

二、向內找,修心去執,闖過死關

1、戒掉手機癮

自從二零一一年七月通過網絡接觸大法並真正開始在大法中修煉,我修煉已有七年之久。現回首,發現自己的修煉狀態時好時壞,到目前還沒有遇到現實中的同修,就一個人經常上明慧網閱讀同修們的交流文章,然後去做力所能及的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可日久就因為怕心、安逸心、懶惰等人心而越來越懈怠。特別是近一年來,學法煉功跟不上,第五套功法因為心性關遲遲過不去而無法雙盤,單盤堅持煉一段時間,鬧心、沒時間逐漸就很少煉了,只是保持每天煉前四套動功,於是身體就出現病業狀態。心中苦惱,可也總走不出這種迷糊狀態。突然有一天發現背的很熟的《洪吟》也變的陌生了。本來是集中精力背《洪吟四》的,結果沒背完,前邊的也忘了。學《轉法輪》思想不清淨,甚至翻江倒海的胡思亂想,思想業已經嚴重干擾學法和發正念,形成惡性循環,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彷彿處在迷霧中失去了方向,表面上看每天都為工作忙的不可開交,有點時間又執迷於手機新聞娛樂八卦,一次能看一個小時以上都沒感覺,從而沒有時間學法煉功。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被手機奪走了,開始時有點警覺,心想就看一下,時間長了就麻木了。經歷這次生死劫難,仔細回顧、向內找終於明白必須下決心斷掉對手機新聞娛樂八卦的癡迷,找回學法時間。

2、修去怨恨心、利益心、急躁心

向內找又發現,婚後的一年多來,各種常人心都冒出來了。

怨恨丈夫婚前的承諾不兌現,造成兩地分居的現狀。內心深處還怨恨婆家人不好,感覺從談婚論嫁到現在徹底被婆家人欺騙了,婚前說好的信仰自由互不干涉,可婚後丈夫總是有機會就拿信仰說事,並且拒絕聽法輪功真相;婆家人承諾的事情都不兌現了,所以我除了逢年過節必回之外,平時一人也不去農村的婆家,理由是丈夫在外地工作,家中老人與小叔子一家在一起住,很不方便;而且我自己的八旬老父親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回婆家,家父無人照料。

在這種矛盾糾結中,我一步步下滑而無能為力,忘記了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與常人一般見識,所以內心痛苦。執著物質利益,看不起丈夫和婆家人,等等,反正這個心中充滿了怨恨和委屈,剜心透骨,無法排遣。經常自解自勸,當時能好一點,但始終無法從根源上消除這些怨恨和委屈。知道不應該這樣,可是做不到。學法時又出現急躁心,總覺時間緊迫,匆匆忙忙學法,穩不住心,總覺的學法太慢。但是通過學法正念一點點加強, 發現怨恨心、利益心、急躁心就正念請師尊幫忙清除,因為那些人心都不是真我,是假我。

適逢出現身體不適症狀,休假兩週,第一週先去婆家,公婆都是六十多歲的人,和藹可親,待我非常好,我因體弱無力,啥事不能做,婆婆天天變著花樣做些家常飯,每次都勸我多吃飯,我彷彿感覺母親復活了。丈夫也天天電話問候。在這將近十天的時間裏,我反思自己,逐漸轉變觀念,改變了對婆家人的看法。身體也越來越好,有了點力氣,就回娘家看看父親和弟弟一家。

3、放下情,修去爭鬥心,不能讓人說的心

回到娘家才真正面對複雜的局面,家中父親和弟弟生氣,都鬧到大隊去評理了,雙方各執一詞,都是萬分委屈傷心。

我作為旁觀者和當事人逐漸看清了親情的真面目。向內找還是自己過往太重情,怕父親在老家生氣,就讓父親去和我同住,回老家的時間越來越少,造成他們父子疏遠,互不理解。父親沒幾顆牙了,不能吃硬的食物,而弟弟忙著上班幹家務,做飯半生不熟,父親提意見,弟弟不接受,最後就分灶,各做各的。我從中看到自己也有一顆強烈的爭鬥心和不能被別人說的心,別人挑毛病,我也會鬧心的,只是與父親長時間在一起,這種心被磨去了很多,父親給我提意見都只是轉彎抹角的提,我都能接受,並經常主動和父親談心,替他考慮,儘量把飯菜做得爛熟而已。弟弟覺的自己已經盡力,可父親還有那麼多意見,受不了。父子反目,互相傷害,還不如路人。看到他們都是沉迷其中,真是可憐!為親情所困所迷,正如師尊所講:「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2]。

進一步深挖,發現自己除了這一顆強烈的爭鬥心,不能讓人說的心,一說就炸,還有對親情的執著放不下,總想干涉親人的生活。

師尊講:「自心生魔還有其它情況:看見過世親人干擾,哭哭啼啼,叫你做這個事、那個事,甚麼事都出現。你能不動這個心?你就溺愛你這孩子,你愛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已經去世了,它告訴你幹甚麼……都是那種不能幹的事情,你幹了就壞了,煉功人就這樣難。人家講佛教亂了,儒教的東西都跑到佛教中去了,甚麼孝敬父母、兒女情都跑進去了,佛教中沒有這個內涵。甚麼意思呢?因為一個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個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你在六道輪迴中,你的母親是人類的,不是人類的,數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兒女有多少,也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兒女,說如何好,他死了;他母親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絕,簡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這不是魔你來了嗎?用這種形式叫你過不好日子。」[1]

原來我一直都無法理解這段法,每次讀到此,心中總是充滿疑問,師尊講的真正意思是甚麼呢?直到現在才終於明白這段法的一層意思。我原來一直就是師父講的這狀態,強烈執著於親情,無法真正理解這段法的真意。

在我休假結束重返單位時,大考驗又來了,與同事的歷史恩怨折磨的我心中翻江倒海,往事歷歷在目,我傾盡所有的付出,一場意外使我的身體處於極度虛弱的危險邊緣,因為沒有住院治療,而採取煉功祛病,同事就開始流言蜚語攻擊,我當時忿忿不平。清明三天假,我就把自己關屋裏學法,直到最後一天把《洪吟三》通讀了一遍,徹底釋懷,歷史的一頁該翻過去了,過去的恩怨已結,同事都是在幫我修煉提高心性的,我應該感謝人家。

師父開示:「人生不過百年 悲苦多過甜 回首往事誰不心酸 一生的追求 一生的憂怨 幾人能知萬事皆有因緣 都是無神論害人不淺 人類已到了危險 救人的真相就在眼前 為名為錢的拼搏 迷住了人的雙眼 忘記了來到世上的真願 機緣只有一次 得失就看你的一念」[3]。

每個人都不容易,我是大法弟子,了悟生命歸宿,咋能和常人一般見識?!她們都在給我送德,我笑納才是,怎能拒絕?放下人的觀念,真我重生,我要倍加珍惜師尊給我延續了生命,以後要全力以赴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學好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救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不錯過這萬古機緣!

面對突如其來的這場生死魔難,在關鍵時刻想起了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是師尊替我承受,把我救起。表面上我也承受了一點難,但更多的是師尊替我承受了。我唯有精進實修才能報答師恩!

經過數月,我終於闖過了一大關,修心去執後,眼前一片光明,沐浴在佛恩和法光中,心中也是暖洋洋的,十分平靜,似乎回到了當初得法時的狀態,對修煉充滿信心,人也精神了。現在才終於明白在中毒之前的一夢,看到過世的母親抱著我痛哭流涕,告訴我千萬珍惜保住人身,她已經失去人身了,以後全都靠我了,她要陪我一起修煉圓滿。看來是自己世界的眾生看到了我面臨的危險,直面提醒勸告。

我的親身經歷再次證明法輪大法真是佛家修煉大法,關鍵時刻能救命,大法弟子的生命都是師尊重新安排過的,不歸舊勢力、低靈管,在地獄已除名,只要遵照大法去做,就能遇難呈祥!

感謝明慧網上參與交流修煉體會的同修,讓我受益匪淺!

叩拜師尊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做人〉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得失一念〉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