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保護我走過生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以後得法的大法弟子,在這些年當中對自己沒有嚴格要求,也不知道大法修煉的嚴肅。從去年開始身體就出現了一種病業假相,自己也沒有在意,心想它和我以前出現的一樣,通過煉功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了。今年三月十七日那天,幾位同修在我家學法,我妻子說起我近期的情況,有一位同修說:不承認它,這是假相。還有一位同修問我胃疼不疼,我說不疼,我說就是吃飯噎的不行,每次都只能吃很少的飯,身體也越來越瘦弱,這時我看到她很驚訝的眼神,就感到問題的嚴重。這位同修的丈夫也是我這種帶修不修的狀態,經常愛看常人電視,在去年病逝。

學完法後,我立即回到我房間,躺在床上,心理負擔很重,我妻子就到我身邊安慰我說:不要有負擔,在法上修。我問她甚麼叫在法上修,她說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按照師父說的做:「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1]

這時我的正念起來了,我是師尊的弟子,我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二十年來浪費了不少時間,修得雖然很差勁。但是我是由師父管,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修的有漏還可以在大法中繼續歸正,任何生命都不配迫害我。

這二十多年時間我儘管處於這種帶修不修的狀態,但我沒有吃過一粒藥,沒有打過一次針,修煉前得的皮膚病,在醫院治不好,我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就好了。我們單位要求我們每個職工每年都必須到醫院體檢一到二次,二零零九年我體檢時說有腎結石,而且很大,當時我又在思想中產生了負擔,但沒有在醫院治療,我就加強學法煉功,二零一零年體檢時,發現腎結石沒有了,當時心裏很感恩師父。二零一八年七月份,我背部長了三個包,開始很小,最後長成了一個大包,還經常流膿血,孩子們要我到醫院去治療,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我為了不叫孩子有負擔,我就回到老家住了七天,通過學法煉功、發正念,這個瘤子就好了。

二零一八年後期,我吃飯有些噎,身體變的消瘦,持續了三個月了,我也沒有在乎,認為到時間就會好了。每天心都操到看孫子身上了,沒有聽師父的話,用心講真相救度眾生。只有晚上才學法煉功,由於精力有限,發正念倒掌,學法犯睏,更談不上救人了,也不能按四個整點發正念,發正念心裏想其他的事。

最近,妻子就叫我不要再看孫子了,我就從女兒家回到家中,每天按時學法煉功,發正念,抓緊時間出去講真相救人。有一天我感到有些力不從心,也覺的很傷感,心裏冒出安排後事的想法,後來又覺的這是舊勢力強加的,我不要它,只有抓緊學法,對著病業假相發正念,心裏背師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1]。

三月十八日凌晨我突然感到身體特別不舒服,氣不夠用了,這時我看到我桌子上放著一本《轉法輪》,頓時我覺的非常珍貴,想背《轉法輪》的心非常迫切,心裏想,我如果這樣走了,以後再也不能讀、背《轉法輪》了,再也看不到師父的法像了。負面的念頭不斷的往上翻,而且還不斷的安排後事。我就起來雙手捧著《轉法輪》,求師父救我。心裏想,多少年了我從來沒有正面看過師父法像一眼,無意間翻到師父的法像照片,又趕快把書合上,心想我對不起師父,又不敢看了,大腦中就想,我白白浪費了這將近二十年的時間。

這時大腦回想起前些年,我的工作是在野外,晚上多人住一個房子,不能學法煉功,迫害後自己心理壓力很大,從此放鬆了修煉,節假日也不知道精進起來,沒有抓緊時間學法,也就不會修,不知道向內找,和妻子在心性上關過不去,經常一動念就是「還是死了好,我死了你就好了」,這樣的氣話也隨口而出,和她賭氣,就這種念頭被舊勢力抓到了把柄,導致今天的這種假相。

現在身體已經非常難受,心想如果再不看就沒有機會了,我翻開《轉法輪》第一頁,默默的看著師父,眼裏流著淚,心裏想師父啊我對不起您的慈悲苦度。求師父給我機會和時間,我一定要從新振作起來,精進實修,跟師父回家。就在這同時,很多人的想法和念頭都不斷的翻騰。

最終正念壓倒了人念。神跡出現了,我全身感到輕鬆起來,害怕死的念頭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像甚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安排後事的想法一點也沒有了,我覺的太神奇了,只有感動的淚水。

這時我看表已經凌晨4:20了,我躺在床上休息,也不停的發正念,念正念口訣,然後念一個「滅」,反覆的念,這樣重複著,漸漸睡著了,隱隱約約看到師父給了我一支槍,「呯」的一聲,我被驚醒了,全身甚麼不好的感覺都沒有了,已經早上5:47分了。我和妻子同修發完6:00點正念,把晚上發生的事和她說了,她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保護,謝謝師父又給我一次機會,一定不能再懈怠了。

吃過早餐,我要出去理髮,妻子意思等幾天再去理髮,我說我就今天去,我要重新振作起來,做一個名副其實的合格大法弟子,我現在已經完全好了。

到理髮店門口,就碰見一個老者,很精神,對著我笑瞇瞇的,很善良的樣子,我想是師父安排聽真相的有緣人吧。我坐在他旁邊排隊等理髮,我就問老人:您多大歲數了?他用手比劃著,89歲了。我就靠近他跟前,貼著他耳朵,給他說法輪功是救人的,天安門自焚是共產黨為了鎮壓法輪功編的謊言。他就接著說:有人罵法輪功,我從來沒有罵過。我說人罵法輪功的原因是受中共編造的媒體謊言宣傳毒害造成的。您聽到了給他(她)解釋一下,他點頭同意。我問他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他是黨員,當兵退伍時找熟人也沒有把組織關係帶回來,我給他豎了大拇指。他說在部隊安排他鬥地主、富農,他說他不了解情況,儼然拒絕。我說你積德行善,可能是你高壽的原因, 因理髮人多,排著隊等候,我又接著給他詳細講了半個小時,並叮囑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他徹底明白了真相,高興的用真名做了三退。

能看得出來眾生明白真相後的這種感激之心,激勵我要抓緊時間救人。這天上午回來,我休息了一會,夢中就看到蔚藍的天空和白雲的美好景象,這天在行走或做事的過程中,學法、煉功過程中不由自主的流淚,我感到這是師父給我重生後的幸福淚水。

三月二十日早上起來,心裏猛然一震,生出無限喜悅的感覺,只能心領,不能言表。三月二十一日凌晨一點鐘起來,聽到大法音樂《普度》、《濟世》,起初我還以為是我妻子在播放,我一看妻子沒有播放,這兩個大法音樂一直播放到天亮。

通過這件事,我整個從心性上是一個提高過程,身體從此感到發輕,走路輕飄飄的,雖然看不到神仙世界,真切感到好像在神仙世界一樣,眼裏經常含著美妙幸福的淚花,對師父的「佛恩浩蕩」[1]這句話有了更深層的領會。我感到修煉真玄妙,好好修吧,真的能返本歸真,真的能跟師父回家。

我認識到,忙忙碌碌一輩子,到底為了啥,生帶不來、死帶不走,不就在等大法救度的這一刻嗎?我一定聽師父話,用心救人,完成使命,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

個人體會,有不足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