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向內找 四天走出病業假相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我於一九九七年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我遭受勞教迫害,在黑窩中走過彎路,回家後長期脫離大法。直到二零一三年又從新走回了大法修煉,三件事都在做,但修的很膚淺,更談不上精進。可師父並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最近在我身體出現病業假相時,師父讓我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和師父的無量慈悲。

二零一九年三月初的一天早上,我起床後感到右腹疼痛和右側腰部疼痛,還噁心,越來越疼,並伴有身體發燒,凍得我蓋上兩床被子還發抖,很艱難的爬起來插上電褥子,躺著瞇盹了一會兒,才慢慢暖和了些。丈夫(同修)問我話,我都覺的無力回答,話都說不全,真是太痛苦了。稍微好點,我就坐起來,想背法卻又不能靜心。我就聽師父講法錄音,中間發正念,並向內找,但也沒有深挖到自己的執著心,就這樣持續了三天。

三天中我幾乎沒有吃飯,還覺的胃部脹滿難受,排尿也不順暢。有時會冒出來很多人心,如怕苦的心,求安逸的心等等。有一次竟然出來這樣一念:「常人也不錯,躺那兒輸兩瓶液就好了。」我馬上知道此念不對,這不是真我,常人既是治療也去不了根,消不了業。我是大法弟子,一走入大法修煉,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而且每個細胞裏都儲存著高能量物質,身體裏的功和修煉出來的生命體動來動去的時候,也是不舒服的。就這樣,只要人的觀念一出,我就用法理去破除它。

一開始,丈夫就提醒我:負面思維一出就要馬上否定它,排斥它,不承認是自己。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既是修煉有漏,應在大法中歸正,也不允許任何生命干擾和迫害。

在這三天中,丈夫與我在法理上交流,現在是正法時期,影響到我們做三件事了,那就不是師父的安排,不是師父所要的,就是干擾了。我們就應該發正念徹底清除,同時也提醒我向內找。丈夫也幫我一起長時間發正念。後來得知,在我臥床休息的時候,他幾次對著我長時間發正念,徹底鏟除干擾、迫害我的一切邪惡爛鬼。

到了週四早上煉功的時候,又是一陣疼痛,難以忍受。不正的念頭又冒出來了:「要不輸兩瓶液消下去算了。」但又馬上被正念否定,又不是病輸甚麼液呢?真是甚麼都是物質,在另外空間都是活的。不一會兒,丈夫說:「跟你商量一下,要不要去醫院?」我馬上說:「不去!不去!」很堅定,當時我都覺的這幾天都沒有這麼大聲說話了。

然後我對丈夫說自己又找到了妒嫉心,並講述了妒嫉心在前幾天的表現情況。他提醒我發正念:堅決把這個妒嫉心清除掉,不能含糊。我們又重溫了師父關於妒嫉心那段講法:「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

短暫交流之後,我們開始發六點鐘的正念,我們發了三十分鐘,發完正念後,我便躺了一會兒,大約半小時醒來,起來後感覺身體輕鬆了,不疼了。我馬上對丈夫說:「我好了,不疼了!」我們都很驚喜,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當正念堅定時,師父甚麼都能做。吃過早飯後,我和丈夫一起給師父法像上香,含著眼淚給師父磕頭,萬分感謝師父!不知師父又替弟子承受了多少。

從週四早上七時起,疼痛、發燒、噁心、胃脹、排尿不暢等假相都戛然而止,不翼而飛,全部消失。讓我又一次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和師父的無量慈悲!我今後唯有精進實修,回報師恩,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前幾天,丈夫建議我把這個過程寫出來,我說自己修的不好,別給明慧同修增加工作量了。丈夫說:「你這基點不對,我們是證實法,不是證實自己。」是呀!我們又能做的了甚麼呢?

我寫這篇稿子時眼淚又一次不由自主的湧出。我也見證了丈夫在修煉大法後長期困擾他的嚴重胃病、失眠、眼病、心悸、頭暈、腫瘤等所有疾病在一年左右的時間裏全部消失而無病一身輕的神奇經歷,以及他得法初期輕鬆戒掉煙酒的神奇經歷。去年秋天,我家裏神奇的盛開了兩處優曇婆羅花,共有四十多朵,至今潔白新鮮,猶如開放之初。

同修們啊,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多麼幸運!千萬珍惜啊!如果出現病業假相時,一定要信師信法,堅定正念排除干擾,及時向內找,歸正自己。儘快走出病業假相,共同精進,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