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幾例出現病業假相的同修所思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近一年來,我見到了幾位出現病業假相的同修,他們有的闖過來了,也有被奪走生命的。修去自身的漏洞,可以減少損失,可以讓邪惡沒有空子可鑽。但大法弟子並不是為了這些而修好自己,我們修正自身是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實修自己,以利於更好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找自己是大法弟子按照師父法中的要求,「遇事向內找」[1],不是為了躲避邪惡舊勢力的干擾與迫害,而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在法中的實修。

(一)

見到這位同修的時候,同修的精神狀態還比較好,挺願意交流的。交流中得知,這名同修曾經背誦《轉法輪》很多遍。我當時比較吃驚,因為在我的觀念中,能背誦大法書的同修,應該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

我問同修背了這麼多遍法,有哪些感受?同修說,我在走路時,上下樓時,頭腦中一段一段的法自己就往外出,出來哪段我就背誦哪段,已經成了常態。我又問同修,當我們遇到觸動心性的事的時候我們能不能想起來相關的講法呢?同修想了想,回答說:想不起來!

我又問同修,您這個病業假相大約持續多長時間了?同修回答有半年多了。我想,雖然我與同修不熟悉,但其他同修,應該會來與此同修交流過吧。就問她:同修們來的時候都與您在哪些方面交流的呢?她回答說:有不少同修來過我家與我交流,同修們都挺忙的,不一定哪天幾位同修擠出點時間一起到了這裏。同修們一般都是先問候我一下,然後第一位同修就開始談自己修煉的體會,之後第二位同修說說自己的修煉體會,然後下一位同修講一講自己對於師尊某些講法的理解與體會,有的時候幾位同修也互相之間交流一些問題。最後同修們關心的囑咐我多學法,多發正念,多向內找,然後就離開了。

我又問她,您能不能與我說說,同修們來您這裏與您交流中,您印象最深的幾次,同修們都談了哪些內容?她想了好久,回答說沒記住,都沒印象了。我也陷入沉思了好一會。幾個月以後,別的同修告訴我,這位同修走了。

我該如何幫助同修?我開始在法中找答案。後來在學師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讀到這樣一節:「那麼至於說怎麼幫助他,那你們能做的,一個是幫他從法上認識、提高,再一個就是大家在一起發正念,多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救度眾生的事,這些事情都能幫助他。」[2]

學完這段法,我好像開了點竅:師父告訴我們的,不就是要幫助同修做好三件事嗎?!

回想起這些年來曾經遇到過的幾位出現病業假相的同修,被干擾的表現,普遍都是三件事不能都做的好的。或者說干擾好像都是針對做好三件事的各方面條件。病業假相出現時,不少同修表面上都表現為身體好像被按在床上,腦袋被按在枕頭上……

再繼續思考一下,不光是病業干擾,很多其它的干擾迫害形式,如非法抓捕迫害、經濟迫害、家庭環境中的干擾迫害、電子產品及常人電視、遊戲迫害等等,無一不是針對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干擾與迫害。那麼我就來思考一下,我們是大法弟子,為甚麼能被迫害得了?

師父說:「在經受舊勢力強加的魔難中走的正與不正更加難,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魔難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關鍵。你做的好與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與不正、迫害到甚麼成度,都與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問題有直接關係。」[3]

我現在對於師尊這段法的理解是:大法弟子必須嚴肅對待的問題,一方面我們得好好的思考我們自己走的路正不正!怎麼看呢?看看是為私的還是為他的,是否以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為基點。另一方面,迫害發生中,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思考的問題是怎樣的?是否符合大法中的要求!還是被人心與執著所帶動的?迫害發生中的任何思想念頭都得重視,不可以輕易放過。

(二)

這名同修的病業假相大約持續了八、九天,其中第一個時段大約一天半,隔了半天,第二個時段大約一週多一點。

與此同修交流,感覺同修正念很足,大約一週的時間過去了,同修的正念,用她自己的話說,沒有動搖過。同修說,第三天的時候,立掌發正念時,突然感覺沒有正念了,發不出來正念了。就立即停下來,連續靜心的學了《轉法輪》三講。再立起掌來,就感覺正念起來了。

還有兩天,與另一位來幫忙的同修一起,連續超過四小時以上長時間發正念。其中有一次,同修在發正念中途感覺餓了,就在心裏說:「邪惡舊勢力你們等著,等我一會吃飽了再回來繼續清除你們!」同修說,破除邪惡迫害的過程中,自己幾乎在不停的背誦師父的經文《也三言兩語》、《正念》等等,是靠背法走過來的。

在與同修交流過程中,我問同修:您覺得身體上出現這個假相,有可能是在哪方面出了問題被邪惡舊勢力鑽了空子呢?我們又是怎樣面對的呢?

同修想了想,回答說,有下面幾個方面,發現了自己不符合大法中的要求:

一、近期越來越多的看常人電視劇、看手機上的常人內容。這方面認識到了,立即就停止,徹底清除干擾迫害。

二、怨恨自己的孩子對自己不好,而對岳父岳母很好。知道了這是人情、人心,並在法理中找到了答案,就去克制、抑制這個人心了。

三、在自己的心臟是否有問題這方面,沒有在法上認識清楚,不會分清。因為師尊的近期講法學的少。所以就請同修來切磋,幫助自己。通過與同修在法中的交流,把問題看清楚了,就徹底的否定迫害,學到《各地講法十一》的相關講法內容,禁不住流下眼淚。

四、在利益心的作用下,執著多跑車賺錢、積極的去搶單接活。發現後立即放下執著,讓心漸漸的趨於順其自然。

五、修煉中對自己要求的標準太低,同時長期沒有學法小組,這兩方面都使自身出現的問題不容易及時被發現。發現問題了也不容易儘快的歸正調整。時間長了,放縱的狀態被邪惡鑽了空子。意識到,師父給留下的修煉環境太重要了!

需要詳細說說的是,上面第三點中提到的,同修為甚麼會對自己的心臟是否有問題這方面有所困惑呢?

同修說,邪惡舊勢力真的是很壞!同修說了幾件事:

在二零零一年,同修去北京證實法的時候,面對警察,同修的心臟突然很難受,身體出現了異常狀態,並表面上好像藉此而走脫。

還有一次,去營救姐姐同修時,被惡警困住,表面上也是心臟出現「問題」,而脫離險境。

還有一次面對面講真相被非法抓捕,被送看守所體檢時,心臟異常假相再次出現,同修當天回家。

結果,三次假相在同修心中形成了一定的觀念,對自己心臟是否真的「有問題」變得有些模糊不清。後來才如前文所說,當事同修通過主動與其他同修在法上交流,並學習了相關的一些講法,才理清了思路,破除了干擾。

同修在說完以上四點後,又語氣沉重的說,現在又悟到:其實最麻煩的是因那次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發到國保人員手裏,而被非法抓捕。雖然當天就在師尊加持下回家了,但此後出現了很重的怕心、產生了人心觀念的阻礙,不再敢出去發放真相資料,不敢面對常人講真相了。只是在家裏製作真相資料。而在此之前,這位同修幾乎每天都走出去面對眾生講真相救人,回到家做完了家務,就去製作各種真相資料。因為三件事之一的講真相在人心的作用下,打了很大的折扣,偏離了法,被邪惡鑽了空子。

假相干擾破除幾天以後,我再次見到這位同修,我問同修在此中還有些甚麼體會,同修說:

一、在遇到干擾迫害時,法理清晰很主要。大法是圓容的,我們在很多方面法理都比較清晰時,即使個別方面理不清,也可以在後續學法中、在同修的切磋幫助下,予以理清,破除干擾。而基本法理不清就不太好辦了。所以,我們聽師父的話,平時的學法入心、學法得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二、堅定的信師信法,會使自己在干擾發生時,保持一個理性、穩定的心態。自己就是在一週多的時間中,表面肉身感覺很難受、而且難受的感覺持續不斷。而同修並沒有被這些感覺使自己動搖了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與正信,幾乎是絲毫沒有動搖過。所以就沒有出現大法弟子在人心的作用下,偶爾退回到常人狀態的情況。

三、在某些方面法理不夠清晰的情況下,知道請同修幫忙,並能敞開心扉的講出自己真實的心態與一思一念,使同修有更多的機會幫助自己,使自己有更多的機會得到同修的幫助,乃至師尊的點悟。算是在這方面比較會修吧。

四、在迫害出現的第八天、第九天的時候,同修說自己下了決心:與舊勢力拼了,絕不讓邪惡舊勢力得逞!在此心態下,忍耐力和吃苦能力大幅度提升,得以快速闖出困局。

前段時間,又見到了兩位同修,被邪惡以病業圍困。令人非常痛心的是,時隔幾日,就聽到了這兩位同修肉身被奪走的消息……

在當時與這兩位同修的交流中得知,這兩位同修,一位是沒有學法小組,一位是學法小組被干擾而停下來兩個月左右。兩位同修都表示自己在修煉中,很多方面對自己要求的標準比較低,沒有注意到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不符合法的表現,或是沒有及時發現自身被干擾中產生的負面思維;修煉的基點方面,基本還是停留在個人修煉時期的狀態;私心較重,眾生想的少……

寫出這些,不是想告訴同修,我們要注意甚麼樣的狀態容易被邪惡舊勢力鑽空子!個人所悟,那樣的想法可能沒有全盤否定舊勢力。大法弟子要在法上修,走師父安排的路,不是為了免於迫害而修,大法弟子不是被邪惡舊勢力牽著鼻子走,那成了為舊勢力而修,已經就偏離大法了,因為那並不是師父安排的修煉路。

修煉中就看我們自己甚麼地方不符合法了,甚麼地方比照大法對自己要求的標準低了,甚麼地方不是正念而是動人心了,甚麼地方不是依據法中的標準而是被人的觀念控制了等等。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獨有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之路。

個人所悟,不符合法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