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陷貸款陷阱之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二零一八年一月份,大學剛畢業不久的兒子陷入了各種無需抵押的小額貸款的陷阱。就是先少貸了一部份,由於到期沒有償還能力,就又從別處貸款補窟窿,這樣惡性循環,貸款息滾息,兩年之內本金加利息累積到二十萬之多,他自己還毫無察覺,以為自己只貸了三、四萬。他在焦頭爛額、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告訴了家人。

這對我們以打工為生的普通農民家庭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我們的全部家產也值不了二十萬啊,查對兒子貸款的筆筆款項,都是他實實在在的貸款項目,還不屬於高利貸型的貸款。在人這邊這筆賬有憑有據,得還啊。不還的後果是,貸款公司會雇佣黑社會對親朋好友進行騷擾、胡鬧,誰都沒有好日子過。

事情已經發生,我冷靜理性的面對一切,沒有責怪兒子,因為我知道是社會上的不良風氣在薰染,讓邪魔鑽了兒子的空子,縱容著兒子的各種慾望,在不好的各種因素操控下才走到了今天。此時對兒子的責怪只能是雪上加霜,更深的傷害兒子,甚至將兒子推向絕路。邪惡的舊勢力安排這種方式是想毀了兒子,又想把我們拽下去,讓我們把精力都用在還債上,偏離做好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救人三件事。我們要以修煉人的博大胸懷破除邪惡的安排,以平穩的心態該幹甚麼就幹甚麼,繼續協調好同修們救人的各項事宜。

我記得師父講:「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1]

兒子從我們修煉一開始就很支持大法,也隨我們學過法,從小就很懂事,聰明好學,在大法中成長,順利考上大學,我們從來沒費心教育。但他上大學後,脫離了家庭修煉環境,學習壓力小了,漸漸沉溺網絡遊戲,行為受社會薰染才偏離了大法。

首先我和兒子一起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邪惡迫害,讓他從新走回修煉中來,樹立從新做人的信心。其次,我向一位有能力的同修求助,同修馬上認識到,邪惡想通過這件事迫害我們,拖垮我們本地整體救人的項目而毀掉眾生。馬上借給我們大部份資金,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斬斷了小額貸款的黑手。我給兒子留下了二、三萬元的正規渠道的信用貸款,讓他經過辛勤工作,通過正常渠道自己償還,以吸取教訓,踏實做人。兒子清醒後從新振作起來,更換了工作,工資由先前的不到三千元增長了一倍。

我從做好修煉人的「三件事」出發,從新調整了工作環境,收入漸漸回升。有更多時間自由支配。女兒和女婿的工作都有很大進展,收入大幅增加,女兒幹銷售年收入可達二、三十萬,這樣我們就有能力齊心協力還清這筆債務,把舊勢力企圖給我們證實大法製造的負面效應降低到最小,使它發揮不了作用。

痛定思痛,向內找自己,這一切能發生,也有我們自身修煉不足的因素。師父講:「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的好,過的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2]我辛辛苦苦供兒子大學畢業,馬上面臨兒子成家立業。我像常人一樣整天考慮為兒子買房訂婚作準備,在名利情中辛苦拼打,總想為兒子建造舒適的生活環境,對兒子的情很重。追求人間的幸福生活,總想在人世間活出個人樣來,還美其名曰能更好的證實法。這簡直就是和師父講的法背道而馳。

修煉二十多年來,師父給予我的太多,師父給我淨化身體,轉化本體,頑固的胃病、便秘、鼻竇炎、易感冒,腿疼等等病症一掃而光,無病一身輕。修煉後我從沒看過醫生,一切在大法中歸正。這樣的身體效果作為人來說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除非也走入修煉。

在大法中修煉使我變得心胸豁達,不和人斤斤計較,能吃苦、也能吃虧,總是以樂觀的心態善待他人。熟人見到總是開玩笑說,你總是那麼喜笑顏開。這是在大法中修出的狀態。健康、樂觀、隨和、容易和人相處。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的恩賜。這次的巨難,沒有將我打垮,反而放下了許多人心的執著,我依舊在向人們講述著大法的美好,揭露邪惡迫害大法的真相,依然解救著世人脫離邪惡,走向光明的未來。我會跟隨師父依然前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