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對待監控、攝像頭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六日】當在明慧網看到同修因發資料、講真相被馬路上或小區的監控及攝像頭拍到,被惡人跟蹤而被綁架被迫害的報導時,我經常難過的直掉眼淚。

我所在的地區是個省會城市,大街小巷、十字路口每隔四、五十米就有一組監控和攝像頭,小區裏也是,樓前樓後都有。近兩年凡是有小賣部的公交車站也安裝了攝像頭,公交車上也有五至六個,而且還有所謂的「反恐特勤人員」跟車執勤。我所居住的小區,二零一七年之前有大概一百左右監控和攝像頭,二零一八年改建後增加了三倍之多。還有近兩年邪黨又搞出甚麼「大數據」、「手機定位監聽」等等。

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這一切都是中共邪黨在解體前做垂死掙扎的表象。據報導說二零二零年的中國大陸,監控攝像頭的數量要增加到兩億多個。對此,我們就默認了?就無可奈何了嗎?有同修怕心又出來了,怕被監控攝像頭拍到自己的行蹤,怕被迫害,就真的減少了出門講真相、發資料的次數。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我們有救人的使命呀!被監控困在家裏怎麼行啊?我們每天都要出去救人啊!我家也是個小型資料點,六年來堅持做真相資料(我修煉大法七年了),根據需要自己做自己發。對於這種監控泛濫的不正常現象,我也曾有過困惑和焦慮。

近期通過大量的學法,我悟到:我們每一個弟子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應該充份發揮每一個粒子的作用,必須摒棄人的固有觀念。這一切亂象的出現都不是偶然的,是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又一次考驗,也是我們突破人這層殼的一次機會。

師父開示:「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1]「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1]師父說:「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鼓掌)」[2]師尊講的法理,開拓了我的思路。我在法中悟到:我們與眾生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不是迫害與被迫害的關係。大法弟子應該在人世間唱主角。

我的做法是:正念正行,不被周圍邪惡環境所帶動,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每天出門前先發正念清場。出門後,我改變了以前碰到監控攝像頭就繞著走的做法(其實你也躲不開,因為它布控的太密集),就是迎著攝像頭、監控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走自己的路。用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出來的正念和慈悲跟所有遇到的監控攝像頭溝通,我抬頭面對它們大聲的說:你們都是我世界裏的眾生,都是為大法而來要被救度的生命。你們要同化大法,在正法中起正面作用,不要配合邪惡,不要拍大法弟子的任何影像而給邪惡提供所謂的迫害證據。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樣你們才會有好的未來。並且把師尊的一段法背給它們聽:「其實大法不只是度人的,也是講給各界眾生的,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1]。在跟那些監控攝像頭溝通時,想到同修的被抓、被打、被殘酷迫害,我經常是說著說著不禁淚流滿面。

這些年,我一直堅持出去發真相資料講真相勸三退,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甚麼事也沒發生過,還有幾次是有驚無險。有時候,我去市區的街道和居民樓講真相或發資料,沒注意監控攝像頭的具體位置,猛一抬頭看到一個大攝像頭正好近距離對著我呢,我馬上發出一念:快閉上你的眼睛,你看不見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來也奇怪,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我所居住小區的那棟樓下的幾個監控攝像頭一直都是黑屏。我想,這一定是大法弟子正念和慈悲的作用吧。

我認為我們不要被邪黨安裝的監控攝像頭所困擾,應發出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清除所有監控攝像頭空間場中的邪惡因素、黑手爛鬼、惡黨邪靈和敗類異物,徹底解體邪黨利用監控攝像頭迫害大法弟子的陰謀!

我沒用過智能手機,今後也不打算用。也沒有微信,只有一個老年手機,並且絕大部份時間處於卸卡卸電池的關機狀態,出門做正事從不帶手機,從來不用手機或座機跟同修聯繫,有事面談。常人有事找我讓他(她)們發短信,等我開機看到短信了再回覆。我覺的在安全方面多注意些,不給邪惡鑽空子的機會,是對自己的修煉負責也是對眾生負責。邪惡搞的所謂「大數據」、利用「手機監聽定位跟蹤」在我這不起任何作用!

寫這篇文章時,我聯想到這些年,因使用身份證出行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不少,使得一些同修對於出門坐動車、高鐵、過火車站安檢產生了顧慮心。其實火車站的那個安檢機器跟監控攝像頭在人這一層空間是同類的物質。

近期,我再讀同修的文章《修煉人的「一念」非常重要》,文中講述了親歷者四次用身份證實名坐動車八次過安檢時,在法中悟到的真切體會。該同修溶於法中的想法和做法我很贊同。同修在文章中寫到:在這四次往返,八次過安檢的經歷中,有兩次身份證被查出。同樣的身份證,同樣的機器,有時候能查出,有時候查不出,為甚麼?查出的時候,都是自己心態不穩,怕心佔了上風,沒有堅定的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沒有查出的時候,要麼是自己不知情,完全沒有迫害的概念,要麼是站在法上,守住了正念。可見大法弟子正的一念多麼的重要,守住正信的一念,師父就會用無邊的法力將一切迫害化解於無形。

從另外一個角度上想,那些查驗身份證的機器,它不是人這一層次的物質做的嗎?它們是分子構成的,而構成大法弟子的功能及神通的粒子,不知道比分子微觀多少倍,細膩多少倍。大法弟子在法中修出的功能及神通還制約不了分子這一層的物質嗎?肯定能制約的,一定能!真要堅定的相信這一點,那些邪惡想利用身份證搞事迫害,它也是搞不成的。只是修煉人在正念不足,法理不清的時候,往往把人這個空間的物體看的太實在了,自己的功能及神通被觀念抑制著發揮不了作用。

建議同修們都背一背《甚麼是功能》這篇經文,以及其他有關師父開示正念作用的經文。最後,願我們能破除人的觀念,用正念對待問題,堂堂正正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個人淺悟,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