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甚麼來打真相電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三日】我剛開始打電話的目地很自私。在二零一六年法會上聽到師父講法後,深感自己救人,尤其是針對中國大陸民眾這方面,做的很不足,感覺要打分我也就只有二十分左右吧。心裏為自己著急,就想應該多做一些了。

但是做甚麼呢?我的視力不好,很多事情我想做也做不了。想來想去,就覺的打電話是個選擇。但是也知道,這對我來說是很難的,我這個人不喜歡跟人打交道,更不喜歡跟陌生人打交道,現在要給大陸民眾打電話講真相、做三退,能不能行,我自己心裏根本沒有底。

再說我這輩子的性格中有「眼裏不揉沙子」的特點,實際就是很敏感,又小心眼。我很容易就能體察到別人說話或做事背後的心或動機,又很受不了別人那些不好的念頭。我就帶著試試看,不行就給打電話同修發正念的心態決定參與打電話了。

在RTC平台有培訓主持人,完善的培訓機制讓我一下子感到打電話不是我想像的那麼難。那時培訓同修也沒給我講稿,我就錄了音,一個字一個字錄寫下來,改好了自己在家對著太太念,最後念到她很煩了,我就照著稿子念,開始打電話了。對方一聽語音語調就應該知道是照著稿子念的,結果照樣有人同意三退,退的百分率不比我後來打熟練了的時候低多少。師父也鼓勵我,給了我開口講真相的力量。

我很開心的看著我三退的數字在增加,那時候很關心自己每天的三退數字,因為那數字就是我來打電話的主要目地嘛。記的那時候退的多的時候,我心情很好,唱著歌去吃飯了,退的少或者沒人退就心情不好,話都不願說。有一次我三天沒有勸退一人,坐在那裏感覺發燒了,我太太過來試了一下溫度,真的發燒了,怪不得有個「著急上火」這個詞。

做好一個三退就高興,沒做好就為自己難受,特別是對方同意三退了,問入的甚麼,結果人家甚麼也沒入,我心裏不自覺的想:可惜了,怎麼不入一個讓我退一下,自己都覺的我人的思想那麼低下。

我向內找,其實不用向內找也知道,我對於三退數字太執著了,而且勸人三退就是為了自己。自己意識到了,就問自己,我這樣對嗎?離法的要求差距多大啊,我就有意識的克服,修去那個為了自己打真相電話這個自私的心。這個為自己三退數字來打電話的心一出來,我就想到師父講的:「你看見哪個佛提著酒罐子?」[1]我就想,一個佛或道,會像我這樣嗎?怎麼我就知道為了自己修煉中的得失那麼情緒波動?那個念頭一出來我就警覺,逐漸的,不知不覺中我打電話的目地改變了。我現在打真相電話的目地很明確:講真相做三退救人,還有在這個過程中修自己。

我為甚麼來打電話?我是按照師父的話去做,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在履行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我在這個過程中修自己,提高上來,這樣才能更好的履行自己的責任;我提高上來的本身也包含了救度眾生,我的提高讓我生命對應的更高層次的生命才能有機會進入未來。我進一步理解了正法修煉,這個與個人修煉的過程、方式、目地、份量等都完全不一樣的。

打電話的目地轉變過來後,我就自然做到了能堅持打、用心打。我打電話同時是在修自己,打真相電話是個修煉過程,我一邊體察對方的心結,一方面體察我的心,符不符合法的要求?我的心不再那麼被三退數字所動,我是在修煉,我是講真相、在啟發或幫助大陸民眾增加善念,大陸民眾是在做選擇。打電話目地變的簡單了,打電話過程中,冒出甚麼心就抓住它,對比法中所要求的,按照自己領悟的法的標準,修去那個心。我自己感覺提高的很快。

有一天遇到一個大陸人罵我的時候,我笑了,可能是對方罵的比較特別吧,我不記的了。笑完後,我突然意識到我不知不覺就達到了我以前認為自己不可能達到的心態。記的一九九九年之前,我們當地有個同修,在別人罵他、要打他的時候,他笑了,我還問他那時候你心裏面是怎麼想的,他說當時沒甚麼想法。那時我想,我可能永遠也達不到這個境界。沒想到在打電話之後不長的時間,我自然就達到了,我那時真的沒甚麼想法,我只是在做我應該做的,不管對方是甚麼態度,我就做我應該做的,僅此而已。

我體會到,帶著一個甚麼樣的目地來打電話是一個關鍵問題。如果是勸退的人多,退的容易,就打下去;退的少,退的難,就放棄,那個來打電話的目地可能就不那麼純淨。每次平台組織培訓的時候,來的人不少,真正能留下來打電話的不多。我也遇到過一些以前打過電話,後來中斷的又來培訓的同修,他們有的是因為參與了別的項目,但大多數是因為自己打電話的效果(實際就是三退的數字)不好,感覺打電話太難了,或認為自己不適合打電話,無奈放棄了。

如果我們打電話的目地改變了,我就是來做這個的,同時在這個過程中修自己。這樣就不會出現這類情況,面對那個過程和困難會暴露出我們各種各樣的人心,在這個過程中修去這些人心,提高上來。

當然也不是說先把打電話的目地改變了,然後再開始打電話。不管我們是帶著甚麼目地來打電話都沒關係,在打電話的過程中,我們會逐漸的去掉那些為私為我的部份。如果因為打電話的困難而心情波動,就想一下,是甚麼心讓我心情波動?我為甚麼要來打電話?對照法的要求,我這個心符合我所在層次認識的法的要求嗎?

面對來培訓的新手,我會有意的示範給他看,我十個電話就有三到七個不接,接電話的也可能很快就掛了。然後就問,這麼多不接、這麼不容易,你心裏是怎麼想的,然後跟他交流為甚麼會產生這些想法,還要告訴他這樣的不接和掛斷就是我們的真相電話的常態。不能老盯著退多少,或一個號碼退多少個。只管去做,只管去修,只要堅持下來,過一段時間你回頭一看,三退的數字自然也不少,但那不是我來打電話的唯一目地。

不管帶著甚麼目地來的,我們在打電話的過程中,修自己,在遇到各種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情況下,暴露出自己各種心或觀念,抓住它,修去它;更多的心思放到救人上,這就是我打電話的一個重要目地。

師父說:「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裏頭。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裏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你說這不白做了嗎?」[2]這段法中「人做人事」、「糊弄事」、「白做」給予我深刻的提醒。

我理解,不管是推神韻、媒體講真相、打電話或面對面講真相,做事本身不是我的目地,在做事的過程中修自己,提高上來,我把這個擺在第一位。記的有一個同修跟我說,今天我到現在一張票也沒賣出去,你倒是積了不少功德。我下意識的脫口而出:我不是來積功德的,我是來修心的。不是賣一張票你就長一點功,做一個三退就長一點功,而是去掉一點執著就能長一點功。

各行各業都能修煉,因為我們在各行各業中都會暴露自己的執著心、思維方式和觀念等,我們在走一條路,那是在證實大法,關係到未來的宇宙。我們能不嚴肅認真的對待嗎?

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不是單純在做事,要在做事的過程中修自己,心性提高上來,真正提高了自己,正念強了,救人的效果自然就會提高。這就是我參與打真相電話的目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