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父救我命 抓緊救人不負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說起來很慚愧。一九九八年我來到日本,由於剛剛得法對法理解不深,幾乎放棄了修煉。直到二零零零年除夕我出了車禍,才意識到大法對我有多珍貴。

記得出事的當天,我和姐姐說過年了,我出去買點菜回來過年,可是在回來的路上,我從馬路左側正常的騎自行車,突然就從胡同裏出來一輛車直衝我來了,我下意識的拐了一下車把,可還是被撞出了十幾米遠。我躺在地上心想,我沒事的我不能訛人家,就在這時在我出事的前方有一輛車從後視鏡看到這邊出車禍了,就急下車跑過來了,把我拽起來了,問我沒事吧,我說沒事啊,這時那人對肇事的司機說,你出來看看,肇事了不知道嗎?

可能那個司機也嚇傻了,出來後才想起來問我沒事吧,不然去醫院吧,我說我不去醫院,我沒事。她說去看看放心,我說不去也放心。她說那你把你家地址告訴我,我把地址告訴她後就回家了。

晚上我先生回來後跟他說我今天出車禍了,他說沒事吧?我說沒事,我說也挺奇怪的把我撞出了十幾米遠車子撞壞了,可我卻沒事兒。他說:「我們對不起師父,我們都放棄了大法,可師父並沒有放棄我們。」

就這樣我倆當天就把《轉法輪》拿出來學了一講。但是過後還是時看時不看的,功也時煉時不煉的,不知道精進。直到二零零三年熊本的同修找到了我們。他說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日本有法輪大法學會,這時我們才知道大法已經在全世界都有了,就這樣我們又開始正式修煉了,雖然不是很精進,可總算又走了回來。

在二零一零年偶然的機會我來到了東京,才知道日本有這麼多人修煉。很快的我們就走進了整體,做洪法的事兒就方便多了。我在景點發資料時認識一個打營救電話的同修,她提醒我說你離景點太遠了,孩子上學你又不能總過來,我看你打電話救人吧。我說我打不好,在鹿兒島時打過電話效果不是很好,我沒信心。她說,你先照稿子念。

就這樣在一個小平台我打起了營救電話,剛剛開始打電話甚麼都不會,電腦基本常識都不懂,打字也不會,同修很有耐心一點一點的教。後來發現並不是很難,只要每天按部就班的打電話就可以了。

下面是我打電話講真相的一點體會:

二零一三年我認識了協調同修,她和我說你可不可以到我們這邊打勸三退的電話,我說我不會。她就鼓勵我,大家都差不多每週只打一天,我想反正就一天,打就打吧。那時的電話打的差極了。不管誰說甚麼,我就想我雖然打的不好,可我有救人的心,別人一天能救十人我救一人,我也救。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我知道我這人業力大,是師父幫我還了兩次命,我有甚麼理由不做呢?就這樣我很堅持的在平台上打電話,由每週值班一天到二天又到五天,現在基本每天都會在平台上。

幾個月以前有同修知道我電話打得不是很好,但可能又考慮我的面子,就向我介紹平台有個重點培訓你去聽聽。我心中不是很接受,因為我每天打電話哪有時間去培訓呢?我就應付她一句說以後有機會過去。後來又有一個和我關係比較好的同修向我介紹說,重點培訓平台挺好的,我也在那裏,你一起去吧。就這樣我就來到培訓平台。

剛開始時,我只是把名字掛在那裏。人就忙別的去了,根本沒重視。直到有一天聽到培訓同修叫我的名字,問我可不可以打電話?我說可以,她又說能不能天天打?我說應該可以吧。她說那我就視你為培訓的同修了,我問她怎麼了?她說我叫過你好幾次了你一直沒回我,我還以為你是來旁聽的呢。我說:「對不起以前只把名字掛上人不在了。從現在開始我每天真心和你學打電話。」這時培訓同修很謙虛的說算不上學,只是大家在一起相互探討,其實我也在自己培訓自己呢。

慢慢的我發現這位同修真的為我們付出太多太多了!北美的時間和我們是反的,她為了培訓我們又不影響個人修煉,每天半夜兩點就起來先背一小時的法。然後過來為我們每一通電話進行案例分析,問我們這通電話眾生為甚麼掛斷?心結在哪裏?並且教我們應該怎麼說,然後請我們再打過去。同修之間也相互鼓勵。有時為了我們儘快提高,她會拿出一個案例讓我們大家做案例分析,然後她再說明,就這樣每天一點點的進步著。在這裏真心的向培訓同修說一聲:辛苦了!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參加培訓的同修越來越多,她就和我說現在參加培訓的同修多了,我們也得正規一點。要準備寫出稿子,我說太好了我正需要呢。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絕對不能含糊的。你將要過去的這一關,就要過去了,可是還有一個執著沒去,就達不到標準,就過不去。修煉好了不就過去嗎?就過不去,他就停留在那。可是那個東西並不大,那個執著並不大,很小,可是就是因為你就是意識不到它,你就過不去,老是停留在那。這個不是說你修的不好,你就沒有認真的去想一想,意識到這些東西不符合修煉!」[1]

是啊,為了不讓我自己世界的眾生失望,為了早日隨師把家還,我必須抓緊師父用巨大的慈悲延續來的時間救更多的人。就這樣每天我都會想:眾生有不退的權利,但我沒有不講的權利。因為我要為我世界的眾生負責、為我的誓約負責。當第一份稿子出來時,我就想稿子內容怎麼這麼多。人會聽嗎?可是我看著看著就發現每句話都重要,每句話都能擊中人的心結。就想只要把稿子吃透就會濃縮成自己的東西。

開始先從一篇稿子濃縮然後講給人,後來兩篇、三篇再不斷的濃縮,再加上實事、亂象,這樣眾生的接聽率就高很多。有同修對我說,喜歡聽我打電話因為很淳樸。我就想這哪裏是我打的好啊,是同修的稿子和培訓同修的付出才有今天的我。要不是平台同修真心的付出,我真不敢想我的電話能打成甚麼樣子,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在這裏為真心付出的同修說一聲:「謝謝!」也為那些想打好電話但又放不下面子的同修善意的提個醒:過來聽聽吧!對你在修煉上有很大的好處,我就這麼過來的。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個人體會,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