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幫助同修

讀《怎樣關心「病業關」中的同修》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三日】正法走到最後的最後了,邪惡由開始的瘋狂抓捕,到現在的用病業假相迫害同修,其根本目的就是要通過對大法弟子肉身的迫害,干擾正法。既然邪惡的目地我們看明白了,那我們在怎樣關心病業假相中的同修問題上,就要理智、清醒。不叫邪惡有空可鑽。看了同修《怎樣關心「病業關」中的同修》一文,結合我地的情況,談一點自己的認識。

我地有一劉大姐,出現病業假相,常人所說的乳腺癌。兩年前去了醫院手術,醫生說全身轉移,只能活幾個月。回家後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幫助下學法、煉功、向內找,闖過來了,幾個月過去了一切都好。後來她的乳腺又長出了包塊,破潰處有時能流出半臉盆敗物,有時噴的滿屋滿地滿身都是。特別是夏天,屋裏有很濃的腥臭味,讓人無法正常呼吸。同修本人學法很紮實,再加師父的加持和多名同修的放下自我,全力配合,就憑借信師信法,又走了過來。體現了大法的神奇,有力的洪揚了大法偉大。

可現在已經有一年多了,還得兩名同修每天去給她買菜、做飯、幹打掃衛生等家務。特別是有一個同修,每天三家的家務等著她:自己家裏有五口人,自己的父母倆人,還有劉大姐一家。我聽後很敬佩這位同修,可過後又有疑問。我問曾經也參與幫助大姐的同修:大姐沒有兒女嗎?回說:有一兒一女。我說:大姐的兒女為甚麼不給她做飯呢?同修說:當時病業假相嚴重時,家人要送醫院治療,但陪同的同修不讓,家人就不管了,還挑三揀四的指責同修。

雖然劉大姐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共同正念配合下,否定了舊勢力的病業安排,保住了肉身,可又有兩個其他同修被不同程度的拴在家務上了,不能做講真相的事。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我個人認為幫助病業假相中的同修,最根本一點就是引導和支持她自己溶入法中,時時刻刻溶於法中,讓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邪惡就沒有空鑽,同時向內找,把導致病業假相根本執著找出,發正念清理乾淨,在法上歸正自己。當然有同修的配合,正念會更強。去不去醫院應該當事同修自己來決定。陪同的同修可以提建議,在法上與當事同修交流,去與不去是同修自己和家人來決定。是不是就能少些後續的事?

另一位同修大姐,母親雙眼失明。她精心的伺候好幾年後,母親去世。不幾年她的丈夫又雙眼失明,她又端水、端飯的伺候著。兒子結婚後又有了孫子,她又伺候孫子一家三口。兩年前自己的視力也覺的模糊不清,近三個月一隻眼睛看不見東西,另一隻眼又出現煙霧遮蓋現象,要去省醫院做手術。同修知道後,把她接到同修家陪她學法、發正念,十二天後她還是去了醫院,回來後眼睛不但沒好反而還更嚴重了。就是這樣,同修還在幫她,結果她依賴上同修。去她家的同修陪她學法發正念,有的幫她做飯、做菜等。昨天大姐自己來我家,我們三個人學法,一上午她只坐著學了十分鐘,一會在沙發上躺著,一會又上床上躺著,一會又告訴我送她回家。我說:「別走了,在我家吃吧。」她說:「我家老付(她丈夫)沒有人給做飯,你去給下點餛飩,我做不了。」我沒有答應她,只是給她送過馬路。

師父說:「我一直在想,那些到目前為止還不理智的學員,你們怎麼辦呢?很多業力我能幫你們消去,而你們必須面對的就得自己去面對,那是別人和師父代替不了的。要去的心、必須過的關,一定得你們自己走出來才行。」[2]

寫出這些現象,對事不對人。目地是大家相互提醒,理智、清醒,及時在法中歸正自己,走好正法的路,更多的救眾生。悟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警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