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修大法的美妙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五歲,在大法中修煉已有二十多年了。

一、得法的緣份

家裏最先得法的是媽媽,媽媽剛得法時,就極力讓我學,可我當時正值年輕氣盛,受無神論的影響很重,並不相信這些,甚至覺的媽媽有點可笑,太迷信了,可是媽媽修煉大法後,身體上和精神上的神奇變化,都真真切切、實實在在的展現在我的眼前,這不得不使我對大法有了新的認識,甚至無法讓我懷疑,覺的這絕不是一般的功法。

我結婚後,在外地居住,有一天,媽媽給我打電話 ,說有事讓我回家一趟,當時在電話裏,媽媽並沒說甚麼事,但冥冥中,我就知道一定是讓我得法的事。

也許是我的緣份到了,回家後正如我所料,這一次我欣然接受,媽媽給我看的第一本書,並不是《轉法輪》而是《精進要旨》,我第一次打開書,就被師父的法深深吸引住了,特別願意看,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

每天跟媽媽一起學法煉功,很是精進,很快師父便給我淨化身體,我五歲那年,手得了凍瘡,一到冬天,在屋裏都得戴著棉手套,冰涼僵硬的手不聽使喚。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時,凍瘡部位總有小法輪在轉,轉的兩隻手熱乎乎的,非常舒服,那種神奇美妙的感覺現在想想都很幸福!

二、女兒為得法而來

修煉前,我常年手腳冰涼,醫生說像我這樣寒氣較重的體質不容易懷孕,所以結婚後大半年一直沒有懷孕,但我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一切交給師父,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

可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高大的師父抱著一個小孩站在離我不遠的空中,這個小孩黑眼睛,黑頭髮,小臉兒胖乎乎的,師父對我說:「把她給你吧。」說著師父在空中把小孩拋向我,這個小孩越變越小,最後變成一小點,落進我的肚子裏,我把手捂在肚子上就醒了,一個月後,我真的懷孕了!

我知道這不是一般的生命,她是來得法的,而且是師父親自送來的,所以我一定要帶好這個小同修,不讓師父失望。我女兒活潑可愛,五個月時,躺在那,兩條小腿兒總是一個勁兒的蹬,可是一放《普度》、《濟世》的音樂,她就一動不動的聽,並從眼角流下眼淚。

三歲左右時,一到發正念的時間,女兒就自己過來,盤腿單手立掌,跟我一起發正念,現在雖然女兒沒有正式走進大法修煉,但明白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就像師父說的:「有些孩子是有來頭的,是為得法而來的。」[1]我們真的有責任帶好他們啊!

三、向內找的美妙

我和A同修住在一個小區,我們經常在一起學法,有一次,她與另一同修出去講真相時,發生了矛盾,她心裏放不下,便向我訴說,說的時候很激動,於是我勸她說:「你不能埋怨同修,你得向內找,一定是自己哪沒做好,另外你說話時,不要老用眼睛瞪人,這個表情不好,你得板一板自己。」她聽後並沒說甚麼,但明顯看出她並沒有接受我的意見。

後來我悟到,我是帶著人心去說她的,並不是慈悲心,所以她才不接受。就這樣,學完法後也沒說甚麼她就走了。

結果第二天來時,她剛一進屋就衝我大喊:「你昨天說我瞪人是不是B同修讓你這麼說的?」我一臉的詫異:「不是啊,是我自己看到,告訴你的。」她不容我分辯,聲音比原來更高了:「她剛說完我,她說我的那套話跟你說的一樣!就是她讓你說的,你還跟我撒謊!」

我當時那個委屈啊,就差眼淚沒流下來,我一個勁兒的跟她解釋,甚至很激動,就是想證明自己不是B同修告訴的,我倆爭的面紅耳赤,誰都不讓誰,最後,她把門一摔,走了,剩下我一個人站在空蕩蕩的屋子裏,房間裏一下子變的那麼空、那麼靜,我的腦子也一下子變空了,也沒有氣了。

這時,我想起師父的法:「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2]。我的心一下子亮堂了,說不出的舒服,剛才的委屈、不平全都一掃而光,內心變的平靜祥和。

真像師父說的:「你可能出門想不起我講的具體是甚麼,可是你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你會想起我講過的話。你只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你那一瞬間能想起來,你就能夠約束自己,那麼這一關你就能過去。」[3]

我知道這一關是師父幫我過的,是師父讓我想起法,幫我拿掉了這顆爭鬥心、證實自己的心,當這些敗物去掉之後,慈悲心油然而生,覺的剛才太對不起同修了,心想明早就去給她道歉;可是就在我想明白的同時,A同修也想通了,我倆幾乎是同一時間想通的,這是第二天見到她時知道的,她說,就在快到家時,身體突然傾斜了一下,腦子一下子就清醒了,一下子就明白了,當時就是快到家了,要不,就來給你道歉了。

這時我才明白,當我心性提高上來時,同修的敗物也沒了,原來她是在等著我提高啊!都是為了我啊!看上去我和同修表面爭的面紅耳赤,其實師父藉這個矛盾的表象讓我們能夠向內找,提高上來。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還有一次在學法小組,A同修念錯字,我給她糾正時,還沒等我說哪錯呢,她就趕緊重念,結果還是錯,反覆好幾次,我心想:等我告訴明白,你再重讀啊,這一遍一遍的多耽誤時間啊,心裏有些怨。她還說:「一到你這學法就讀錯,跟別人學就不會錯這麼多。」我聽了心裏更有些不平了,說:「這不是環境的原因,你這是在向外找,你得找自己的原因。」心想:A同修太高傲了,不讓人說。我忽然意識到,我的狀態不對呀,我說同修的同時不也是在向外找嗎?自己都沒能做到向內找。

這時,突然想起師父的法:「神:這些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 師:是應該叫他們清醒了,使他們的環境變成一個真正修煉的環境,做一個真正的神。」[4]

我一下子警醒了,我自己不就有高傲自大,不讓人說的心嗎?有時和顧客說話,愛理不理的,有時顧客拿來小活,都不正眼瞅顧客一眼,冷冷的拋出一句:「這小活我不收。」有時顧客誇我活幹的好,就沾沾自喜,覺的自己了不起,這不是還有求名的心嗎?真是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找到這些不好的心,趕緊用大法歸正:「心生慈悲,面帶祥和之意。」[5]發正念清除這些敗物。奇怪的是以後再讀法A同修也不讀錯了,我這邊歸正了,她那邊也好了。

我真正體悟到了向內找的美妙,真是越找越幸福,越找越舒服,謝謝師父!

四、師父送來的光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瘋狂的誣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當時還沒有真相資料,我們身邊的幾個同修就自己想辦法,手寫真相條幅和粘貼,往電線桿上噴字等。

記得有一次晚上出去貼手寫的真相粘貼,走的時候,還沒下雨,過一會兒,就下起雨來,貼完後,往回走,由於下雨道路泥濘,天又黑,農村沒有路燈,根本看不清道路,騎自行車簡直寸步難行,這時從後面飛快駛過一輛摩托車,過去不遠,車突然慢下來,直到我的自行車超過他,他就一直跟在我身後十米遠的距離,就這樣,一直跟著我,藉著他摩托車的燈光,我就能看清道路了,直到我快到家時,他才快速離去。我知道,這是師父送來的光明,當時眼淚都流下來了。

五、大法改變了我的丈夫

剛出去發資料時,丈夫對我干擾很大,我出去發資料,都是背著他的,有時晚上出去,他還要搜身。

有一次,我正在學法,丈夫過來說他肚子疼、脹,我一看他的肚子像西瓜一樣,鼓的圓溜溜的,因為他不信大法,我順嘴說了一句:「你去買點藥吃吧。」他站在那不走,說:「我不去買藥。」我看著他難受的樣子,又不去買藥,我忽然悟到他來找我,這不是讓我幫他嗎?於是我跟他說:「你不買藥,那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你誠心誠意的念,一定會管用的。」他去了另一個房間,他雖然沒出聲,但我知道他一定在念。過了一會兒,他高興的從屋裏跑出來喊著說:「我不脹了,好了!這九個字真管用啊!太神了!」通過這件事,他完全改變了對大法的看法。

二零一四年,公公得了肺癌,醫院檢查結果癌細胞差一點就長到肺門上了,醫生說再往上長,就不能手術了,可是從長春請的教授得十三天才能到,醫生說怕等不到十三天。到第十天的時候,檢查已長到肺門上了,最後醫生徵求家屬意見要不要做手術,我們說有一線希望也得做啊。

四、五天後去醫院做手術,進手術室前,我告訴公公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丈夫及他姐姐都在外面念,不到兩小時,公公從手術室裏推出來了,醫生說手術非常成功,丈夫激動說:「謝謝大法師父,是『法輪大法好』救了我的父親!」

現在四年過去了,公公身體非常健康,能種園子、澆水,現在我出去發資料,丈夫也不管了,謝謝大法改變了我的丈夫。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