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求名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七日】前幾天出現輕微病業反應,我向內找,咋回事呢?但沒找到心性上的原因。

這時同修A來我家,說是要幫助我丈夫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中。我其實也很希望他能走回來,但是同修A來幫他,我卻心裏有點不樂意。因為我在修煉中摔了不少跟頭,我丈夫都知道,同修跟他一交流,他就把我做的那些不好的破爛事扯出來,把他陷入今天這種狀態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說是我造成的。雖然我知道他的情況主要是他自己的原因,但是我心裏就是不想讓同修知道我犯的錯誤。

這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病業的原因了,就是維護自己的名。找到原因了,我再不想維護自己表面完美的形像了,就鼓足勇氣在同修面前把自己曾經做的錯事全都說出來了。這一下,從根上認識到這顆求名的心了,把它連根挖出來了。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自己的名利心很淡,甚至沒有,因為我學歷高,卻經常處於一種表面上一無所有的狀態,自己也不動心,就覺的自己沒有名利心。這次一下子認識到自己的名利心有多重,為了維護自己的名,甚至都不希望同修幫助我丈夫,這是多重的求名心!又是多壞的私心。如果把葡萄柄比做執著心的根子,當我把求名心的根子挖出來後,其它求名心的表現就像一顆顆葡萄粒一樣,都被我揪出來了。所以我在接下來的幾天內,我連續認清了我很多求名心的表現。我清醒的認識到,找執著心要挖根子,不能浮於表面排斥執著心造成的人表面的反應。

我與丈夫結婚十多年了,他長期打我,我一直忍受著,不離婚,因為我心裏想著,不能因為不好的影響毀了眾生,我自己承受點沒甚麼。哪怕他現在不好好修,我也不允許舊勢力拖走他(因常人都以為他修煉),我不希望讓世人誤解。

以前一直覺的自己心正,悟的在法上,經常跟同修說自己這方面的體會。現在我突然認識到,我經常說的背後是覺的自己這樣做很了不起、很偉大。其實我為了眾生得救的心背後,也是在為自己求名。那天學《轉法輪》,看到師父講:「那不是出於慈悲心,他那個名利心根本就沒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來。他怕自己丟名,恨不得讓自己得這個病,他都怕丟這個名,求名的心多強啊!」[1]我當時心頭一震,突然意識到,我是在用我丈夫給我強加的魔難來為自己求名。我承受丈夫給我帶來的魔難,根本不是出於慈悲心,自己是寧可受他給我帶來的魔難,也要維護我自己的「偉大形像」,這個求名的心多強啊!我卻一直沒認識到。我發現,其實很多執著心都隱藏在那些表現上正面的想法和行為後面。師父講:「這個宇宙中可有這個理,是你自己要的,誰也管不了,也不能說你好。」[1]我心中又震動了一下,我丈夫給我帶來的魔難,是我在求名,是自己要的,所以誰也管不了,師父也幫不了我,而且還不能說我好。

當針對我家庭方面的求名心認清後。突然我又認識到自己在寫交流文章中的求名心了。

一直以來,我在明慧網上發表的修煉心得體會,我從來不告訴周圍同修。我身邊熟悉我的同修看出來了,我還告訴他們,不要跟別的同修說。而且我知道我是發自內心的不想讓同修們知道,我以為我在寫交流文章上沒有求名心。但是,我寫文章時,每次寫到自己認識到的法理時,都用第一人稱「我」來寫,當寫到自己摔跟頭做錯事,從中明白自己哪裏心性有問題時,我就用「同修A」來代替。我這背後是很強的求名心,這心沒在當地同修中表現出來,卻表現在怕明慧同修知道我這麼差呀!因為我發文章,要維護自己在明慧同修心中的完美形像。其實明慧同修都不認識我,我還要維護著這個名。有次寫稿,狠下心,寫自己摔了甚麼跟頭,稿子投出去了,心裏就開始七上八下了,「完了,明慧同修知道了,這下,以後再投稿,同修會不會對我有看法,不給我發了啊?」哎,這求名的心太強了。

不僅如此,我還想,我的文章中如果出現「我」摔了跟頭,再悟到法理,那全世界大法弟子都看到了,這多丟人,還有看了我的交流文章的同修,也會看不起我的。這求名心強的簡直沒有邊際了!

我又想到,我自己性格內向,見人不敢說話,在與人交往中,不太會為人處世。其實我會不會說話不是根本原因,原因是我怕自己說話辦事不得體,讓自己丟臉,這也是求名心造成的性格內向自卑。我從小不大參加甚麼娛樂活動,修煉以後,我覺的自己人心淡泊,容易悟道,現在才認識到,我不參加娛樂活動的原因是我怕自己在活動中丟醜,全都是求名心。而我面對面講真相做的不好的原因,也不是因為怕心,主要是因為這人我不認識,突然跟人家說話,這多不好意思呀!還是求名心在阻擋。

那幾天,我認清了求名心,發現自己無論坐著躺著,那求名心都像石頭一樣,被從我的身體裏面往外掏,感覺整個人好輕鬆啊!師父看我認識到這些求名心了,又用一件小事啟悟我。

那一天,我跟孩子說:「我們從今天開始從小事上做好,我從現在開始做好家務,不再嫌麻煩耽誤時間了,因為大法弟子在哪裏都得是個好人呀!我以前,總是知道要來人了,趕緊收拾一下,這心不正,這是為啥在做好啊?」孩子接口說:「為名利。」我說:「你說的太對了,我就是為求名在做好。」孩子又接著說她對求名的理解,最後說了一句:「不是發自內心的做好一件事,只想從表面上做好,就是求名。」我一聽,又是心中一震,她把求名說的多明白呀。

孩子不到九歲,心純淨,所以才把求名心看的這麼透徹。我這一想,我很多事情都不是發自內心的在做好,都是做個表面功夫,為的是給別人看,這都是求名啊!看來,這求名心已經在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表現出來了,多到形成自然了。

師父在講妒嫉心時說:「因為妒嫉心在中國表現的極其強烈,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1]師父在講顯示心時說:「我們有許多學員,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1]我才意識,自己感覺不到的心不一定是自己沒有,而是太強了,強到已經形成自然。我再也不敢說自己這個心沒有,那個心沒有,只要人在常人中,別人有的執著心,自己哪顆都有,只是輕重問題,或者是表現出來,或者是隱藏著的,都要一顆顆的挖出來,修去它。

後來有一天,我又想「從表面上做好,而不是發自內心做好」這種求名的表現,我突然意識到,我在修煉中的很多行為也是這樣。為了讓常人認識法輪大法好,我就在常人中表現自己的好,比如多做點事啊,買菜不挑三揀四啦等等,往內心找,其實自己也根本不想多幹活,吃虧心裏也不太舒服,不是完全為了別人,溶於法中這麼做的,是為了讓常人說我好,說法輪大法好,才在事情的表面上做好的,是有為的。

我悟到,只有我們從內心認識到法,並且思想行為同化法後,在自己那一層次中體現出法的慈悲莊嚴,才能證實法。接觸我們的常人,才能從我們的行為中,從內心認識到大法的美好。

個人的一點認識,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