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化解了我的三次生死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二零一三年的一天晚上,我和丈夫在家,突然間感到胸有些悶,嗓子裏好像有痰積在那裏,呼啦呼啦的光出氣,不能進氣,憋得我坐不住,只能趴著還舒服點,我想這是不是取命來了?父親臨終前就是這個症狀,我當時就在跟前。我覺的這個念頭不對,接著轉念一想:絕不能給大法抹黑,發正念「鏟除迫害我的一切舊勢力安排的黑手亂鬼」。接著我又對丈夫說:「快給師父上香,你也求師父救我,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然後我趴在床上開始背師父的講法,背了一會,我嗓子就不堵得慌了,開始能喘氣了,我就繼續背,慢慢的又過了大概二十多分鐘,我就完全好了,一點也不胸悶了。我丈夫雖然不修煉,但是他知道大法好,一直很支持我修煉,這一次他又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一四年又出現了這個症狀,那天晚上大概十點多,我一個人在家,胸悶的厲害,感覺比上一次還要嚴重,連給師父上香的力氣都沒了,我只有慢慢一點點挪到師父法像前,邊給師父上香邊求師父救我,接著我就趴地上起不來了。好在當時我腦子還比較清醒,也是不停的背法,發正念,最難受的時候,憋得我感覺馬上就要背過氣去了,於是我用盡最後的力氣大聲地喊:師父救救我!師父救救我!隨著我一喊,馬上就喘上來氣了,接著就好了。寫到這裏,我已是淚流滿面,謝謝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還有一次經歷也很神奇,二零一九年四月的一天,我剛送完貨,和老闆正說著話,突然間頭嗡的一下,就感覺有點暈,左邊身子開始有點麻木,我趕緊進到車裏開車準備回家。在路上,我頭暈得很厲害,身子往左邊傾斜著,我就打電話給我丈夫叫他來接我,走到半道上看見丈夫來了,那時我覺的我還能堅持到家,就揮手示意讓他也回家,我就斜楞著身子把車直接開到了樓下,下車的時候左腿已經不聽使喚了,左手也拿不了東西。我拉著左腿,好不容易進到了屋裏,接著坐到床上盤上腿,聽師父的講法,也就聽了有幾分鐘的工夫,就感覺到腿和胳膊裏有熱流,身體左邊慢慢的有了知覺,頭也不暈了。這時丈夫也進屋了,我就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詳細的和他說了一遍。恰巧我的鄰居來串門,我接著就下地和鄰居說話去了,好像剛才沒發生過甚麼一樣。

不計前嫌孝敬公婆

婆婆是一個很強勢的人,稍有不順她心意的地方就罵人,我大伯哥和她住一個大院,都很少去她家。我生兒子的時候在婆婆家住了將近一年,有一次婆婆因我帶孩子回娘家回來後孩子感冒了,這下她可不幹了,張口就罵個不停。要照以前我也就忍下她了,可這次她把火撒到了俺娘家,我沒能忍住就和她理論了兩句,當時她也沒說出罵人的理由來,就是一直罵,於是我就和她大鬧了一場,抱著孩子回了自己家,兩年多沒進她的門。

修煉了,我得按師父要求的「真、善、忍」去做個好人,於是我就放下愛面子的心,和丈夫領著孩子一起回家看看他們二老,把老人高興得簡直合不攏嘴。打那以後,我們就經常回家,買點他們愛吃的菜,給他們打掃衛生。那時候,婆婆患有糖尿病,整天沒勁,躺在床上。「三退」大潮開始的時候,我就勸公公退黨,婆婆就在旁邊幫著說話:「退了吧!」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我們改變了,做好了,他們會看到我們的變化,他們的善會被啟發出來。婆婆還經常在親戚們跟前誇我怎麼怎麼做的好,想的周到,家庭裏又充滿了祥和歡樂的氣氛。

願天下所有人,都來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甚麼,給自己及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