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自我」 修去「自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我在五、六歲時得了牛皮癬,兩個膝蓋處長有指甲蓋大小的癬片,隨著年齡越來越大,癬躥得滿身都是,很癢,同時也讓少女時的我感到難堪,影響形像、還怕被人歧視。直到二十三歲那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師父為我清理身體,那個牛皮癬不治而癒。

沒多久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我沒有好好修煉,迷在常人中,那個牛皮癬又在我身體上冒出來。我害怕讓丈夫和婆家人知道,就開始偷偷煉功,因為不知道好好學法,就還是不懂甚麼是真正的修煉,只是煉功多、學法少。即使是這樣的狀態,師父還是沒有丟下我,再次為我清理身體,牛皮癬好了!以後我也偶爾發真相資料,這樣帶修不修的狀態一晃就是十幾年。師父慈悲看我不悟,安排阿姨同修來找我參加學法小組,在大量學法後我才幡然醒悟,內心明白了修煉的意義。我要返本歸真!

在修煉過程中,心性有時把握不住,沒有悟到該怎麼做,矛盾中我也很苦惱。正法接近尾聲了,我突然明白,發現那些過不去的關難,其實就是太「自我」,深深的迷在人中的角色中所造成的。因為「自我」太會隱藏,不注意就發現不了它。現舉實際生活中的事例:

最近,我去學法小組,每次阿姨同修都沉著臉不怎麼說話。有一次一位大姐同修問我,她從明慧網上下載的同修的文章打不開是怎麼回事,我說把阿姨的電腦打開給你演示。大姐同修說電腦不一樣啊,阿姨也說不一樣的。我說電腦不一樣,但下載步驟、方法是一樣的,不影響示範操作。她不認同我說的,說讓我去她家看看。然後我又問了她一些情況。不知是我說話態度的問題,還是阿姨不願打開她的電腦,阿姨就不再理我倆,自顧自拿起書看,不再參與我們的討論。我和大姐同修又說了一會兒,最後阿姨同修說:你們說完了嗎?說完了我們開始學法吧。「我」當時感覺阿姨同修很自私、冷漠,同修們有甚麼問題不都是應該一起討論的嗎?她卻不參與我們的交談。等學完法後她對那位大姐同修說:我去你家看看吧。又對我說:我們如果解決不了下次再問你吧。

我當時沒有甚麼想法,可出門走在路上我感到自己有埋怨心,就一直滅那個埋怨。回到家還感覺不對勁兒,是哪裏的問題呢?我問自己:當時說話時有沒有顯示心?回答是沒有。那我說話傷害了阿姨同修嗎?回答是我只是否定她們的說法,沒說別的。那我否定她的說法是讓阿姨同修沒面子了嗎?回答是可能。想來想去也沒想出自己有甚麼來,還是覺的阿姨同修自私、冷漠、不善。

其實我看似向內找了,實質在「自我」的控制下找的都是別人如何如何,沒有意識到「自我」根本的私,已經形成到像呼吸那麼自然。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後來通過媽媽同修的事情,師父看我有想向內找的想法,使我突然明白,阿姨同修是我的鏡子,她的反映,她的做法是讓我看到我自己,我就是那麼的自私、冷漠。

媽媽同修處在病業中,她說她很需要我,我卻總是埋怨她不能自己獨立闖關,甚麼都依賴我,還與她爭吵,嫌棄她不爭氣等。我沒有善念,沒有設身處地的為她著想,媽媽在病業中多麼無望,我作為她的女兒、她的同修,卻不想著怎樣幫她,還老是怨她,是多麼的自私和冷漠。因為「我」認為,每個人修煉得自己去悟去修,關都得自己去闖,別人都說出應該這樣應該那樣,你照拿去了還算數嗎?肯定不能算數呀。這是這個「自我」想的,當我把它當成我自己時,它又派生出很多壞思想、壞物質,如:看不起同修、埋怨同修、自認為自己對,這些都與真、善、忍對立,我錯把這些想法當成了「我」。所以我理所應當的認為:「我」對,別人不對。

當我意識到這個「自我」時,再深挖,它真是產生所有執著的根源:為了維護「自我」,不願聽不好聽的;不願被別人說;指責別人;埋怨別人;求名,求別人的認可、讚揚;求安逸,不想早起晨煉;只為自己著想,沒有寬容、忍讓的慈悲等等。我非常後悔、自責,我的悟性太差了。我要徹底修去「自我」。

感恩師父慈悲安排阿姨同修幫我找到不易覺察的「自我」,同時跟媽媽同修說聲「對不起!」今後我一定要堅定的把自己當成真正的煉功人好好修煉,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