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師父新經文《再棒喝》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通過學習師父新經文《再棒喝》聯想到我地這麼一件事。

前些天,學法時來了一位同修坐下就說:「某同修打來電話,說去農村給某個生活困難的同修送東西,讓大家拿點錢。」我第一次聽到這事,張嘴就說:「這是好事啊!」

這位同修說:「她們家太困難了,四個孫子(兩對雙胞胎),兒子患憂鬱症,老伴患腦梗。大夥幫她把困難解決了,她好能有時間學法修煉。」我說:「她那條路不是師父給安排好了嗎?怎麼還需要大家幫她去解決困難呢?她的這些苦不是她應該承受的嗎?她承受這些苦難才是修煉哪。這是她的路哇,師父能給安排錯嗎?」聽我這一說,想拿錢的同修也沒拿,可是事情並沒結束。

當我們再一次在一起學法時,就聽上一次來的同修問另一同修,「給農村那位生活困難的同修送東西去了嗎?」另一同修說:「送去了,批的大米,用車送去的。」當時我就意識到事情的嚴重,後來經了解,參與幫助的同修不下幾十人,而且不是一批,時間長達十來年,有積極張羅的,有要錢就給的。有大車小輛送禮的。據說有一年,禮送重了,剛送去一車,這一撥不知道又送一車,省城還有固定每月給一千元錢的;患腦梗的老頭喝奶,有人給成箱送奶;孩子吃火腿腸,有人給成箱送火腿腸,還有豬頭肉、衛生紙、米麵糧油、服裝鞋帽應有盡有。

寫到這裏我就想,修煉有素的同修都能看明白這是修煉嗎?這不是把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給破壞了嗎?不但破壞了別人的路,把自己的路也破壞了,別看拿的是錢送的是物,可造的是業。

師父說:「在大覺者們看來,當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為了做人,就是讓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認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緊還債,他就是這個想法。」[1]

可是這些善良的同修們,用人心看待修煉,樂此不疲的幹著所謂的善事、有為的事,把師父給設的提高的難都給「解決」了。這位困難同修接受這麼多東西,時間之長,數量之大,舊業沒還又欠新賬,而且牽扯幾十人,這是小問題嗎?可是通過交流,參與的同修很少認為是錯,還認為「她這麼困難不管她呀,那算啥事,不算事,咋悟咋做,可能是哪世欠她的……」

現實與同修們的願望相反。這家原來有兩個孫子(雙胞胎),大家就幫;離婚的媳婦回來又生倆(還是雙胞胎);後來媳婦又死了,現在兒子憂鬱了,老頭還腦梗了。把她幫好了嗎?越幫事越多,這就是魔在鑽人心的空子,反正你們都願意幫,魔就讓她麻煩越大,這就是魔給挖的陷阱,最後都一坑毀在裏面。

當年面對直接反對大法的魔,堅定的大法弟子都能識別,上北京找他去,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可是今天面對換了一副嘴臉的魔,就分不清了,當年最初決定的同修都積極參與要錢就給,多次的給,多次的去,毀著別人的路,也毀著自己的路,這就是魔要的,無論殘暴的魔,溫和的魔,目地只有一個,就是要毀掉大法弟子。

當向一位知情同修了解時,她說:「都(幫了)多少年了。」我問誰讓幹的,她說:「某某來電話說給傳達一下,給農村困難同修送東西,讓大家給拿點錢。」我問傳達誰的指示,她說不知道,反正讓拿錢就有人拿。

這是師父讓幹的嗎?師父說:「因為你們的修煉是我安排的,不是那些人。有些人,那麼願意聽信這些胡言亂語的人,他是你的師父嗎?這叫信師嗎?」[2]

不講誰是舊勢力安排的人,自己和法對對號,即便自己人的一面不明白,但是你張羅的這些事符合法嗎?隨波逐流的人也應該想一想,這麼大的干擾都不自知,自己還樂呵呵的幹著,別人給指出來還聽不進去。

建議同修多學學師父的《再棒喝》經文,不要以為師父說的只是日本。這些舊勢力安排潛伏的人,就在我們身邊,幹著他們必幹的事。

因為涉及的人員之多,範圍之廣,也不能一一都去交流,通過和同修交流後,都認識到事情的嚴重,因為救人的時間緊迫,認為有必要將此事寫出來,讓那些誤入歧途的人能有所認識走回來。

最後用師父《再棒喝》新經文的一段話做結語吧。

師父說:「從九九年「七二零」走過來的大法弟子,師父都很珍惜你們,無量眾神都很珍重你們,可是你們自己也應該知道珍重。清醒吧!最難的路都走過來了,最後別在臭水溝裏翻了船。」[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棒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