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87歲老同修同精進 正念顯神威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

一、放下自我 幫助同修

一次小組學完法後,同修B跟我說,她母親同修由於安逸心,被干擾的很嚴重,白天整天睡覺,晚上不睡,不知道吃飯,瘦的只有八十斤;不能正常行走,還伴有咳嗽、心律不齊,全身無力;還經常出現幻覺,說家裏有人來了,把東西拿走了等等。家裏常人認為她是小腦萎縮、貧血、缺鈣的現象,這種狀態已有一年多了,更談不上修煉了。同修B說,她很苦惱、著急,想讓我去幫助發正念,同住一段時間。

晚上,我去了同修家,看到老年同修,八十七歲高齡,消瘦,彎腰駝背,低著頭,不認人,看起來很難受。

我看到老年同修這種狀態也很心痛。我們一起發正念,煉第五套功法,老年同修也跟著打坐,打著坐,就睡著了,叫醒她,一會又睡了。

我與同修B商量,我們應該帶著老年同修多學法,多發正念。我與同修B一起求師父幫助老年弟子快快在法中歸正。我們在一起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在師尊的加持下,老年同修的變化很大,一天一個樣。看到她的變化,我與同修B更有信心了,我同意留下來,幫助老年同修闖過難關。

我們很感謝師尊的洪大慈悲,沒有放棄老年同修。我們三人每天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我們感悟到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大法中淨化、清洗,感到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真好,做師尊的真修弟子真幸福。

正法到最後階段,希望老年同修趕快跟上來。師父講:「在神看來,在這滾滾的洪流中,誰能不隨波逐流、誰能站那兒不動,這個人已經是了不起了!不被帶動,這人太了不起了!可是大法弟子呢,不但不被帶動,還逆流而上!」[1]

我們不能停止不前,要形成整體,我們要多救眾生。

我與同修B鼓勵老年同修一定要好好修煉,聽師父的話,快快好起來,我們帶著你一起去講真相,救人,她聽了很高興。

在師父的加持下,老年同修的變化很大,人也胖了,臉色也紅潤了,腰也直起來了,走路也有勁了,渾身輕鬆,她自己也很高興。

在這個過程中,我也修去了很多執著的人心,如急躁心、煩躁心、怕髒的心、怕被干擾的心。遇事多為對方著想。我要修出為他的心,站在同修的角度想問題。

老年同修證實法一直做的很好,二零一四年,同修B在講真相中,被惡人舉報綁架,被迫害三年,老同修產生了怨恨心,也不實修了,再後來由於安逸心、利益心,被舊勢力鑽空子,受到了干擾。

我們三人每天在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下午,我與同修B出去講真相救人。有時我們學完一講法,就出去救人,我們出門的時候,都告訴老年同修,我們去救人,你在家要聽師父的話,多學法,看書,我們都聽師父的話好嗎?她就會很高興。

因她年齡大了,有時就像個孩子,我就哄著她高興,我們回來的時候告訴她我們又救人了,她很開心。看著她高興的樣子,我也感受到幫助同修也是修自己,看到老年同修的變化提高,我想一定用耐心、善心、慈悲心真心的去幫助老年同修在法中提高昇華上來,我把自己家的事都放下,一心用在幫助老年同修上,希望她快快在法中歸正、昇華,我們共同精進。

有一天,我們學完法,下午我與同修B出去講真相救人,現在是疫情時期,救人急呀。我們讓老年同修在家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我們回來的時候,發現老年同修不對勁,不學法,把MP3藏了起來,我跟B說我們快向內找,我們是不是起歡喜心了?

同時我們和老年同修一起說:「師父,我要學法,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是師父給的我要,不是師父給的,我都不要,不許邪惡生命干擾我,請師父加持,為我做主,謝謝師父。」話音一落,老年同修的狀態馬上就變了,我與B悟到,只要在法中修,時時刻刻都在法中,誰也動不了。

二、老同修回憶得法、證實法之路

老年同修給我講她剛得法時的故事。

她說:得法第一天,我去看師父講法錄像,回來的路上,我騎著自行車在十字路口,我一直向前走,突然在後面疾駛過來一輛小轎車,快速右轉,正好把我兜在裏面,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有一隻大手抓住我的手和自行車把,向右一擰,就順著轎車騎過去了,也沒下車,車過去了,我就又騎回原路了,是師尊救了我一命。

第二天,所有病業都反應出來了,一天沒吃沒喝,也不覺的餓,晚上,我還是堅持去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師父講開天目時,我的天目就開了。

回家的路上,刮起了有十級的大風,我正好頂著風騎自行車,風刮的路人都騎不了車了,可是我周圍兩米之內不颳風,騎到家,後面騎自行車追上來一個小伙子說:「老太太,你真厲害,我追了你一路也沒追上。」

老年同修又講了,她得法三個月時,用肉眼看到牆上師父法像顯現,師父給她打大手印,還看到好多好多法輪,大小都有,都在轉。她剛得法,就經歷了這麼多美好壯觀的景象、大法的殊勝、美好,有師父的看護真的太幸福了。

老年同修給我講起她以前做證實法發資料的事。她每天都出去發資料。有一次,早晨三點就出去了,她把資料圍在腰間,手裏拿個破麻袋和一個鐵鉤子,裝著撿廢品的樣子,沒有人時,就上樓發。發了一會,發現被跟蹤了,她出了門,就往垃圾箱走,裝作揀廢品,便衣看不見時,她就又上樓發,不發完不回家。第二天,照樣出去發資料,就是想救人。

老年同修講:還有一次發資料發到三樓,門沒鎖,我把資料放到門縫裏,轉身下樓,同時聽到屋裏有好幾個男人在說:「發資料,都發到家裏來了。」我明白了,我發到警察家了,他們說快追,我就快速跑下樓,他們開始找,找一圈也沒找到,他們以為是年輕人,沒有懷疑我。

他們不死心,還在找,周圍就我一個人,有點懷疑我,我想快點離開這兒,快走,可是就是走不動,很累。我覺的很奇怪,我剛才是跑著下樓的,怎麼就走不動了呢?這時,看見前面有一個便衣騎在摩托車上,在路口正看著我,還有好幾個人東張西望在找人。

這時,我看見來時和我說話的老太太,她說,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我說女兒沒在家,她說坐一會吧。我說,過了鐵道,手指向南邊說,向北走,就到家了。前面的警察聽我說話糊塗,走不動的樣子,他騎上摩托就走了,我也轉身往家走。這時,覺的渾身輕鬆,我快步就回到家。想想這個過程,剛才怎麼就走不動了呢?啊,是師父在保護我,不然就危險了,謝謝師父一直在身邊看護,保護弟子。

聽了老年同修的講述,她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在師父的保護下,有驚無險。我想,現在到了最後時期,疫情這麼嚴重,眾生都在等著得救,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時間就是生命,我們一定要修好自己,形成整體,快快多救眾生。

三、師父的點化 正念的力量

時間真的是太珍貴了,老年同修一天一天的好起來,每天叫她煉功、學法、發正念,她都能跟上,我們看到了希望,同時我們鼓勵她向內找,我與同修B也幫她向內找,找出六個執著心:安逸心、利益心、疑心、幻覺、得失心、不讓說的人心,後天形成的觀念,我們三人請師尊幫助,歸正這些人心,不要它,讓它滅。

我們一起發正念半小時後,老年同修說她天目看到六個身穿藍色衣服的胖男人,圍在一起在說甚麼。她說:看見有兩個人不行了,它們就往外抬,抬到外屋,那兩人就死了。另外四人就返回來,找我算帳,問我它們是怎麼死的,讓我去,我不去,轉念一想,我不去,它們還會再來,我就去了。進到一個屋裏,那四個人也跟著進屋了,看到一個男人,我就坐下發正念。發完正念,我扒門往裏屋一看,那五個男人都被化掉了,屋裏已經沒有人了。我就盤腿打坐,飛走了。

發完正念,與同修交流,六個執著的人心對應著六個肥胖的男人。長期不去的人心滋養了邪魔,把邪魔養的肥胖。天目看到男人在狡猾的迷惑老年同修,它在裝著發正念,它不想死,不想被正念清除,師父的慈悲點化是鼓勵同修向內找,找出人心清除它,慈悲的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弟子。

今年五月七日早上六點,我們發正念,老年同修天目看見,看見一個又高又大的男人進了一間屋,屋裏人說,快發正念,那個男人聽說,就往外跑,跑到外屋,外屋有好多人也說快發正念。就見那個男人越來越小,就化掉了。

我們繼續發著正念,老年同修又看見一個小男孩,它哭著讓老年同修抱它,老年同修沒抱它,它就在地上打滾哭,老年同修沒理它,繼續發正念,它還在哭,還讓老年同修抱它,老年同修堅持發著正念,看見那個小男孩也化掉了。因為老年同修喜歡小孩,心疼孩子,邪魔非常狡猾,變成小孩的樣子,干擾她,老年同修不上當,滅掉了邪魔。

我們都明白了在師尊的加持下,老年同修的主意識強了,她世界的眾生都醒了,也在幫助她一起除惡。

五月八日,老年同修煉功很主動,一叫就起來了。我們三人一起煉功,抱輪一個小時,她也堅持下來了,正念很強。早上發正念,她天目看到了蟲子遍地都是,密度很大,都落在一起成堆,還看到了好多人都在幫助清理打掃,蟲子東倒西歪的都死了。

我們想這是老年同修世界眾生都在幫助清掃長時間的安逸心,執著滋養了邪魔的干擾。我們都悟到了修煉的嚴肅性,不能放鬆,不給邪惡機會鑽空子,走好走正師尊給我們安排的修煉路。

在幫助老年同修的過程中,邪惡因素對我的干擾也很大,出現了犯睏、頭疼,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看見一個男人在拍著手看著我在笑,它看到我被干擾在笑,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滅、滅、滅,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看到它化掉了。

我接著發正念,看到一張臉,它狡猾的變成老年同修的模樣,瞪著眼看著我,它躲躲閃閃,一會又顯現出來了,我不上當,繼續發,它突然嘴變的很大,來嚇我,我就是發正念,它忽隱忽現,一會化掉了。

在大法修煉中,發生的神奇的事真是太多了,只要在法中修,時時刻刻都在法中,沒有闖不過去的關,在實修的這些年當中,深刻的感受到了師父時刻都在看護、保護、點化著弟子,師父都在帶著弟子往前走。在大法中清洗、淨化、昇華,只要我們能真正做到信師信法,精進實修,嚴格要求自己,師父就會給我們最好的。只有修好自己,精進、再精進,救度眾生,完成使命,兌現誓約,跟師父回家。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