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說「不服氣」、「自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九日】每年女兒暑假回來,我都帶她去看C,C曾是我的店員,跟她母親都修大法,很精進的。可不知為啥,每次去時,C都把我曾做過的一件錯事抖落一遍:

那是二十年前,我在正見網上發表過一篇文章,署名山東弟子(我祖籍山東,現已不在山東)。C看文章時說:「這事咋像咱本地的?」我說:「是我寫的。」她說:「哎呀,你這人太狡猾,你是山東人嗎?」因警察曾找過我這方面的麻煩,我有點怕心。

我說:「以後改就是了。」沒想到,C抓住這事不放,想起來就提一提。我納悶:「都改了,她咋還提呢?」我一直沒往深處想,覺的她是那種專門看缺點和挑剔的人,我別有怨恨就行了。

今年暑假,我和女兒又去她家,她又舊話重提,說:「你這人太狡猾,動不動就跑山東去了。」這一次,我有點火:都二十年的事了,你咋記憶這麼好?我一點優點沒有嗎?怎麼叼住這事不放?於是我不滿的說:「我是人在修,不是神在修,你咋老提這事?你跟你媽可差老鼻子去了。」C看我話變味了,也就沒再吱聲。

回來路上,我問女兒:「這是去我啥心呢?為啥二十年來她總盯著不放?」女兒說:「我看你今天不在狀態上。」我說:「是呀,我得好好找找自己。」

我想了一圈:情?怨恨?心眼小?不慈悲?自我?太在意別人?喜歡聽好聽話……好像都有點,也都不是根本。找來找去還是一頭霧水,心想算了,以後不去她家就行了,何必自找沒趣?可總感覺:這題答了一半,另一半在那嗮著,應該答完才是。於是,我靜下心來,認真回憶跟C接觸的前前後後。

C在我店裏打工時,就多次提過這事,那時,我只是笑笑,覺的她小題大做,這是修我包容心呢。偶爾,她會有不滿的情緒掛在臉上,似有甚麼委屈和不平,儘管我感覺她能力一般,修煉上也看不出有冒尖的地方,可同修在一起,我很珍惜這份緣份,對於她的安排和工資我也算盡力了,可總是有點疙疙瘩瘩,不如跟常人店員那樣融洽透徹。

我很希望C能夠像我想的那樣:工作上用心配合,別擰勁,可經常事與願違,心裏堵又沒法說,隱約感到她對我有看法,不服氣,我想試圖解決這個問題,可結果是粉筆道越描越黑。

有一次,我讓她當店長,她拒絕,說:「你這地方太複雜,讓我當店長我就走。」她的不滿也讓我有怨,我說:「如果你當老闆,你咋管理?」她說:「你的生意,問我幹啥?」我清楚:同修是拿法來衡量我,我不能有錯,有錯就修的不好,在這一點上真不如常人員工,常人員工有錯了,你可以批評,同修有錯時,你得掂量說,怕形成間隔。我感到給同修當老闆很失敗,有時被搞的無可奈何。

C辭職時,我心裏清楚:她是帶著不服、委屈和怨恨走的。

回想往事,我的思維一下子打開了,忽然明白:C為甚麼對我「不服氣」和「不佩服」?她的表現就是我的影子,她偶爾頂撞我和配合上有情緒,是因為我的表現跟她一樣,我也有看不上她的地方,覺的她「刺」,是我自負心太強,她對我不服氣時,我的不服氣馬上會蹦出來:潛意識是,你有啥不服和不滿的?對你照顧還少嗎?你還想怎麼樣?咋就不想想我的難處?我一肚子壓力跟誰說去?

想到這,我心裏像開了一扇門,清楚看到自己臉上的斑點:她一直在幫我提高、在成就我。可我一直以老闆自居,心裏總給同修劃線:你應該達到我的要求標準才行,達不到就修得不好,有異議更不對了,頂撞就更差勁了,甚至怨恨的想:「你知足吧,就你這樣,在常人單位誰慣你呀?心性好,應該工作踏實和整天樂呵呵才對,有甚麼刺的?」可是,我從來沒有見到一個到店裏來打工的同修整天樂呵呵的,多數是高興而來,怨氣而走。

我一直想改變別人,看重曾經給同修的付出和好處,討價還價的心很強,當對方對自己淡泊或者沒有達到想像的要求時,怨恨就上來了,拿法修理對方,叨住缺點不放,就像C抓住我那句話不放一樣。

這種「不服氣」的背後是人心大雜燴:不平、怨恨、譴責、自負、自私、願聽奉承……根子上都沒跑出妒嫉和自我。可惜的是,C在店裏工作多年,我都沒有好好深挖這個東西,沒有從本質上提高上來。她一次次給我補課,補了二十年我才醒悟。那天,我對C言語不善,心裏不服,還火了,真是修得太差了,也藉機向C深深道歉!

我又想,這種不服氣、看不起、挑剔、自我等表現,跟舊勢力一模一樣,舊勢力對師父正法阻礙和對大法弟子的挑剔,不就源於這東西嗎?

舊宇宙神的這個「觀念」都沒跑出私,這是導致舊宇宙解體的必然。大法弟子要成為新宇宙的生命,這些東西必須得修乾淨才行。

由此,我又想起另一件事:一次,我在做一件事時,有個地方不明白,去問一個老同修,她說:「你去問B,那人修得好,應該懂。」我說:「你怎麼老提B?咱不能崇拜同修,捧人是害人。」嘴上是這樣說,心裏是咋想的?心裏對B不服:她修得好?我差嗎?我問別人去,就不問她。當我看到這顆妒嫉心的猙獰面目時,覺的卑鄙可怕,我立即警覺,必須滅盡!

我又想起,一次,我去外地一個親戚家,親戚同修跟我交流後,說:「我們地區不比你們地區差(意思是他比我強)。」當時想:「我不是跟你比高低來的,你咋這麼說呢?」現在明白,是我有這個心,他才這樣說的,如果我沒有高低或比別人強的心,親戚是不會那樣說的。

每個大法弟子都在大法中成就著自己,這是師父所要和選擇的,雖然在人中看來,每個人都不那麼起眼,但都是未來新宇宙中金光閃閃的粒子,這些粒子在新宇宙的機制運行下,都有著微妙的聯繫和相互影響,所以,誰比誰高、誰比誰強這些東西,必須修掉。

好多天,我每次發正念都鎖定「不服氣、自我、妒嫉心」等這些因素,從表面到微觀,徹底清除滅盡。感覺輕鬆許多,陽光許多。

一點淺顯的體會,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