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的環境中和同修配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二零零三年五月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年六十歲。自修煉開始到二零一二年期間,我一直在本地區和同修配合做三件事。二零一三年我跟著孩子到另一城市定居。來到這個城市開始找不到同修,一段時間脫離了整體,感覺很孤獨、很苦悶。

我四處打聽,找了好幾個月,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才找到當地同修,溶入了新的集體。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這一階段的修煉體會。

尋找和溶入新的集體

來到這個城區以後,為了儘快找到這裏的同修,我白天外出給世人講真相時,就用巧妙委婉的話探聽哪裏有煉法輪功的;晚上抱著一種隨緣的希望,到街上尋找發真相資料的同修;每次回到自己的家鄉時就拜託同修,讓大家幫我找能聯繫到這個城區的同修,可是好幾個月過去了沒有一點音訊。

我等啊盼啊,大概在半年以後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原來是我家鄉的同修,為了幫助我儘快溶入到這個城區的整體,托別的同修轉了一大圈,費了很多周折,終於聯繫上給我打電話的這個當地同修,而且這個同修住的離我家還很近,真是緣份啊,我欣喜萬分!

當我和這個同修見面時,我的心情別提有多激動了,我終於又能溶入到集體中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巧妙安排和同修的熱心幫助,在這裏我衷心的感謝師父!並向幫助我的同修道一聲:「謝謝!」

當我和這裏的同修接觸後,了解到這個城區只有六、七位同修,且有一半以上沒甚麼文化,有的只上過兩年小學,有三個從來沒進過學校的大門。參加新的學法小組學法,發現有很多字同修讀錯了。因為多少年了都是這樣讀過來的,要想一下糾正過來也不容易。有的同修很高興能糾正過來,有個別同修糾正幾次還是記不住,甚至給他再糾正的時候,他還不高興的說:「別糾正了,讀了這麼多年了,從來沒人給改過,一直就是這樣讀過來的,改不了了,讀個啥就是啥吧。」

聽了這些話,我心裏很不是滋味,覺的在同修面前很讓我丟面子,當時想那我以後再也不糾正了,願意讀啥就讀啥吧。

回到家靜下心來想,這樣賭氣不對呀,這不是自私心理嗎?這不是為了自己的面子、虛榮、顯示、看不起人、願意聽好話等人心才這樣想的嗎?我問自己:是你的自尊心重要還是大法重要?大法是最神聖的、最嚴肅的!這麼神聖的大法怎麼能自己隨便想讀啥就讀啥呢?想到這,我放下自己的面子,不管同修怎麼樣衝我,我都要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所以我平衡好自己的心態,不厭其煩的、心平氣和的還是一次次的提醒同修讀法要讀準,讀錯了就不是法了。

由於我的堅持,大家基本上都能正確讀法了。後來同修在一塊交流時,有同修說是師父安排我來這裏幫助大家的。聽同修這麼一說,還真提醒了我,我知道這是師父借同修的嘴在點化我。於是,我就積極主動的、心甘情願的幫助每一位同修。我知道我本人修得並不好,某些方面還不如其他同修,但我可以盡最大努力為同修和整體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主動和協調人配合

有個老年同修是這裏的協調人,由於沒甚麼文化,有些文章讀不懂,有些事情處理的也不太恰當,或者有些事情理解的不到位,我看到了,不聲不響,哪兒缺在哪兒補,儘量去圓容。自從我來到這裏,協調同修大事小事都找我,給我打電話。只要是她來電話,我就認為是集體修煉的事,不管是白天黑夜還是颳風下雨,我都能刻不容緩的趕到她家,和她共同商量,分工合作,一起完成需要做的事情。

有一天下午天快黑了,她來電話說有時間讓我過去一趟。我馬上騎著電動車飛快的趕到她家。沒想到她是讓我第二天陪她一塊去買衣服!當時我就有點兒火,就數落了她幾句,她卻呵呵的笑,像沒事兒一樣。我轉念一想,「唉,老同修都八十歲的人了,女兒離的又遠,用著我了,我這樣數落人家,也有點不合適呀!」想到這兒,我也笑了。

第二天,我陪同她去買衣服。就在買衣服的過程中,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老同修自然而然的就給賣家講了真相,就把賣家勸退了曾加入過的中共組織。當時,我心裏感到震驚,真的打心眼兒裏佩服她!感歎:這麼順便能救人的事我就沒做,做不到,同修真是在實修啊!

說實在的,在這之前我內心深處多多少少有點兒看不上這位同修。老覺的她處理事情不是那麼太恰當,安排個事挺亂,說話沒個邏輯。今天她的表現著實讓我感到汗顏,真是自愧不如!從那以後,我特別注意去發現每個同修的閃光點,同時也修去了很多人心:看不起人的心,自以為是的心,妒嫉心,顯示心,虛榮心,急躁心等等,在這裏我要感謝每位同修對我的幫助,幫助我提高了心性。

幫助同修 樂在其中

有一位同修,一天學也沒上過,但她負責打印資料。資料是在一個不修煉但明白真相的人的車庫裏打印的。車庫裏夏天熱的夠嗆,每做一次資料她渾身的汗跟水洗一樣,冬天又特別冷,每次都是後半夜出來幹活,還不能讓老伴知道,每次都得輕手輕腳的、悄悄的出門。有時候機器出點兒小問題,本來機器上有提示,按提示自己就能處理了,可她沒上過學,字認不全,又不理解啥意思,所以,大小問題都得找懂技術的同修來處理,一旦出現大問題還得到外地去修理,真是特別特別難!

我深知同修的不容易,很想替同修分擔這個任務,但我們不在一個小區住,又是後半夜做這個活兒,有勁兒也使不上啊!我只有想辦法替同修承擔一些其它的事了。我就告訴她做資料我幫不上忙,其它事我都可以替你去做。所以,只要是這個同修說出來的事情,不管是外出還是身邊的事,我都刻不容緩的無條件配合。這個同修做事不習慣提前安排,常常是說走就走、說幹就幹、雷厲風行、從不拖泥帶水,但有時做事欠考慮,我都會默默的去圓容、配合。她給我打電話從沒有用過商量的語氣,第一句話就是:「你過來吧!」我也從來沒有第二句話,立即騎車趕過去,不講條件、無怨無悔的配合。

我的家庭環境挺好,老伴不反對我修大法,還負責做飯,倆女兒也都支持我。去年秋天兩個女兒也都走入了修煉,我們母女仨配合的很好。家裏基本沒啥事,每天大部份時間都能溶於大法之中。

去年春天開始由我負責做真相資料了,但地點離我住的地方有好幾里路。我每天早上三點多鐘起床煉功,六點多發完正念之後開始背法,八點開始讀一講《轉法輪》,十點前出去講真相救人,午飯後一點多去打印真相資料,下午五點回來學各地講法,晚上聽明慧廣播上的同修們的語音交流。

由於這個城區的同修多數文化不高,讀《明慧週刊》費時、費力,我就除每週上網下載真相期刊外,每週二還負責下載明慧語音週刊及別的欄目的語音交流文章。然後再給每位同修下載到內存卡上,讓大家每週都用小播放器聽明慧網上的最新交流文章。打印的真相資料和內存卡每週都是我親手送給同修,因為安全問題還不能用電話預約,所以有時一次見不到人,還得再跑一趟。

同修都很高興,也很感激,都說辛苦我了。我告訴同修,我沒覺的辛苦,我覺的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是我的使命。所以,我做這些事也是心甘情願,樂在其中。

疫情再猖獗 三件大事一天不落

「武漢肺炎」在中國國內猖狂蔓延,各個小區都是封閉式管理,進出都要測體溫、要通行證、登記姓名及住處。我知道這些都是邪黨的上級指派下來的,下級得應付上級。當前的中國,幾乎人人都是自私自利,不給錢,誰也不願意死心塌地的真心為它做事,馬馬虎虎的應付應付就完事了。進出登記姓名及住處也是搞搞形式,至於是不是真的住戶,他們也不一一對照,只要有通行證就能過去。所以,我就讓住在其他小區的同修每人給我一個他們小區的通行證。這樣我就能每週按時把資料及語音內存卡送到每位同修手中。

同時我自己每天也照常做好三件事。「武漢肺炎」是針對中共去的,疫情越嚴重越得抓緊時間救人,不然這麼多同胞就沒機會得救而隨中共去了,那就太可悲了!我還是和平時一樣,堅持每天出去救人,只是覺的時間更緊迫了!

因老伴看的緊,不讓出門,我內心那個急呀,怎麼辦?我就求師父幫忙。師父就給我安排了:讓我老伴每天都要睡午覺,一睡至少兩個多小時。於是每天午飯後丈夫一上床,我和女兒開著小電動車,帶著不乾膠、小冊子、護身符及能通過信號塔發真相短信的機器出去了。轉上兩個小時回來時,老伴都是剛睡醒,還沒出臥室呢。我和女兒感謝師父的巧妙安排。除了趁著丈夫午休時間出去救人,我還利用購買食物時抓緊時間講真相救人。

總之,自從來到這個城區,每天都是進進出出、忙忙碌碌,不是為了同修,就是為了整體,為了救人,每天過得非常充實。弟子打心眼裏感謝師父給我安排的這個修煉環境。我一定聽師父的教導,努力做好三件事,圓滿完成自己的使命。

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願同修們都抓緊救人!抓緊!抓緊!快抓緊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