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箱為甚麼打不開了?

——由「猶大」瘋狂迫害獄中同修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八日】我地一「猶大」(女)從黑窩回來後,積極和當地邪惡勾結,去獄中「轉化」迫害同修,並且比獄警還惡,瘋狂指使犯人毒打不「轉化」的同修。聽聞此事,我氣憤難當,竟久久未能平復,帶著「揚人惡」的心態,把她在黑窩時的表現從站內郵箱發給一同修,並建議都發正念讓她立遭惡報。

第二天,我想登陸郵箱看看同修的反饋,卻發現上不去了,連著兩天都顯示連接失敗。直到我靜下心來向內找自己,找到了很多以前沒認識到的人心,也發現了一些問題。神奇的是,再次登陸郵箱一下就打開了。現在,我把自己在此事件中的所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1、向內找

首先我很疑惑,為甚麼看到這個消息會那麼生氣,幾個小時才平靜下來?是不是自己有甚麼沒覺察的心?

追溯到在邪惡黑窩時,那時我們都在專門「轉化」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攻堅組」裏被迫害,她剛去不久就「轉化」了,所以我基本沒怎麼跟她說過話,打心眼兒裏就瞧不起她,視她為無物。現在突然聽到她的張狂,我一時難以接受,憤憤不平。找到這兒,我發現了隱藏很深的瞧不起人的心,憤憤不平的心,爭鬥心。

再順著這個思路往下找,發現每當聽到某某同修「轉化」了,首先就是瞧不起,然後就是極度排斥,甚至一句話都不願與她們說,這就是冷暴力,是黨文化的一種體現。

再聯想後來向同修介紹她的情況時,也是充滿不屑,又找到了一顆高高在上的心,(其實在那種環境中即便沒「轉化」也被污染的很厲害,我用了整整十個月的時間才在法中歸正過來。)聽到她迫害同修,又生出了怨恨心。

找到這些後,我發現這些心的最根源就是不善!

2、不善

為甚麼說是「不善」呢?首先,聽到同修已被「轉化」,沒有想過怎麼去和她交流,解開她的心結,拉她一把,而是排斥,孤立。這樣就更造成她被邪惡掌控,向邪惡靠攏,等於是向外又推了她一把。

師尊講:「所以大法弟子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自己的態度、思想狀態、做法上,這都非常關鍵,能決定著世上的變化。一個人可以決定著一個範圍,那更多的大法弟子哪,那麼多的大法弟子,幾千萬人,這個思想一動,可就不是小事了。」[1]

越想越慚愧,除了冷漠指責還有宣揚她的惡,我為她做了甚麼呢?甚至連正念都沒幫她發過一次,是不是我的不善也是促成她今天如此惡的原因之一呢?

據悉,她家庭經濟狀況不太富裕,家裏有個上學的孩子需要照顧,每天還要打工賺錢養家,時間很緊,學法的時間就更少了。沒有大法加持,怎麼能有那麼強大的正念去抵制那種巨大的魔難呢?而且,她七月份就回來了,明知道她的狀態,都沒想過要去關心和幫助,拉她一把,甚至連試一試的想法都沒有過,而家境困難的她回來後首先面對的就是生計問題,邪惡就趁此用利益把她拉向深淵。對此,我們難道沒有責任嗎?她瘋狂的迫害同修是不是也在發洩她對同修的怨恨和不滿呢?

從黑窩回來的最初,周圍同修的關心和幫助是很關鍵很關鍵的!我就深有感觸,如果沒有同修的關心和無私幫助,我是不會這麼快歸正和跟上正法進程的。所以,對走錯路的同修也不要另眼看待,而且更應該敞開胸懷接納和幫助她們,至少讓她們感受到善,感受到溫暖,不至於因為我們的冷漠和排斥將她們越推越遠。

師尊說:「所以這個慈善一出來啊,他的力量無比,甚麼不好的因素都能解體。慈悲越大,那個力量就越大。因為過去人類社會沒有正理,所以人是不會用善來解決問題的,人從來都是用征伐的手段來解決人的問題,所以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狀態,那就得放下這種心,得用慈悲來解決問題。」[1]

她們也是被邪惡迫害,法理不清才那樣的,能在這個嚴酷的迫害時期走進大法多麼難能可貴,(她是二零零八年得法的)都是為法來的生命,這個結果一定不是她的初衷。

舊勢力的一切師父不承認,我們也不要承認。解體操控她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我們散發的正的慈悲的場越大,對不正的因素的抑制力和清除力就越大。每個同修都能意識到,就沒有邪惡生存的場,沒有了邪惡的控制,被它們操縱利用的生命也就解脫出來了。

師尊講:「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是過去釋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煉人也好,都沒有講過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1]

這對我是個深刻的教訓。用善幫助掉下去的學員,無論結果怎樣,至少我們得努力試一試,修出慈悲,解體邪惡,那也是從舊勢力手裏搶人啊。

一點淺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