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慈悲解開鄉親的心結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多歲,我牢記師父交給我們的使命,不僅要修好自己,還要救人。下面講講在疫情期間抓緊救人的幾件事。

別被表面言語帶動

二零二零年的正月,因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我地區各小區、路口都被封了,出入有門衛把關,還要簽字。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救人是師父賦予我的使命,誰也阻擋不了。我發著正念,推上自行車,車筐內放著一包真相資料,哼著大法弟子的歌曲就出去了,也沒人問我。

我去了一個農村與本市的交界處,把自行車鎖在村頭,背著兜子,挨家發真相資料。家裏有人的,就給他們講真相;鎖頭看家的,我就把小冊子用不乾膠貼到門框上。發了幾個胡同,剛走到一家門口,突然有人大喊一聲:「幹啥的?!」這吼聲是從我背後傳過來的。回頭一看,是一個三十幾歲的小伙子,面目表情很不友好的站在那裏瞅著我。

我趕緊笑著說:「小伙子,我一個七十多歲的人了,能幹啥壞事?大姨是給各家送福來了。告訴大家如何躲過這瘟疫。這疫情這麼嚴重,是衝著共產邪黨來的。共產黨宣揚無神論,不信神佛,不信善惡有報,貪污腐敗。他們可以貪幾十億、幾百億,反過來讓咱老百姓節約、艱苦奮鬥,咱們已經在貧困線上了。咱們老百姓的血汗錢把他們養的流油,上哪說理去?瘟疫就是衝它這個惡黨來的,咱老百姓保命吧!如果加入過共產黨的組織黨、團、隊,就從心裏退出來,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救命,因為……」

說到這兒,小伙子明白了,很激動的對我說:「大姨,你說的真對,你的觀點我贊成。」正說著,從門內出來好幾個人。原來小伙子是這家的姑爺。一看全家人都在,我正要開口,小伙子先發話了:「這是從別的地方來的大姨,煉法輪功的,給咱家送福來了。」接著轉述我剛才講的意思,講不下去的時候,小伙子便瞅著我,那意思是讓我接著講。我倆這一配合,效果真挺好。

最後全家六口人,五人退出了各自加入過的邪黨的黨、團、隊,唯獨這家的老爺子沒退,他說:「共產黨給我發工資呢。」

我說:「老哥,哪是共產黨給您發工資呀?是您這輩子辛辛苦苦的勞動成果,這是您應得的退休待遇。您看看外邊那些拾荒的、要飯的,共產黨咋不發他們工資呢?再說了,您一個月才開兩千塊錢就替共產黨說話?國家正部級的高級官員,貪污老百姓血汗錢多達幾十億,幾百億,包二奶、包三奶,房子多少套。您這點錢,還不夠人家洗一個桑拿浴的呢。讓您三退,是為了給您抹去危險的記號。啥記號?就是入黨、團、隊時,舉起右手向邪黨宣誓說的要為邪黨獻出生命的毒誓。不能讓這毒誓兌現,所以咱們得從心裏退出來。天要滅中共時就與咱無關了。」

老頭終於聽明白了,大聲說:「我入過少先隊,給我退出來吧!」

我離開這家的時候,全家人戀戀不捨的送我,嘴裏連說:「謝謝!」那眼神好似得到了期盼已久的幸福,今天終於盼到了!

「你有神佛保祐,還怕狗?」

第二天上午,我一大早就去了北大山高處。放眼望去,一大坡的蔬菜大棚,排列有序,每個大棚的盡頭都蓋了兩間或三間房屋,顯然大棚的主人白天、黑夜都生活在這裏,非常辛苦。

我背著真相資料挨家發。家裏如果有人,我就講真相,勸「三退」;碰巧沒人,我會把小冊子用不粘膠貼在門框上。有一家人家的大門沒關嚴,我剛往門上貼資料,就有人推門出來了。一個老頭板著臉問我:「你是幹啥的?貼啥呢?」我忙答道:「大兄弟,我以為您家裏沒人,就想把要告訴您的重要消息貼您門上,讓您自己看。那我現在就跟您說說這件大事吧。」接著就告訴他這瘟疫挺厲害,人類要有大難了。它是對著共產黨來的。我說:「您只要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您平安。」並讓他告訴全家人都念,全家保平安。

老頭擺手攆我走,說:「你快走吧,我不信你們這一套。」我不急不躁的說:「我一個七十多歲的人,今天一路石頭瓦塊的來到這大山上,就是為了您認為的這些瞎話嗎?您不想想我幹嘛自己找罪受?是因為人有難了,大法師父讓我們救人來了,給咱們各家送躲過劫難的福音。」

我的這番話老頭聽進去了,不攆我走了,就問了一句:「你有七十多歲了?」我說:「那還有假?是天老爺看著我活到現在的。」老頭一聽這話,笑了,說:「我以為你裝大個,故意把歲數說大了呢!好,就憑這,我相信你。我戴過紅領巾,」他指著身邊的小女孩說:「我孫女也戴紅領巾,給我倆都退了吧。」兩個生命都得救了,氣氛變的和諧、愉快了。

我去了挨著老人家的另一家門口。這家狗看家,叫的很兇。我從小就怕狗,到現在見到狗還是打怵,不敢過去。那老頭半開玩笑的說:「你有神佛保祐,還怕狗?」聽他這句話,我一激靈:師父借常人之口點化我呢!我就大大方方的走了過去。因這家狗把著門口,我就沒放真相資料。

這一排房子發完了之後,我又返回來準備往另一排大棚走,迎面過來一位老太太對我說:「你跟那老頭說的話,我都聽到了。我也戴過紅領巾,你也給我退了吧!還有,我就是有狗看門的那家的,剛才的材料你沒給我,我把鄰居家的拿來了,我也得看看啊,是不是?麻煩大妹子,你再給鄰居貼上一份吧!」

給娘家人講真相

我娘家人都是農民。娘家房子挨著一個足球場,足球場的後邊,有一慢坡的平房,住著的人大部份都是農民。我以娘家人的身份,用三個月的時間,把真相資料在老家發了一遍。期間,遇到了幾件事。

一天,有一位五十歲左右的婦女正哄著孫子,我給她遞過去一本真相冊子,說:「大妹子,看看這本書,你能明白不少事。」她說:「你收起來吧,我不信你們的,我是信佛教的。」我說:「在這住的都是我娘家人,一個生產隊的。當前這疫情挺霸道的,我得給你講講真相,讓你脫離危險得救。信佛教的人也要先保命啊!共產黨講無神論,戰天鬥地,不相信善惡有報,不相信六道輪迴。共產黨的貪官污吏遍地,腐敗透頂,歷次政治運動殺死、整死和餓死八千多萬中國同胞,冤死的冤魂就這樣一死了之嗎?因為無神論的灌輸,人們謗神、謗佛。老天震怒了,所以要來淘汰它。你信佛教,可你又加入過少先隊或共青團、共產黨,你就犯了不二法門的大忌。你得從心裏退出黨、團、隊組織,神佛才會保祐你。」她不吭聲。

我見她猶豫不決,便去了下一條胡同。前邊有三、四個婦女坐在一起嘮家常,我上去跟她們打招呼:「妹妹們,都挺好的吧?」她們都回答:「挺好的。」這時,信佛教的婦女也領著孩子過來了。我說:「咱們是一個小隊的,你們是我的娘家人。多年不見,都不敢認了。」其中一個婦女說出一個人名,問我:「你認識嗎?」我說:「這個人就是我!」話匣子打開了,越嘮越近乎。

我說:「大姐今天來,是為了要告訴你們一件大事。這武漢疫情不是來了嗎?誰不怕呀?共產黨宣揚無神論,誹謗神佛,歷次運動害死咱們中國人八千多萬,這八千多萬冤魂這麼就消停了?江澤民公開貪腐治國,上到正副國級,下到各部、委、局的大官小官,貪污人民血汗錢達幾億、幾十億、幾百億,是老百姓的血汗錢養活了他們。可他把咱們老百姓往死裏整,養不起老人的,治不起病的,買不起房的多了去了,有一半的中國人還生活在貧困線上。這大瘟疫是共產黨招來了,讓咱老百姓遭難。只有從心裏退出黨、團、隊,跟邪黨脫離關係,才能保命。瘟神是有眼睛的,它是衝著共產黨來的。」緊接著我把《明白》、《真相》等明慧期刊送給她們,還有同修們做的很精美的護身符也送給了她們。她們都搶著要,同時都退出了各自加入過的中共組織。那位信佛教的婦女低聲說:「大姐,也給我退了吧。」

走到一處賣煤的地方,坐著五、六個滿臉黢黑的工人。我過去搭話說:「都歇著呢?」接著問他們:「這煤好賣嗎?」工人說:「不好賣呀!蓋這麼多樓房,賣給誰去?農村人豁著老家房子晾著,借錢上街裏住樓,結婚的媳婦條件就是跟婆家要樓,否則不結婚。賣煤這碗飯不好吃了!」我把護身符和真相冊子發給他們,不停的講著真相。其中一個工人笑著說:「三退給錢嗎?」我說:「三退是為保你的命,錢能保命嗎?」最後這幾個工人都退了。

感謝師父的救度

今年正月,我發現自己左右鎖骨處各長了一個像乒乓球大小的瘤子。由於經常肩挎兜子出去發資料,兜子的帶就勒的瘤子很痛。我想:「這時候沒工夫搭理你,我得出去救人。你叫我疼,我就叫你疼。」由於整天忙著出去發資料,講真相,瘤子的事漸漸的給淡忘了。

一天,我回家比較晚,天又熱,晚上沖澡,發現左右鎖骨處的兩個瘤子不見了。是慈悲的師父給我拿下去了,感恩師父的救度!弟子唯有多救人,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二零一九年大年三十半夜十二點,我剛盤上腿,突然覺的從鼻腔內流下熱乎乎的液體,順嗓子往下流,像水柱般的往下灌,我也就自然的一口接一口的往下咽,幾乎要嗆著自己了。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稍緩了些,我用手一抹嘴,黏糊糊的一手血,前胸也是血。這時血還在不斷的往嗓子流,只是不猛了。又過了半個小時,漸漸的不流了。

此刻,我頓覺大腦特別清醒。我下床去洗淨手上的血,換上乾淨的衣服,給師父上了九炷香,我向師父說:「師父啊!感謝您又為弟子免去了一劫,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要去休息的時候,突然想起還有三十多本真相小冊子沒發出去,救人的資料不能隔年呀!於是,我穿上棉衣,背上真相資料袋,匆匆出門奔向樓區。

回家的路上,望著年夜的萬家燈火,心中湧出無限感慨,不禁念著師父的詩句:「有人問我修煉的意義 我找回了自己 知道了來當人的目地 明白了人向何處去」[1]。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人世是迷〉

(明慧網第十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