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淨心態 慈悲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是越南的年輕大法弟子。二零一四年,我通過一個朋友的介紹,知道了法輪大法。當初,我還沒有讀完師父的所有講法,我的眼淚就一直在流。因為我明白的一面告訴我:要快快走出來,講真相和救度眾生。我不停的哭,我跟師父說:「尊敬的師父!我來到世上是為了修煉和返本歸真。我想聽師父的話,救更多的眾生。」

我對自己承諾,我一定要救很多的眾生。那時候,師父看到了我想救人的心,就給我安排了很多同修,幫助我完成自己的使命和責任。

我得法的地方是世界著名的旅遊景點,有很多中國大陸人來遊玩。同修們經常在有中國人的飯店和酒店,發真相資料,掛真相展板。我和同修們開著摩托車,跟著中國大陸遊客的汽車到酒店,送給他們《九評共產黨》和同修們製作的小蓮花。

我那時候只會很少的中文,所以只會跟大陸的遊客打招呼。但是不知道為甚麼,我每次給他們送《九評共產黨》和小蓮花,我都感到很高興,好像我跟中國人沒有任何距離。我也很自然的、主動跟他們打招呼和認識,送給他們大法真相資料。

我不能忘記師父為我救人而安排的機緣。有一天,我從中文班下課回來,到一個飯店等中國遊客吃完晚飯後,我送他們真相資料。有一個中國人走出來,我送他《九評》。他看了,然後跟我說他想退共產黨。但是,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做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他很快寫下自己的真名,他就這樣成功退黨。退完了以後,他很高興的走到我面前打招呼,跟我說:「謝謝。」他離開以後,我才好奇的問同修:「這張紙是幹甚麼用的?」同修解釋後,我就明白了怎麼做三退。

從此以後,我每天在下班回來的路上碰到中國眾生,我經常幫他們做三退。那時候我跟他們說:「您好,很高興認識,我是越南人。我的中文很差,你有沒有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然後,我拿三退引導手冊給他們,讓他們記下真名或者化名退出黨團隊組織。我告訴他們:「我們在這裏見面是緣份。讓我幫您做三退,天要滅中共了,請快快退出來,老天爺會保護您。我誠心希望您平安,幸福。」我每次這麼說,眾生都會很激動,很快退出來。我出來講真相之前,都求師父為我安排遇到有緣的眾生,給我智慧和慈悲,讓我幫他們了解真相,得救。

這幾年來,我就這樣走上為中國人講真相的路。我還記的有一次,有一個中國人來到我的洗髮店,我為他洗髮,給他講真相。第一次他甚麼也不說,然後離開了。第二次,我在為客人洗髮的時候,他來了,但是又離開了。第三次,我還記的在我學完法的時候,他又出現了。這次,我求師父讓我救他。我請他進來喝茶,我跟他說:「我們在這裏見面已經三次了,我們是很有緣份的。你想聽我唱歌嗎?」他點頭,然後我唱了《為你而來》。歌詞是這樣的:「跨越千山萬水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請靜心傾聽我的心聲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唱完了,我就哭了,他也哭了。我拿出三退指導手冊,然後跟他說:「讓我幫您退出共產黨,保平安,老天爺會保護您。」就這樣,他成功的退出了中共的組織。他說:「謝謝。」

後來,中國遊客由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爆發而不來越南了,我很難過,我哭了,我以為自己不能再救中國人了。一個星期後,同修跟我說能打電話到中國大陸。我想,只要能救中國人,我甚麼都做。就這樣,師父給我安排了設立一個學法點和做項目的地方。

我剛開始打電話的時候,不知道怎麼說。我聽到那邊的人說:「喂!」我也說:「喂!」我結結巴巴不知道說甚麼。我就回去學法,求師父讓我知道怎麼才能打電話。於是,有同修發給我講真相的內容、怎麼打招呼、勸三退,我每天都念。有時候想不起來,我再打開看看,用拼音讀。我感覺到自己講真相的內容很有力量,因為我每天都練習。

師父講:「層次越高功力越大,功能越強。」[1]於是我們組每天早上學法,然後做項目。有的人發正念,有的人做三退,有的人查號碼。我每天都把全部身心放到項目裏,所以退出來的人很多。有的時候,一天下來,幫十五個人成功三退。小組裏面的同修感到很有鼓勵和高興。如果我們做的不好,我們就一起坐下來交流,排除人心,救更多人。我們不互相埋怨,不看數量和追求結果。我也經常鼓勵同修盡力救更多人,珍惜這個機緣。

我們這個小組的同修配合了七個月。我又聽說越南同修可以參加RTC電話平台講真相項目。該項目匯聚了各個國家的大法弟子打電話講真相,救中國人。在該平台上,有很多修煉多年的同修,打電話勸三退做的非常好。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參加,因為我的中文還有很多限制。

有同修給我打電話說:「你的中文不好,就不應該參加該項目,因為該項目的要求很高。」同修勸我放錄音。聽同修這麼說,我很難過。我在心裏求師父讓我救更多的人,我想打電話救人。當時一位同修在我旁邊說:「大法開最大的門,慈悲的師父讓越南弟子有這麼好的救人機會,你參加吧!」我感覺自己清醒起來了,馬上有了正念,決定參加RTC電話平台。

電話平台為了評估越南同修中文講真相的水平,進行了考核。 第一天參加平台初考,我很緊張,因為從來沒有說過這麼多。以前我跟中國人說的都是我明白和了解的。但是現在又是一個更大的考驗,要交流更多,聽力也要提高,反應快。那時候,我頭裏出現一念:「不管怎麼困難,我一定要救更多人。我一定做到。」於是我通過了初考。現在,我榮幸的成了RTC電話平台的一個成員。

參加RTC電話平台的時候,我感到一個很強大的正念場。我很感動海外同修熱情盡心的幫助越南同修,有很多事情我不能忘記:有一次,我給一個中國人打電話並通過交友軟件發了真相視頻。他最初由於中共的毒害而誹謗我。第二次我給他發短信勸三退,但是他甚麼都不說,也不回覆。幾個月後,我在新手機裏從新安裝了一個新軟件,又看到了他的電話號碼。這次,我求師父救這個眾生,我繼續為他發短信,勸他三退保平安。一個星期後,他給我打電話,讓我非常吃驚和激動。我用RTC的稿子給他講真相,他很高興的退出了中國共產黨,還想讀《轉法輪》

參加RTC電話平台,幫助我提高了心性和中文水平。在打電話的過程中,我排除了很多執著心,比如著急的心、追求心。每次打電話我都要提醒自己不能著急,不能追求,要把真相徹底講透給眾生。師父說:「我覺的呢,你們的景點呀,不是以退黨、退隊,以「三退」本身作為目地的,你們記住了,是以講真相救人為目地的!」[2]

我經常發正念,清除著急心和追求心。慢慢的,我感覺我給眾生打電話的時候,沒有著急心和追求心了,取而代之的是善良和希望他們明白真相得救。有時候,我打電話眾生能聽十五~二十分鐘,眾生明白真相後,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悟到當我們不斷的提高心性,清除執著,那麼眾生明白的一面就會明白很多真相。

我參加RTC電話平台已經有五個月了,我第一次參加了全球專案給北京官員講真相。我的第一個念頭是,一定要更加精進和努力,因為那裏是邪惡因素集中的地方,所以我發正念和多學法。我堅持打電話。有的時候我學法學到很晚,自己很感動。我跟師父說:「師父!您為弟子和眾生承擔了很多苦難,我要如何才能救更多的人呢?」因此,我每天想到師父,我就有動力了,是師父給了我救人的意志和動力。

有一天,我給一個人打電話,打了三次他才明白真相。第一次打電話,他不明白,他聽不懂我在說甚麼。我還堅持著說,給他講真相,但是他不聽,掛斷了電話。我繼續打,這次他罵我了,我讓他說完,我禮貌的跟他說:「我誠心想您平安,因為我相信您是好人,是善良的人。今天我們能聊天是很有緣份的。您就讓我講給您聽吧。」然後我慢慢的用正念給他講真相。

他聽完了「大法洪傳」、「天安門自焚」、「中共活摘器官」,就掛斷了電話。我心裏想,我一定能救了你。我看著師父照片說:「師父,請幫我救這個眾生。」我繼續給他打電話,我用正念跟他說了一句:「我幫您取一個化名:康安。祝您健康和平安。您說『好』,就可以得到神佛的護佑。」於是他大喊:「好!」我很激動,我哭了,他也哭了。他說:「我愛你!」我跟他說:「我也很愛中國人,中國人很珍貴,因為我為你而來。」這時他哭的更厲害了。我跟他說:「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家人、朋友,大難來臨的時候,一定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一定會保護您平安。」他不停的感謝我。

我掛斷電話後,跟同修分享了這次的電話,同修們都很感動。我希望通過這次專案,咱們同修們更加努力、精進,打電話救更多的眾生,因為他們在等待我們打電話叫醒他們。

北京專案到今天是第八天。撥打重點電話,我已經成功勸退七十一人。有的眾生聽我講十一分鐘、十三分鐘才掛電話;有的時候,我要打五次才能勸退,因為他們還沒明白,我要堅持。

我每天打一百個號碼,有的時候打了二百個。早上來不及吃早餐,節省更多的時間學法和打電話;中午不休息而學法、煉功、打電話;晚上快點吃完飯,然後打電話。我儘量用最多的時間來救更多眾生,因為我知道人來到這裏是為了得救,我要幫他們,叫醒他們回歸到善良的本性,了解大法真相。

不久的將來,歷史會走到新的一頁。在這些年的正法修煉中,我們經過了很多困難和艱苦。咱們大法弟子一起更加精進,盡力救度更多眾生,正念正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