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的二叔三退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出生在一個離縣城十五多里路的較偏僻的小山村,有一個本家叔叔,我叫他二叔,現在七十多歲。二叔年輕時當過大隊幹部,是個黨員,他對大法的認識全是邪黨灌輸的那些謊言,我給他講真相聽不進去,但他本性勤勞善良。

後來我親叔去世時,我去吊唁,並給有緣人講真相、三退,在我給鼓將班(人去世後 ,發喪前家人請的唱戲班)的人講了真相送他們真相資料時,二叔看見了就不高興。

今年疫情來勢洶洶,我心想一定得救二叔。我就先發正念清除阻礙二叔得救的邪惡因素、黑手爛鬼;然後去找二叔。

第一次我就騎自行車回老家,進村時給打招呼認識的人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到二叔家,結果大門上著鎖。第二次去,他還是沒在。第三次去遇到我大嫂,我說要找二叔,大嫂告訴我二叔在他大兒子家住,我就找到二叔大兒子住的地方,大兒媳正和三個年輕女的在胡同口歇涼,大兒媳說二叔已經搬回家住了,我給那三個女的做了三退(大兒媳已經退了),就又往二叔家去。

正好二叔的大女兒夫妻和二女兒也來了,我們同時到二叔家大門口,他們都已經明白了真相,我向他們說明來意,並要她們從側面幫忙,她們答應了。到家後,和二叔聊了幾句家常就轉入正題,我結合疫情和劉伯溫的預言,講了三退的重要性,並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等一些真相內容。姐妹倆在旁邊也勸說:姐這麼熱的天,大老遠來跟你說這些都是好意,是為了你呀。二叔說:知道。她們乘勢說:那你就退了吧。二叔「嗯」的答應了。我走時,給二叔留下了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在這個過程中,我也到我老家的鄰居,我們叫「M叔」家,也是去了三次才見著他,幫他退掉了入過的黨、團、隊。

我悟到,這一切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要有想救人的心,師父就幫我們安排好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