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所有有緣人都能得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曾經當過地面炮兵的偵察班班長,偵察兵的技能就是把目標點的位置在地圖上或用器材精確測定,把目標點的坐標報告指揮員。我也曾當過地面炮兵的陣地指揮員,目地都是一樣的,就是摧毀目標。修煉法輪功了,師父教導弟子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做一個更好的好人,一個完全為他的人。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師父告誡弟子:「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1]。從此,我開始修掉自己的仇恨心、怨恨心、報復心等一切人心的執著。發大慈悲,在師父的引領下去救人,救被中共謊言欺騙的中國人。下面將自己在近期修煉救人中的一點體會向師父、向同修們彙報。

一、給小妹、小妹夫講真相

小妹和大妹是警察,兩個妹夫和她們都是一個系統的,兩個妹妹的老公公都是離休警察,哥哥姐姐們大部份也都是警察。我想叫他們比較系統的了解法輪功真相。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坐火車返回。一早上母親就說:「你妹妹他們要送你,你就叫她們送,別拒絕。」母親講了好幾遍。我覺的事出有因,可能是師父點化,叫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好幾年沒有講了。

上午我到超市給母親買點生活用品,回來一進門,小妹和小妹夫已經來了,叫我收拾收拾送我到車站。這次回來是打個替班,他們到南方旅遊一個星期,我回來照顧母親一個星期。回來的當天沒見面,他們隨團出發了。回來後他們來看我。因時間緊,沒有給他們講真相,我把16G裝有大法真相的TF卡分別給大妹夫和小妹夫一人一個。告訴他們回家好好看看。TF卡裏的內容很多:《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我們告訴未來》、原公安部副局長葉浩先生專訪《走出政治走入修煉》、《藏字石》、《活摘﹒十年調查》、《是自焚還是騙局》、原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的專訪《一個中紀委人的人生故事》等真相視頻。

十一點,我們出發。在車上我開始給他們講真相,話題從北京驚現「黑死病」說起。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北京確認有兩人被診斷患有鼠疫(黑死病)。北京市朝陽區政府當時發布新聞稱,來自內蒙的兩位患者經專家會診,被診斷為肺鼠疫確診病例,目前在相關醫療機構救治。我說:北京出現鼠疫是針對中共來的,是對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世人的嚴重警告。歷史上古羅馬帝國皇帝尼祿縱火焚燒羅馬城,嫁禍基督徒,開始了對基督徒殘酷的迫害:砍頭、淹死、燒死、餵獅子……當時強大的羅馬帝國(橫跨亞非歐三大洲)逐漸走向衰亡,四次大瘟疫(黑死病)死人無數,屍體滿街無人掩埋,羅馬帝國滅亡。

我說今天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的迫害更殘忍,更滅絕人性。至今有四千五百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有的致瘋、致殘、有的女學員被強姦,有的遭不明藥物迫害,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賣錢。許多歷史預言中都預言了:中共的滅亡就是一場大的瘟疫。中共很快就會滅亡,就在眼前了。參與迫害的人,沒有退出中共組織的人,在劫難逃。我告訴他們,黑死病致死率非常高,達100%。我說一定要把真相告訴孩子和家人,叫他們看真相視頻,明白真相退出中共組織,人才能平安保命。我的小外甥我曾給他退過共青團、少先隊。後來他也成為一個警察,我從他們的微信上看到他的照片,照片中他穿的背心上有中共的標誌,後來他入黨了,這幾年一直沒有見到他。我囑咐他們一定叫孩子明白真相,你們是有責任的。

他們聽的很認真,小妹夫一邊開車,一邊和我對話。小妹夫問:「有解藥嗎?」我說有:「『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平安躲過劫難』。」聽小妹說小外甥年年被評為優秀警察。我說:別為中共賣命,我以前曾經告訴過小外甥,槍口抬高一寸,不要成為鎮壓百姓的工具。我告訴他們在手機上搜索一下「警察 犧牲」,看看每年中國大陸死傷多少警察,每年都是三、四百人,負傷的幾千甚至上萬人。

我告訴他們:據明慧網曝光,自二零一七年公安部推出打壓法輪功學員的「敲門行動」以來,至今已有110多名派出所所長遭惡報死亡。為中共站台、賣命的警察應該清醒了,那不是「犧牲」是「惡報」!

根據某某博客二零一八、二零一九年《犧牲公安警察名錄一、二》中,對死亡的481個警察(警察429人,輔警52人)進行分類整理發現:因病死亡366人。其中突發疾病猝死310人,以心血管和腦部疾病居多。其中對458名有實際年齡的警察進行統計,平均警察死亡年齡為43.8歲。目前中國警察職業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已經成為「高危職業」,猝死已經成為一種凶兆,它已經向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發出了警告。

對他們講這些不是嚇唬他們,是叫他們心中有數,別為中共站台,為其陪葬不值得。

很快到火車站了,我們相互道別,他們囑咐我路上注意安全。我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路平安。」

二、在火車上講故事救人

到車站後,我就開始背法,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干擾眾生了解真相及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用大法賦予弟子的佛法神通清除邪惡。

下午兩點多列車開動,和我同座的是一位三十歲的年輕女子,我們都是一個城市的。她帶的旅行箱很大,我幫她把旅行箱放到貨架上。

列車開動不長時間,乘警開始驗身份證和車票。乘警還是來時的那位,我們已經見過面。他很友好,他說我一看又是你(大法弟子的身份信息已經被公安掌控,現在是實名制購票,只要你一買票,就在公安的大數據監控中。)他也很無奈,檢查完證件,他無奈的拿手機叫我看,上面顯示的是我被非法勞教的記錄,我的名字上了公安的黑名單。我看完後,乘警就離開了。

在看手機的時候,那位女子也看到了。自實名制購票後,已經有二年左右沒有在火車上講真相了。每年警察利用實名制車票在火車上綁架了許多法輪功學員,其中有的被非法判刑。今天機緣巧合,我就順勢講真相。我發現旁邊座位上的人都在靜靜的聽我們的對話。我也想讓他們明白真相,我就以講故事的形式開始和這位女子聊天講真相。我的心很平靜,怕的物質已經解體。

我對這位女子說:我是有信仰的,我曾經因修煉法輪功被警察綁架,非法勞教二年,出來後,我名字上了中共的黑名單。現在是實名制購票,我們一買票就在他們的監控中了。在當地勞教所我曾遭受酷刑、警察教唆壞人在飯菜中偷偷放不明藥物,我曾被惡警指使壞人六天六夜不讓睡覺。我們地區已經有一百多位法輪功學員因堅信「真善忍」在中共的迫害中失去生命,與我曾經在一個學法小組的同修有四位被迫害死了,一個女同修三十多歲在馬三家勞教所被迫害致瘋背回家不久離世;一位四十八歲的女同修在當地勞教所被二十多個惡人活活打死;一位六十多歲的大姐在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了所有酷刑後,被惡警下藥殺人滅口;一位四十多歲的殘疾男同修在本地勞教所被迫害後離世;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同修被判十年重刑,警察用幾萬伏的電棍電擊、毆打,在監獄被迫害致高位截癱。

我告訴她,我們大法弟子都是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傳福音救人,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我給她講了古羅馬帝國因迫害基督徒遭四次大瘟疫而滅亡的故事。

她說她是信基督的信徒。她告訴我,她家在張家口,她們姐妹三個,她是老小,兩個姐姐在農村父母身邊,她大學畢業後來到我們這個城市。這次回家是父親病重離世回家的。她說她的父親要是學法輪功就有救了。我說你們家鄉有很多人修煉法輪功,中共的暴力打壓和謊言欺騙使許多人不敢接觸法輪功學員失去了修煉的機緣。中共的打壓就是不讓人得救。

旁邊座位的旅客都在靜靜的聽我們兩個人的對話,一個男乘務員有時過來坐在中間座位,我們的座位是三人座位,中間沒有人,他一邊玩著手機,一邊聽我講。

我說現在的中國人人受中共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的洗腦,很多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神佛是真實存在的。我給她講了美國神奇少女阿琪雅納與她畫的耶穌基督的故事。阿琪雅納的能力是告訴世人:神是真實存在的。故事講完了,她聽明白了,她高興的為自己也為自己的先生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我告訴她回去告訴你的親人、朋友,趕緊退出中共組織,天滅中共一定會有大劫出現的,只有與中共脫離,記住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人才能平安,才能得到神的保護。

這次講真相我的體會很深,心靜如水,沒有怕心。出發前我通知同修幫助發正念清除邪惡。我堅持背法聽師父講法錄音,堅持加大密度發正念,請求師父加持和保護。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2]「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3]對師父的這段法我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回來後整整一個月,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零點武漢市封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

三、救「武漢肺炎求救者」,救武漢人

瘟疫降臨武漢,恐懼籠罩全城。運送武漢肺炎患者遺體的工作人員稱,當時一車拉八具屍體,從早上九點鐘忙到凌晨兩、三點鐘,天天加班;路上行人走著走著就倒地了;一人得病,全家人感染;得病到死亡一個星期左右,一家死幾個等等,這樣的消息頻頻傳來。聲稱最不怕死的人說,他這個時候也不得不怕了。這種被武漢人稱為「滅門病毒」的新型冠狀病毒,如今傳播到全球。

那個時候真為武漢人擔憂,怎麼幫他們,救他們呢?一天看手機突然發現一條信息:「武漢肺炎求救電話」。打開一看是一位重症武漢肺炎患者家屬發出的。一搜索有很多這樣的求救電話,有的在方倉醫院,有的在醫院,有的在家中。有的是兒女為父母求救,有的是父母為兒女求救,也有的是爺爺為孫兒求救,有的是為爺爺求救。也有癲癇病人斷藥的,也有癌症病人需要手術、化療尋求幫助的。有的說只要能救命竭盡一切所能報答救命之恩,給您磕頭了。人們在無望中,在絕望中渴望著希望的聲音。

我有一位戰友家也在武漢,我當時真想給他打電話,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命保平安。」可是當時沒有敢給他打電話。因為我的電話長期被公安監聽監控。此時,我想到明慧網的真相電話平台,我把求救電話收集起來發給明慧網,請海外的大法弟子直接給他們打電話,把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們,讓更多的武漢人平安度過劫難。

我每天都收集求救電話,一個電話號碼就是一個鮮活的生命,一個電話可能就能救一個人,或救一個家庭,或救一個家族,或救更多的人。

當時武漢的一個醫生患武漢肺炎在搶救中,醫院發出了求救電話,求康復者的血漿。我看到後馬上把她的電話號碼發給明慧網。當時武漢的醫生都知道,武漢肺炎沒有特效藥,能挺過來就挺過來了,挺不過來就完了。只有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得救。接連幾天這個醫生的求救電話反覆出現幾次,以後就沒有了,可能是大法弟子的電話打通了吧,如果她們相信了,能有多少醫生得救呀。

那個時候真是分秒必爭,我一有時間就搜索電話號碼,看到一個求救電話,不管多晚,我也要把電話發給明慧網,一秒鐘可能就能使一個生命得救,耽誤一秒鐘一個生命可能就永遠消失了。多少患者在盼望得救啊。海外大法弟子可以在第一時間把大法福音告訴患者。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們都在接力式的傳遞著真相救人。

這時,武漢病毒患者及家人因接到海外大法弟子真相電話得救的實例在明慧網上一個個的發表了,得救的生命感謝大法弟子的救度,感恩大法師父的救度。

我一直收集求救電話,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中共黨魁習近平到武漢,緊接著開始清零,從此,求救電話一個也沒有了。中共為了掩蓋疫情真實情況封鎖了求救電話。真是應了老百姓的一句話:大法在救人,邪黨在害人。

為了救武漢人,救湖北人,我擴大收集電話號碼範圍,當時收集了很多武漢街道社區人員、社區網格員的電話,還有湖北省銀行系統網格員的電話。

中共在這場持續二十一年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中共警察助紂為虐,他們參與了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們既是迫害者,也是最大的受害者,這些人大法弟子不去救他們,他們就永遠沒有希望和出路了。

與我有緣的警察我基本上都給他們講了真相,他們中有的退出了中共組織,有的不再參與迫害。為了更多的救警察,我開始收集警察的電話號碼,這個項目我已經持續兩年多了。我把警察的電話號碼發給明慧網,海外的大法弟子們給他們講真相,已經有很多警察明白真相後不再參與迫害,有的利用自己的職務便利條件在暗中保護著大法弟子。

師父在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做的每件事情都別小看。你一句話、一個傳單、鍵盤上按的一個鈕、一個電話、一封信,都起著很大的作用;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傳媒,他們也在講真相。在社會上形成很大的影響。」[4]

一天,我做了一個夢,一片廣闊的土地剛剛被深耕過,東北叫秋翻地。莊稼收割後都要深耕,使土地鬆散,保持水分和養分,為來年的豐收打基礎。第二天又做了一個夢,這片深耕過的土地長滿了像蓮花一樣形狀的花。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有付出就會有收穫。我真心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夠得到大法的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