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中莫忘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轉眼從中共迫害的黑牢回來已有兩年了。回想起黑牢中的一切,仍歷歷在目,感觸良多,遂寫出此文。希望給大家一些警示和啟悟,亦是共同切磋交流。如有不足,請慈悲指正。

被非法抓捕時,我拒不配合邪惡,使勁掙扎,他們故意將手銬銬緊,勒出道道血痕。後將我帶到公安局,將我雙手反銬,雙腿綁在鐵椅上。幾個男警察用力掰我攥緊的手,不停的扎針,說是採血。整個審訊過程,我沒說一句話,因為師父講過:「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

之後,我被帶到另一個大房間,我看到被抓的人中,只有我一個人戴手銬,就強烈要求摘掉它。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應該戴這玩意兒,沒人給我摘,那我就自己摘吧,是大法的神奇,使銬緊的手銬在我一點沒費勁兒的情況下,就把它給擼下來了,旁邊的警察看得目瞪口呆!

當晚,我被非法轉送到哈爾濱拘留所,和我關在一起的有同修,也有常人。那時有個張姓的女警察態度很不好,經常大聲的辱罵我們,還強迫我們穿監服。可我知道,她只是被邪黨操控的可憐的生命,所以對她並無一絲怨恨。有一天,我無意中聽到她在走廊和別人說起她最近腰疼的厲害,覺也睡不好,整個人很疲憊。我想,救她的機會來了。

再看到她時,我關切的問了一句:腰疼好些了嗎?她先是一怔,然後用前所未有的平和語氣說:「好多了。」那你睡眠怎麼樣了?如果睡眠不好的話,可以喝些蜂蜜水。她又是一怔,說了句:「謝謝。」此時她眼裏已閃爍著淚花,而我也看到了一個生命發自內心的善良。

此後,她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轉變,有了寬鬆的環境,我們也能更好的背法、發正念和講真相救人了。雖然每天只有菜湯、饅頭、米飯,菜湯裏時有髒物,我每天也吃得很少,然而人卻很精神,也不覺的苦,因為心中有法,更有師父的加持和同修間的相互鼓勵。

記得我當時給同修講了一個故事,大意是:一個師父帶著一個徒弟雲遊修行,一場意外,師父和徒弟走散了,從此,師徒開始尋找對方。每當徒弟經歷魔難時,總是做同樣的夢,夢境裏的沙漠中,有兩排腳印,他知道那是他和師父的腳印,是師父陪著他一起走那條充滿艱辛的路。可是,當他經歷最困難、最痛苦最大的魔難時,夢裏卻只有一排腳印,讓他很是迷惑。這樣多年以後,四海昇平,師徒重聚。徒弟問師父:每當艱難時刻,夢裏的兩排腳印我知道是您保護陪伴著我一起走過,可是,為甚麼在我最無助最困苦的時候,卻只有我自己的一排腳印呢?那時的您在哪裏呢?師父平淡的說:其實我一直在你身邊,因為那排腳印不是你的,而是我的,那段最難時期,只有我背著你、抱著你,才能夠走出來的。講到這裏,我和同修相擁而泣。

在拘留所的十五天裏,每天都是正邪大戰一樣,我和同修配合著,給常人講真相。還要在有限的時間裏多背法、多發正念,因為那裏是邪惡聚集的地方,邪惡的黑窩,每當我人心泛起、正念放鬆時,就能明顯的感覺到邪惡的干擾,甚至夢見鬼怪妖魔。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一次次的衝破人心,加強正念,除惡務盡。

同修說,這裏就好比是妖怪洞,我們就是那孫悟空,既然來到這了,就有降妖除魔的責任。記得有一次長時間發正念,師父給我展現了殊勝美妙的景象:漫天都是紫色、黃色相間的祥雲,捲捲的非常好看。慢慢的,天空中出現四個金色大字「迎向光明」。是啊!不管大法弟子經歷了多少魔難,走過多少艱辛,終會迎向光明的未來!

在拘留所的最後一晚,我和張姓警察說想和她聊聊天。她欣然同意,並帶我去了她的辦公室。我直奔主題,向她講述了我得法前後的經歷和變化,並勸她三退保平安。雖然她最終沒有同意三退,但是答應以後一定會善待大法弟子,因為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聊天結束時,她感慨的說:「如果你沒煉法輪功的話,我們會成為最好的朋友,那多好啊!」我說:「你錯了,要是沒有大法,我又怎麼會在這裏認識你呢?」她笑了。

第二天一早,我被關進哈爾濱第二看守所。那裏人滿為患,三十多人擠在一個大通鋪上,吃喝拉撒全在屋裏。剛進去的新人都要輪流值日,用涼涼的水洗很多塊抹布,還要擦鋪、擦地、刷廁所等。幹不好,還要挨罵。每天早上,輪流上大號,剛上去不到兩分鐘,就要被攆下來,換下一個。

最難的是獄警不讓與人隨便交談,更不準同修間有任何接觸。所以,我就總是提醒自己保持祥和的心態,把那些獄警和犯罪嫌疑人當眾生看待,無怨無恨,多為她們著想,讓眾生看到大法弟子的風貌,讓一切往好的方向發展。

漸漸的,我得到了她們的認可和尊重,環境也寬鬆了許多,同修間可以相互交流了,也可以給周圍的人講真相了。記得過年的時候,牢頭感慨的說:「不管怎麼打壓法輪功,我知道他們都是好人,因為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法輪功的好,我希望大家今後也能按真、善、忍的理念好好做人,好好生活!」

她的一番話說的我們幾個大法弟子都很感動,也為這些可貴的眾生能明真相感到欣慰。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年後,我又被轉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在那裏有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監區,對於不「轉化」的大法弟子有專門的迫害手段,比如,長時間正姿坐小板凳,有的還把凳子中間的小孔中插一個木頭橛子,這樣人只能坐前半部份,短短幾天就能將臀部坐爛,稍一動,就非打即罵,並強迫看污衊大法的光碟。

有一個幫教叫李文秀,每當有新來的大法弟子關進來,她就不停的給這位大法弟子講詆毀大法和師父的歪理邪說,就是所謂的「轉化」;還有個殺人犯叫范秀梅,也是瘋狂的謾罵、毆打、折磨堅定的大法弟子。還有一個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庫房,大冷天開著窗戶,讓大法弟子穿著單衣服、單鞋、坐涼板凳,說要把大法弟子凍醒。還經常把大法弟子推到監控死角,幾個犯人圍著她拳打腳踢,打到流血,半天起不來,並讓新入監的大法弟子在一邊看著。

後來,又把所有不「轉化」或「轉化」後又聲明作廢的大法弟子集中到一個房間讓一個叫可欣的脾氣古怪暴烈、心理變態的犯人看管。那種極度扭曲的環境,每天不絕於耳的打罵聲,花樣繁多的迫害手段,真是一座人間地獄啊!

回想起那兩年的經歷,心中生出許多感慨,其實在那兩年最苦的莫過於沒有法學,沒有書看啊!只能靠自己之前所背過的法和一些零星記憶去一點點的拼湊,每每想到這,就責怪自己為甚麼以前不多學點法啊!想看書的渴望讓那時的我心如刀絞!

在師父的保護與加持下,我走過那段刻骨銘心的歲月。寫出此文,也是提醒同修要珍惜我們走過的每一步,珍惜師父給予我們的有限的修煉時間,解體邪惡的迫害,更要走正師父安排的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