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如一日 精進再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記得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前夕,邪黨惡徒把我們二十多位去過北京證實法的大法弟子劫持到洗腦班妄圖轉化,同修們正念正行,五天解體了洗腦班。當時我寫道:「天命之年得大法,真是三生有幸,我必堅修到底!」

二十年過去了,在邪惡瘋狂迫害中,師尊牽著弟子的手,保護著弟子,弟子每前進一步都滲透著師尊的心血,用人間的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弟子對師尊的感恩。因此,弟子不敢懈怠。每天都要求自己精進再精進!

一、堅持晨煉。修煉二十二年了,我一天也沒缺過煉功。我覺的煉功人不煉功就不是煉功人。所以無論在家或外出,甚至到北京去證實法,在火車上都是煉了功的。自從全世界大法弟子統一晨煉起,我每天參加晨煉。二零一八年新版煉功音樂發表後,我三點二十分起床,煉一百五十分鐘,直到現在。

二、保證學法。早上七點半左右開始學法,主要是背《轉法輪》,背《洪吟》,最近把新經文《理性》也背了。每天學法就背法。現在正在背《轉法輪》和《洪吟(五)》。早上一直學到九點五十五分,發完十點正念,出去講真相救人。下午吃完午飯又開始學法。晚上也學。狀態好時可以學到十一點半,狀態不好時也學到晚上九點五十五分,發完十點正念看明慧文章或發三退聲明。這些年《洪吟》前四本都背得很熟了,只有《洪吟(五)》背了很多遍了還是沒背熟。現在我背幾頁《轉法輪》又背《洪吟(五)》,還打算這遍《轉法輪》背完後系統的學一遍各地講法。我每天背法時都基本雙盤腿發出聲背。

三、重視發正念。每天四個整點正念我基本都堅持,特殊情況缺了我會補上。早上六點、中午十二點、晚上六點我都是發半個小時,只有晚上十二點太疲倦只發十分鐘左右。在家學法時每到整點發正念十分鐘。出去救人時,一出門就發正念。

四、面對面救人。我要求自己每天必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而且規定自己每天勸退十人以上,不完成自己規定的救人數不回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雷打不動。今年大年三十,在慈悲師父看護下,順利勸退了十六人,還沒耽誤家裏吃團年飯。

武漢肺炎爆發後,孩子們就說:你別出去了,你是煉功人不會感染,你把病毒帶回來會使我們感染。我說:我是煉功人病毒根本不敢上我身,怎麼會帶回來呢?我是救人,是做好事,你們只會受益的。何況你們都是三退了的,又都參與訴江的,你們都是得救的生命,你們絕不會遭感染的。瘟疫是長了眼睛的!你們放心,你們不會有問題的。我這一說,她們都不吱聲了。

過年期間,我也天天出去救人,一天也沒缺。我開始沒戴口罩,給人講真相別人害怕,後來我也戴上口罩。開始我們這兒還沒封小區,出去活動的人還比較多。封小區後,在街上走的人越來越少,我每天還是堅持出去,大家都戴著口罩,對話比較困難,幾乎都要喊才能聽到。但是那時只要一見面就給他講,也都比較願意聽,我告訴對方:我是煉法輪功做好事的,大疫當前,師父叫我們在人間救人的。入過黨團隊,發過毒誓把命獻給它的,退了邪黨組織,把命收回來自己保管。對方聽到後同意退,我給取個化名幫她退,並叫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關鍵時候保命。

我每天出門都挎著個包,包裏裝有疫情期間救人的期刊《疫情兇猛 自救有秘訣》、《天賜洪福》、《祝你平安》等小冊子和《明慧週報》、《疫情週報》等真相資料,這些資料我做好後摺疊好並用塑封袋封好,有的人聽明白了就順便遞一份真相資料給他,叫他拿回去看,讓家裏人也看,讓他家人都得救。這些真相資料我都雙手恭恭敬敬的遞給他,告訴他這是救命的,拿回去看了救家裏人、救親戚朋友,一般都很樂意接受。我包裏還裝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護身符,給他三退後問他要不要,要我才給他,不要的我絕不勉強,我怕他不珍惜對他不好。

整個疫情期間,我救人的數量和平常差不多。我深知師父一直在身邊看護著弟子,弟子只要有救人的願望,就一定能救著人。

五、同修手牽手共同精進。和我經常接觸的有十多個同修,有兩個是年輕的,但他們不會上網。其餘的都是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她們都不會上網,但面對面講真相救人都很認真。最初我做《明慧週刊》讓她們學,一個是看起慢,二是多了保管成問題。從去年起,我動員每個人買個隨身聽,買兩個卡,給她們裝空中《明慧週刊》,每個星期二早上就能下載下來,我給每個人裝好,星期二到我家來拿。疫情期間個別同修出了怕心,或因封小區出入不方便,我分別找到她們,想法給她們送去。有個同修八十多歲了,出門要坐輪椅,我就每個星期到她家去拿mp3,裝好又給她送去。她聽得好認真,每天她兒子、兒媳婦都推她出去救人,就是疫情期間也有救人名單給我。我除了裝《週刊》外,還裝《疫情期間交流》,《五一三》特刊。每次裝一兩期,所以大家都跟上了正法進程,疫情期間都各自在救人,沒有落下。我們互相都說著一句話:手拉緊點,不鬆任何一個同修的手,手牽手跟師父回家。

六、認真發送三退名單。同修拿名單來,我都仔細看一遍。因為一個星期送一次名單來,重名在所難免,我都一一問明重名原因,為了儘量不給大紀元同修增添麻煩,我把重名的寫在另一張紙上,一份退黨聲明中儘量不出現重名。只要名單到我手,我不拖,儘量在當天或第二天上大紀元網站聲明。有認不準的字,我不亂猜,打上記號,等下回同修來問明白了再發。從我這兒發出去的退黨聲明很多,每個星期可能有三百人左右。每發一份,我都必須上大紀元查到退黨證書後才刪掉。如大紀元有疑問,我都立即答覆。

七、十分珍惜時間。我們現在修煉的時間是師尊以巨大承受給我們延續來的。對我們修煉人來說,最寶貴的是時間。特別是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人的使命。所以對我們來說時間就是生命。因為有時間就能救人,而救人必須多學法救人力度才大,才能多救人,才能救得了人。所以我每天是抓緊分分秒秒,少睡覺,這麼多年我每天睡覺基本沒上過五個小時。有時晚上十一點發完正念睡覺,十二點又起來發正念。三點二十分起床後再不睡覺,中午再睏也不睡,加煉一個小時神通加持法或加煉一個半小時動功。有時晚上到十二點發完正念才睡覺,偶爾早上賴床的話,五點以前也必須起來。那就是睡得最多的。我有個體會,越睡得多腦殼越不清醒。這樣少睡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利用做家務和吃飯的時間聽空中《明慧週刊》、聽解體黨文化、明慧修煉園地等。

還有就是吃簡單點。我不太會做菜,我們年輕時都是丈夫做飯。現在修煉了能做的事我儘量做,所以我就儘量燉湯。我們都七十多歲了,吃燉東西比較合適,又省時間,燉一次可以吃一天甚至兩天。我有兩個女兒,很孝順,住得離我們近,有時中午都回來給我們煮飯。我不想麻煩她們,一般都自己做。星期六、星期天回來她們就煮飯,我救人回來就學法,吃完飯我主動去洗碗,有時孩子還不讓我洗,說:你快去學你的法!孩子們孝順也幫我節約了時間。

總之我把時間看得最珍貴。誰要問我最捨不得的是甚麼?就是時間!

八、聽師尊的話,注意常人中的安全。二十年來我幾乎不帶手機。師父多次提醒我們注意手機安全,所以我雖然有手機,但從來不帶。開始家人說我無組織無紀律,打電話找不到我,有點不高興。我給他們講清厲害,慢慢的他們也習慣了。如果有事必須聯繫,要求我把手機帶上我就帶,辦完事後立即放在家裏。除此而外,我每天都把手機充起電,開機放在家裏,有同修來或做資料時放很遠的地方。也沒有微信,只打電話、接電話。

我堅信師父看著明慧網的,誰也封不住,所以我幾乎天天都能上我們的明慧網。

我家周圍的監控,我經常與它們溝通:你們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不要助紂為虐,不要監控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進入你的視線你立即把眼睛閉上。千萬別給邪惡提供迫害大法弟子的依據,一定要為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我相信它們是聽話的,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它們絕不會幹壞事的。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跪拜恩師!謝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