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佛恩 走上了返本歸真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從小到大在打罵中長大,母親不識字,卻當上了紅衛兵造反派的頭,被邪黨利用著,脾氣非常暴躁,我從來沒感受到母愛的溫暖。經人介紹我二十歲就結婚了,嫁到了離我家不遠的村子,我幻想著能有一個心疼我的婆婆,呵護我的丈夫。可是當我嫁過去之後,整天就像佣人一樣,做一家人的飯,所有的衣服都得手洗。最後發展到婆婆和丈夫都看不上我,對我大打出手,四年後離婚,我一心想出家,後來遇到了我現在的丈夫。

一九九七年,為了蓋房子的事,我和丈夫吵架了,一夜未睡,心想:人為了名、利爭鬥,我要能把這些放下該多好啊!第二天早晨去了鄰居姐姐家串門。她是煉法輪功的。我問她說:「煉功能放下名、利、情嗎?」她說:「能啊,你咋知道呢?」我讓鄰居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她說:「咋也沒想到你還能煉法輪功。」

我如飢似渴的看完了一遍《轉法輪》,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看書的過程中,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好像有一隻手在我頭上抓下去了甚麼東西,我立刻頭腦清醒,身體舒服,嚴重的胃病在不知不覺中好了。

然後心性關就接踵而來,一向對我呵護有加的丈夫,阻止我煉功,我每天去煉功點回來,他就對我拳打腳踢,一開始我忍不住和他打了起來,明知道是過關也過不去。

一次我去同修家看師父講法錄像,我媽媽在家幫我看孩子,等我回來我媽媽就哭了,說沒把孩子帶好,我才知道孩子掉爐子上了,把臉燙壞了。我知道這是考驗我對孩子的情來的,我守住心性。丈夫回來後知道我去看講法錄像沒在家,把孩子弄成這樣,滿臉燙的沒有一塊好地方,當著我媽的面把我一頓打。我心裏想著:師父告訴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我沒動心,去藥店買來燙傷膏給孩子塗上。鄰居都說得留下疤痕,神奇的是孩子從燙傷到好,才幾天的時間,而且沒哭沒鬧過,別人問他疼不疼,他說:「不疼」。就這樣孩子的臉一點疤都沒有,奇蹟般的好了。

一天我去煉功點,因外面下雨沒有人,我就回家了,可是怎麼也拽不開門,我喊丈夫給我開門。四歲的孩子告訴我:「門被爸爸用釘子釘死了。」我身上被雨水都澆透了,我想到師父告訴我們為別人著想。我就在外面和丈夫說:「給我開門吧,我給你們做飯吃,你好幹活去。」他把門打開了,可我一進屋,他就上來打我,還扯著我的腿往外拖,我不停的說:「你別生氣了,我給你做飯。」我心裏不停的念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

每次從煉功點回來,都要挨一頓打,他足足打了我一年多。這一關過的很艱難。在一年多的時間裏,晚上我好多次夢見,自己穿著古裝衣服,手裏拿著寶劍和別人爭鬥,還看到一個修了三百多年的人,來跟我比道行。當我學法中悟到這都是去我的爭鬥心,丈夫打我,可能是我前世欠他的,是在去我的情呢,也是在去我的爭鬥心,我這樣想以後,每當丈夫再打我的時候,我再也不恨他了,我都會無怨無恨的對他好,每次看到他幫我提高心性時,氣的不行的樣子,我就覺的他很可憐。師父說:「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2]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關心他體貼他。

我的善心終於打動了丈夫,後來丈夫也走進了大法修煉。他得法的那一天我們永遠難忘,看完師父講法錄像,學了一夜的動功,他感慨萬千,哭了一夜,說為甚麼不早點告訴他。得法後,我們遇事能為別人著想了,家庭和睦了。

鄰居們都說我們變好了,這法輪大法真是好!居然把這樣的人改變了。謝謝師父幫我,挽救了我的家庭。

二零零二年,我丈夫因為發真相資料被非法抓捕關押在區看守所。這時我公公、婆婆從山東來到了我家,老人歲數大了需要兒女們照顧。我就去派出所找辦案人員去要我丈夫。當時大伯嫂和表弟陪我去的,我們和他們講理。表弟差點和他們打起來。在師父的加持下,和親人們的正義營救下。第二天丈夫正念回到家中,被無罪釋放了。

表弟和嫂子在營救我丈夫的過程中的正義之舉,讓他們都得了福報。表弟那年種藥材掙了二十多萬。大伯哥做買賣把積壓庫存幾年的零件都賣了出去,也掙了錢。他們也都知道了法輪大法好!

公公去世後,婆婆又回到我家,我從生活上更加關心她,體貼她,我帶著孩子到婆婆的屋裏住,怕她想公公傷心寂寞。公公去世不久,婆婆病了,因為腿腳不好,有的時候就會便在褲子裏,或便在被窩裏,我不怕髒,不怕累,毫無怨言的洗乾淨,每次洗衣服,婆婆都會被感動的哭著說:「自己的親姑娘都沒做到」。

我在大法中修出來的善心,感動了我婆婆家的人,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四大姑姐還走進了大法修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