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兩年 惡性腫瘤消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我弟弟和弟媳是從老家來這裏賣菜為生的,身體一直很好。二零一七年九月份的一天,弟弟突然發現在左胸靠近鎖骨的地方長了一個雞蛋大小的腫瘤,他說不疼也不癢,甚麼感覺也沒有,也就沒放在心裏,繼續賣他們的菜。

又過了一段時間,感覺腫瘤大了一些,弟媳對弟弟說:「咱們到門診看一下,如果沒甚麼事,咱們就放心了。」去的當天,就在門診做了切除手術。醫生說:「問題不大,做個手術一刻鐘就完了。」結果手術做了一個小時,醫生說:「不好做,根還很深。」後來拿去化驗,結果是肉瘤,醫生建議再到腫瘤醫院確診一下。

第二天,弟媳一人到腫瘤醫院去化驗,結果說是惡性腫瘤,要化療,當時她就懵了。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使她難以相信。弟弟除了身體上有牛皮癬外,平時連感冒都沒有,怎麼能得這種病呢?這是要命的病呀!

弟媳強忍著悲痛,來到我家,一進門就失聲痛哭,泣不成聲。我一看,凶多吉少,結果一定是不好,當時我也沒法勸她。她一邊說一邊哭:「這我還咋活呀?我才五十多歲,孩子還在上學,我以後咋活呀!」

我說:「不要哭了,哭也不頂用,把你身體哭壞了,是雪上加霜。這種病,目前醫學上還沒有辦法,唯一的辦法就是化療。都知道化療的結果是人財兩空,你是個賣菜為生的窮苦人,那不是花幾千幾萬元就能解決問題的。你看那個節目主持人李某到美國一流的醫院,花了多少錢,還是人財兩空。咱們老百姓能花的起嗎?現在救命的辦法,唯有法輪功,就看你們願不願煉?我煉了二十多年,四種頑症都好了,你們是親眼看到的。你回去和他商量一下,給你們三天時間考慮。願意煉,就到我家來,我教你們動作,還要學法,你們就住在我家。」

第三天,他倆口賣完菜,中午來了,下午我們就開始學法煉功。不知不覺,在我家住了一個月,動作也學會了,學法也抓的很緊,知道了師父說的:「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他們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人。

他們賣菜時,不缺斤少兩,待人和氣。別人忘在他處的東西,不管貴賤,來取時,一律歸還。有一次,一個人把蘋果手機忘在他處,打電話詢問,弟弟說:「手機在這裏。」失主來了,要給他酬謝,他堅決不要,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不能白要別人的財物。」失主非常感謝。

弟弟弟媳很快得到周圍顧客的信任,都願意來買他們的菜。顧客說:「就買那個大個子的菜(我弟一米八五)。」以前要賣一天的菜,現在半天就賣完了(悟到這是師父給他們安排的,下午的時間就是學法)。

很快師父就給他倆口淨化了身體,我弟媳三十多年的腿腫病消失了;我弟弟二十多年滿身的牛皮癬全退了,肉皮光光的,只是顏色還沒變過來。他倆悟性都很好,遇到魔難就說:「這是好事,師父給咱們淨化身體呢。」有時很難受,就念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難很快就過去了,生意沒耽誤一天,學法、煉功更精進了。

有一次,一個大卡車在急彎處,把我弟電動車的方向盤碰的轉了方向,我弟媳從車上掉了下來,站在地上。她覺的很奇怪,自己不知道怎麼站到地上的,我弟弟也沒有一點事。他倆心想:「這都多虧了師父的保護。」

我家裏就有一個學法小組。每到學法時間,他倆就不去賣菜了,早上就來我家等著,下午大家一起學法。他們倆都變的紅光滿面,精力充沛。

轉眼一年過去了,那個腫瘤無聲無息的悄悄又露面了。二零一八年八月,腫瘤開始慢慢長大,但我弟弟一點也不害怕。弟弟堅信師父,照樣去賣菜。二零一九年九月,腫瘤長的很快,在原來的那個腫瘤上面,又長出一個瘤子,上面的尖是透明的,越長越大,看起來很嚇人,但我弟弟說不疼(是師父替他承受了)。到十月底,就開始滲血,我弟媳十月份回老家侍候她父母去了,我弟一個人,還天天出去賣菜。

到十一月初,就開始出血,弟弟說:「能流出一碗黑血。」流完後,他在腫瘤上面蓋一塊衛生紙,照樣去賣菜。大概是隔一天流一次,我們誰都不知道。流了五次後,他拍了個視頻發到弟媳的手機上,弟媳一看嚇壞了,趕快給我打電話告訴我,並叫我弟到我家來。我弟說:「我不能去,我姐都八十多歲了(我比弟弟大二十四歲),怎麼能給她增加這麼大的負擔,況且我姐夫快九十歲了,還需要她侍候。」他不來,我就打電話強烈要他來我家,我說這是生死關,不是一般的病痛。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弟弟來我家。晚上吃完飯,他說:「這個瘤子脹的不行,又要放血了。」他就拿了一個小面盆,到衛生間坐在小凳上,揭下衛生紙,血一下噴出來了,不是流出來的,是噴出來的,就是裏面的血很多,直線向外噴,流了半盆,足足有一大碗黑血,一會兒功夫就凝固了。當時我也嚇壞了,在師父的法像前求師父救他。

這時我女婿回來看到說:「媽!趕快叫小舅上醫院,這樣流血,人兩三天就完了。」我說:「那要問你小舅,去不去醫院?」我弟弟說:「不疼、也不難受,是師父給我清理的。」我弟弟一點也沒動心,心態非常的好,也沒有一點恐懼和痛苦。我在他的堅定意志下,也有了正念。我們不停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我弟媳從老家回來了,看到我弟弟的這個情況,眼淚不停的流。我說:「他很堅信師父,很堅定,咱倆只能給他加正念,不能給他加負面的因素。」我弟在我家又流了六次血,量越來越少。到第六次時,突然流的量特別多,不是黑血,都是鮮血了。我和弟媳又有些害怕,突然又流這麼多,流到甚麼時候呀?心裏懵了,不知所措。只有我弟弟心態平和,沒有一點恐懼。我說:「這是最後一次淨化吧,把好血都帶出來了。」三人達成共識。果然,再沒流血,前後共流了十二次。

在這個清理身體的過程中,師父一直在點化弟弟。在夢中,弟弟看到從天上降下來一本很厚的書,告訴他說:「學法、學法,只有學法才有正念,放下生死才能過關。」還有一次,師父在夢中點化他:「發正念、發正念。」滿房子寫的都是發正念。他就除了學法、煉功,都在不停的發正念。

流血過程將近一個月。流血還沒有完全停止時,又出現了嘔吐,每天只想吐,就是吐不出來。這時,飯也吃不下,人也瘦了不少,煉功也站不穩了。但弟弟天天早晨三點多按時起床,參加晨煉,沒落下幾次。有一次,煉著煉著,一下站不住了,摔了個仰面朝天,在師父的保護下,甚麼事也沒有。

後來吐出一個像麵條一樣的東西,用手向外拉,拉出來一米多長。那個東西吐出來後,就可以吃飯了。隨後又出現了大便乾燥,有一次是二十天便一次,一般都在十天左右便一次,這個過程也很痛苦,肚子脹的不行。接著又開始出現口渴症狀,白天晚上不停的要喝水。但我弟弟忍耐力特強,心如止水,沒有一點波動。在師父的加持下,一關一關都走過來了。

但是這個腫瘤和肉身還沒有徹底分離,那些不好的黑血,師父用以上的方法把它清除掉了。還有一塊壞死的瘤還存在,就像燒熟的一塊臭肉,變成像菜花的模樣,醫學上叫菜花癌,發出濃烈的臭味,整個房間都是臭的。我們想應該把這塊臭肉挖掉,我弟媳就在師父的法像前,求師父加持我們挖掉它。此刻師父的法像面帶微笑,眼睛看著她。弟媳悟性也很高,說:「師父,讓我們把那個腫瘤的死體取掉。」她就拿一根牙籤在那個爛肉上扎一下,看看爛肉深淺,然後直接用手把那些爛肉撕掉。可是它還不斷往出長,長出一層就撕掉一層,長出一層就撕掉一層,撕掉爛肉這個過程也是很長時間。

直到二零二零年二月底,經過四個多月的時間,師父把一個像碗口大的惡性腫瘤菜花癌徹底清除掉了。這是人間奇蹟,用現在科學根本無法解釋。現在我弟弟身體一切恢復正常。

我弟弟修煉法輪功只有兩年的時間,一個像碗口大的惡性腫瘤沒有動手術,沒有吃一粒藥,沒有住過一天醫院化療,現在腫瘤沒有了。

家人感到法輪大法太神奇了,也都支持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