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胃病一夜根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日】一九九八年臘月,經人介紹我開始學煉法輪功,到九九年五月份,才第一次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感到十分震撼,真的發自內心的感到得法恨晚。

我出生後一直體弱多病,小毛病就不提了,大病就有:胃潰瘍,球部潰瘍,萎縮性胃炎,十二指腸潰瘍,到最後發展到胃出血;因血液不好,一沾涼水或淋點雨水就渾身起包,二十幾歲又添了嚴重的心臟病,最可怕的是從小到大我對所有藥物都過敏,用藥後血凝,然後失去知覺。

就這樣的身體在我學法後,不到兩個月時間,嚴重的胃病和怕涼水的毛病全部好了,心臟病可能是師父看我業力太大吧,給我分三次清除的,後兩次都是大約三至五分鐘的時間解決了。這裏交流一下我過病業關的經歷。

一、胃病一夜根除

記得我是學《轉法輪》約一個多月吧,也就是九九年七月份,一天晚上,我貪黑做服裝,大約十點左右,我喝了點開水,就上床躺下了,還沒等睡著,胃就隱隱作痛,然後就像翻江倒海一樣嘩嘩亂響,緊接著就像一把鋼刀在裏亂絞一樣劇痛難忍,那種疼痛用語言難以形容,一陣噁心,一張嘴,哇一口,吐出一些黑乎乎的東西夾染著鮮血,整個頭像裂開一樣疼痛,暈頭轉向。

我急忙跑衛生間,便出一些帶血的黑東西,多半宿的時間,都在吐與瀉之間折騰,有兩、三次都昏死過去,那時已沒有疼痛,恍惚間,找不到自己在哪,意念中,求師父,說,我得回去,意識稍有清醒,又重演上述的一幕,吐與瀉反反復復。到最後,我被折騰的下地都得爬著走,站不起來,好半天才能上到炕上,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弟子知道您在給我消業呢,我一定要挺過去,沒事。

快亮天的時候,我的胃消停了,我睡著了。一覺醒來,我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穿好衣服,洗漱,準備上街趕集。丈夫趕忙過來說:折騰了一宿,今天別去了,我說:那怎麼能行呢,你看我像折騰一宿的樣子嗎?丈夫看我神氣十足的樣子,也被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折服了,他說:「真佩服」,然後他說給我做點好吃的。我說啥都不用,就吃大餅子,炸點辣椒醬蘸酸菜心,我今天得多吃一點,然後半開玩笑的說:因為昨晚上我幹了「一宿的活」,倒了一宿「垃圾」。

吃完飯,騎上自行車,帶上做好的服裝趕集去了。整整忙了一天,所有見到我的人,誰都沒看出我與平常異樣,回家到晚上,沒有因昨晚上幾乎一夜沒睡而早點睡的想法,照樣和往常一樣十點多鐘睡覺,早上三點多鐘起床,似乎昨天甚麼也沒發生。

從那時起,我的胃腸像被師父給換了新的一樣,到現在二十多年了,哪怕是生、冷、硬、餓都不疼了。真心信師信法,病業一夜消。

二、身體再也不起大包了

因為我體內血液不好,全身只要沾一點涼水、淋一點雨水,瞬間渾身起大包,眼皮腫的老高睜不開,甚至走路都看不了多遠,因此,陰天就不能上學,不能出門,生怕不慎,皮膚淋上雨點,承受渾身起大包的痛苦。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以前,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到縣城去一次,和同修在一起學法交流,有一次,在回來的路上,下起了大雨,到後來就是暴雨,早上走時也沒帶雨傘,可想我那個身體會是甚麼樣子,整個身體大一圈,看上去蒼腫的很嚇人。

我艱難的、好不容易摸索著回到了家,孩子趕快把我扶上炕,蓋上被子,就去燒炕,用這種辦法慢慢熱敷全身的浮腫,因為這都習以為常了。

可是有一次,給玉米追肥,丈夫幹到地中間沒化肥了,丈夫讓人捎信,告訴公公給送點化肥,我聽公公說了,當時甚麼也沒想,倒了半袋化肥,就送去了。到地裏,整個衣服被露水浸濕了,丈夫當時驚恐萬分,衝我喊:誰讓你來的?看你衣服都濕透了。我不由自主的急忙擼起袖子,看自己的皮膚,沒起包,我舉起胳膊大聲喊,你看我好了!丈夫當時從四輪車上站了起來,欣喜若狂的高聲喊:李老師萬歲……

我學了大法以後,不但身體好了,脾氣性格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過去因身體不好,從小到大,從娘家到婆家,別人不敢說我一個不字,怕我生悶氣,犯病,不管對不對,大家都依從我,所以養成驕橫跋扈的性格,上學老師評語都提好、不提賴,一說就炸。

學大法後,我變的溫柔體貼,甚麼事先想到別人,孝敬老人,為了一家老小不怨不悔,辛勤忙碌,一天總是樂呵呵的;誰家一有個吵吵鬧鬧,丈夫婆婆就讓他們上我家,我婆婆說,你上我兒媳婦那兒,讓她給你講講法輪大法,保證一說就好。

我丈夫每年過年都發自內心的感言:我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我今天先不敬父母,也不敬天地,我最先敬最最偉大的李洪志大師,李大師您太偉大了!

我發自內心的感受到,師尊對眾生的慈悲,病業對我們真修者不算甚麼,舊勢力也不算甚麼,因為我們有無所不能的大法和師父,甚麼關都能闖過去,記住師父告訴我們的法理:「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1]

三、高喊「法輪大法好」 劇烈的心跳戛然而止

那是二零一八年七月左右,我在一家四川人開的麻辣涮串店打工,店裏就我和老闆兩個人,我用大法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老闆都看在眼裏,明白真相,知道我們煉功人與眾不同,所以店裏的大小事情都歸我管,他常常回老丈人家看孩子,就把我一人放到店裏打點生意。我就利用這個機會給顧客講真相

有一天中午,我一人在店,呼啦啦就進來二十多人,我就忙上忙下接待顧客,突然上身晃動,心臟開始劇烈的跳動,大汗淋漓,我很清楚這是那個「心臟病」要「搞事」,我沒有動心,一邊忙一邊向內找,發正念,求師父,決不能讓這麼多眾生看出問題。

顧客看我忙得順臉淌汗,有的就來幫我,突然一句「金猴分身」[2]打入我的腦中,我立刻明白了師父的點化,一邊和顧客談笑風生,一邊清理身體。有的顧客說,你這麼忙應該雇個人(他當我是老闆了),熟悉我的人問,這麼忙,老闆上哪去了?有好幾位顧客說你心態真好,這麼忙還樂呵呵的,怎麼煉的呀?我說:我是學大法的。我們老闆對我非常了解,經常把我一個人扔到店裏,他很放心,因為老闆明裏暗裏曾對我做了多次的考驗。一開始,他讓我一個人在店裏忙,他在背地裏觀察,但我不知道。南方人開店精打細算,看到顧客有時候喝一瓶水,我忙忘了,都得給老闆補上兩元錢,我給他幹了三年多,粗略算上也得給他補上一、二百元吧。有的顧客說你這麼好,你們老闆那點錢還要?我說老闆不要,是我自願給他的,這樣才符合法輪大法的要求,說到這,有一個男顧客突然站起來,大聲高呼:「法輪大法好!」就這一句,大夥都順勢站起來高喊:「法輪大法好!」我也猛的舉起右手喊:「法輪大法好!」就這一舉動,猛然間,我那猛烈跳動的心臟戛然消停了,好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