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與見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八日】修煉前如果誰告訴我:「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會笑話他愚昧無知;修煉後如果誰告訴我:「我不信法輪功能祛病健身」,我會告訴他:「那是因為你被無神論、進化論、現代觀念障礙著。」我願意把我的經歷、奇遇和認識過程全盤向您托出,用心與您交流。

二零一五年六月體檢,醫生告訴我,B超顯示我的肝上有一接近兩釐米的陰影。我先後經縣市、地市醫院以及直轄市最權威的醫院的檢查,當最後加強CT檢查結果出來後,我的整個世界塌了!專家給了我兩個治療方案。修煉大法的妻子讓我走入大法修煉,被我當場呵斥回去。我當時以為她怕花錢,不想給我治療。

我冷靜下來後,根據當時身體情況和家庭經濟情況,與妻子溝通,最終做了一個微創手術,住院半個月後回家了。

我清楚記得,回家前一天的傍晚,妻子陪我外出散步,走了不到二里路我就走不動了,就要坐下來休息一會兒。我非常沮喪,把臉扭到一邊,淚水不自覺的盈滿眼眶。要知道那時我還不到五十歲,入院前幾乎每天都在籃球場上不知疲倦地奔跑。

回家後有時陪妻子到超市購物,每次不到半個小時就感到疲乏,上下兩個眼皮直打架,這時我就得坐下來休息一會兒,體質差,心情壞,感覺生命就像那枯竭的油燈燃到了盡頭。

妻子的兩個好姐妹修煉法輪功,那時經常來我家,她們給我捎來了精心下載的《細語人生》、明慧網上同修祛病健身的交流文章,還告訴我:「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你的身體出現的問題是點化你走入修煉的……

我知道她們都是為我好,她們都很善良,所以當時雖然理解不了這些話,但我很愛聽她們講。

因為無路可走,我便和她們一塊學法、煉功,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慢慢的我發現我變了,心亮堂了,不罵人、不說謊了,脾氣不那麼急躁了,還會關心別人了;酒戒了,麻將戒了,電視戒了,生活有了規律;遇事學著找自己,學會吃虧,學會接受別人的挑剔,心胸變寬闊了。不知不覺中,我的腿有勁,走路腳抓地,身體輕鬆,眼睛不澀了,還能騎車遠行了。久違的笑容又在我的臉上漾出來……

十一月,我就把當時出院時帶回家的吃剩下的藥全部扔掉,不把自己當成一個病人。十二月份我回到單位上班。出院時主治醫生跟我說:「從今往後你就與醫院扯不斷關係了,需要按時去買藥、查血,每隔三個月到醫院拍一次CT,每年來我這裏做一次全面檢查調理調理。」如今四年半過去了,我再沒吃過半片藥,沒打一支針,當然也沒再到醫院做過任何檢查。我知道有師父在管我,我已經把自己當成了真修弟子。

最近我發現體重比四年前重了八斤多,皮膚也變得細嫩有光澤。每當想起我的身心變化,我都會在心裏一遍又一遍的對師父說:「謝謝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

走入修煉後,我身體沒有出現明顯的消業現象,但時不時的會出現這兒疼那兒癢的,每逢這時心裏就開始犯嘀咕:是不是舊病復發了?我也沒見到師父,師父也沒收我一分錢,能把我的病根摘掉嗎?師父真的有那麼大本事嗎?明慧網上同修寫的修煉後絕症痊癒的事例是真的嗎?法輪功真的在世界能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種語言文字出版?我心裏沒有底。

那時剛走入修煉,我很願意看《細語人生》、《明慧週刊》裏那些祛病健身的事例,有時看著看著我的眼淚就會掉下來,甚至哽咽出聲,非常震撼。這樣的事看得多了後反而又開始懷疑了:現在的醫學多發達啊,可是醫生們對這些絕症卻無能為力,而法輪功只是看看書、煉煉功就好病?還不用吃藥、打針、住醫院?這些文章是法輪功弟子自己寫的嗎?平日裏養成的這些疑心又跳出來作祟,弄得我一會兒信,一會兒不信的,內心很矛盾、痛苦。

五十年無神論的灌輸洗腦,讓我很難相信世間有神佛,如果有,神佛還能慈悲於我,這得是多大的緣份啊!但我又希望這是真的。儘管在這人世的迷中,心不斷地沉浮,但我始終堅持在大法中修煉。

二零一七年下鄉幫同修寫交流體會。我見到了一位老同修甲,親耳聽到他給我講述闖病業關的過程,這打消了我之前的疑慮。甲是一位八十四歲的男同修。二零零三年他得了腸癌,在醫院做了兩次手術。第二次手術後刀口不癒合,腸子從刀口淌了出來。同修躺在床上,怕腸子掉到地上,就兩臂張開用兩手抱著腸子。醫生、護士看到都嚇得跑出了病房,他老伴(同修)嚇得不敢看,也跑到病房外邊。家裏的親人誰也不忍看下去,只有他一人在病房抱著自己的腸子靜靜的躺了三個小時。

醫生已無能為力,醫院不給治了,手術費都不要了,催促他趕快出院。醫生把腸子塞到他肚子裏。刀口用線縫不住,就隔一段距離用線打個結繫個疙瘩,再用繃帶裹住身體,就這樣把他送回了家。

回家後,他老伴用衛生棉花球蘸著生理鹽水給他清洗刀口,第二天發現刀口從一側開始癒合,老伴就把繫著的線疙瘩都拆了,刀口癒合的很快,最後還剩三、四公分的口子未癒合了。神奇的事情又發生了:這時從口子的裏面長出一塊鮮肉,把不癒合的口子給堵上了!這時他妻子笑著對他說:「師父從刀口裏面給你打了一塊補丁。」

十五天後,整個刀口癒合,老同修能下地走動了,逐漸能到街上講真相了,逢人便講是法輪大法救了自己的命。

聽完同修平靜的敘述,我問:「腸子都淌出來了,你抱著腸子時不害怕嗎?想甚麼呢?」他說:「我就想我是煉法輪功的,一點不怕。」

親耳聽到甲同修的自述,對我觸動太大了!我對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修大法出神跡毫不懷疑了!我學法煉功變得很精進,心性提高很快,整天樂呵呵的,對名利情看得很淡,日常生活中嚴格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偉大的佛法,慈悲的師父,堅定的大法弟子,譜寫出洪宇中一段段真實不虛的神奇故事,我從內心發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