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 我的癌症、孫子的白血病都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四日】一九四九年,我出生在東北的一個普通家庭,姐妹七個,我排行老二。我從小就像假小子,愛打架,打架專門打對方的腦袋,身高一米六的我,把身高一米八十多的大男人的腦袋打得直淌血。鄰居誰也不敢惹我,結婚後我也打丈夫。然而,是寶書《轉法輪》讓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按照「真、善、忍」修煉,提高我的道德品質;不知不覺中我的癌症不治而癒。信師信法中,大法師父不止一次救我於危難。

二十五年的大法修煉之路,在恩師的慈悲呵護和大法的引領下,我的親朋好友們都從我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並且發自內心地讚歎和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我的癌症好啦!

我是一九九五年走進大法修煉的。修煉之前,我是個在家等死的人。我患有嚴重的胃病,胃鏡做了兩次。血壓低,平時血壓低到50-70。還患有氣管炎,一到冬天,躺下睡覺,就上不來氣,只能坐著睡覺。內外痔瘡,手術四次,便血,脫肛,每次大便後,都得把脫出的肛門送回去。那時我一年能住八個月的院,單位給百分之七十五的醫藥報銷。那兩、三年,我常年發低燒,滿口牙全掉了,又得了直腸癌。家人去單位要支票,送我去手術,單位不給支票,說我這個包袱單位背不起了。我就讓家人背著我去單位,我爬上四樓,同事見我面色灰白、手瘦得像雞爪子,說我可能活不了幾天了,單位沒辦法,才給支票,讓我住院,住院後,醫生說我肛門神經全死了,手術直腸改道,以後就得外掛大便袋。我嚇得心臟難受,一檢查是嚴重心臟病,本來定的是星期四手術,就不能做手術了。我就想,那就不手術了,回家等死吧。我給兩個兒子和老伴兒做了一堆棉褲,就怕死了沒人管他們,冬天沒有穿的。

鄰居推薦我煉法輪功,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就起早煉功,聽師父講法讓做好人,覺的有道理,但我一出生就受中共邪黨無神論的灌輸,不相信甚麼神啊、佛啊的。煉完功,就偷著回家,一聽說讓我學法,我就跑。半年多,我一邊吃藥打針,一邊煉法輪功。有一天,我小便的時候,尿出了四個東西,像癩蛤蟆皮,很硬,拿鐵鉗子都紮不動,一個大的像雞蛋黃,三個小的像手指蓋那麼大,我就知道這是子宮瘤,但不知道甚麼時候得了子宮瘤,只是以前一拿點重東西,下身就流血,聽說得了腎結石有尿出來的,沒聽說子宮瘤沒治療就能自己排出來,我覺的太不可思議啦。

當時同修和我交流說:「法輪功不治病,是修煉,必須得學法才行,才能好病。」我就說:「我坐不住,到時間就得吃止疼藥,不吃藥挺不住!」同修說:「那你也來學法吧,每天和大家一起讀《轉法輪》。要是坐不住的話,你再走。」我第一天拿著坐墊,坐下就和大家學法了,還真就坐住了,也沒吃止疼藥。學了一個多月,我才明白:法輪功是修佛的啊!我哭著和《轉法輪》書上的師父法像說:「師父啊,弟子愚鈍啊,學了這麼多天,才知道這是修佛的,弟子死都修,一定和您回家!」

法輪功這麼好,我不能自私啊,我得告訴更多的人。於是我就和同修們出去洪法。原來我自己洗頭都站不住,走一里地都得歇幾次。可是定下我要和師父修煉法輪大法這一念以後,出去洪法來回走幾十里地的路,也不覺的累。

沒過幾天,我家附近拆遷,老伴兒想去撿點磚回來,修我家的車庫,我站車庫那看門,見老伴兒自己搬磚挺累的,就也去幫他撿磚。剛開始,我是搬一趟兩手各拿一塊磚,過一會,我就雙手搬四、五塊磚,再一會兒,就雙手捧一大摞磚。老伴兒見狀就對我說:「你都能搬這麼多磚了,你會砌牆,我給你打雜,你來砌牆吧。」我啥也沒想,就開始砌牆,砌到頂了,搆不著了。見兒子下班了,就和兒子說:「我砌牆到頂,搆不著了,你個高,你接著幫我砌吧。」兒子詫異的問:「媽,這牆是你砌的?你能砌牆啦?」我攤開自己滿是磚土的兩手看看,也不相信的自言自語:「是啊,這一身病的我都能砌牆啦?我能砌牆啦?那我這病不都好了嗎?那我這身病是啥時好的啊?」

僅僅一個多月,我一身的病全都好啦!我的直腸癌,1.5×1.5的瘤也不知道啥時就沒了。現在想起來,我的眼淚還忍不住要流出來,那是感恩的淚,這救命之恩,師恩難報啊!我沒見過師父,我沒給師父一分錢,我只是動了要修佛的那一念,我只是忘了自己的病,師父就給了我宇宙大法,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生命,還給我鋪就了一條返本歸真──回家的路。我真真切切的體悟到了師父在《轉法輪》寶書上說的:「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的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1]

二、法輪大法救了我孫子的命並賜給他幸福的生活

我的大孫子出生的時候腦袋小,胳膊粗,是畸形,醫生說不要留下,四、五天又發現大孫子得的是白血病。醫生說:「這孩子先天貧血,有錢就花吧。」我們不放棄這個孩子,就放在醫院保溫箱,戴了一個月尿不濕,孩子的屁股紅了一片,黑天白天哭。大兒媳婦刀口又化膿,好不容易侍候滿月了。我又黑天白天幫著照看孩子,累了半年,飯也吃不下,瘦了八斤。

同修看見我瘦得都脫了相,就讓我向內找。我也知道是對兒孫的情沒放下,但是陷在其中難以自拔。

有一天,我睡著了,睡的很沉很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了,看在我床前坐了一地同修,就問:「你們都來幹啥了?」同修說:「聽說你昏迷了,大家來給你發正念啊!」我就想:「同修多忙啊,還來看我,幫我發正念。以前自己說要出去講真相,多救人。現在自己光顧兒孫的事,不能出去救人,還牽扯同修不能救人,我這不是做錯了嗎?」我就哭啊哭啊,心裏覺的對不起師父,就一個勁兒的哭。

第二天醒了,我就好了,能吃下去飯了。第三天,就出去講真相救人了。自己就想:我這半年都吃不下飯,怎麼突然就好了呢?想了半天,明白了:我吃不下飯,是因為只惦記自己的孫子,是為私的;我哭,是因為牽扯同修救人了,想的是世人的得救,是為他的,是無私的。就是為他人著想的那一念,就這無私的一念符合了法,師父就管我了,我就好了!

孫子五歲那年的一天,為孩子的病感到絕望的大兒媳從醫院開了一編織袋的中藥,放在家裏,和我兒子辦了離婚手續,丟下孩子就走了。孩子上托兒所總感冒,每次感冒去醫院打點滴,都得我按著孩子的針頭,一動不能動,動了就滲血,打幾個小時的點滴,我就得按著幾個小時。到了上學前班的時候,哪個學前班都不要,都怕因孩子的病擔責任。

孫子六歲那年,我因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綁架,回來關押到看守所二十多天。孫子病重了,又要住院,沒人照看。兒子急得四處奔走,托人給派出所的警察送錢、吃飯、買好煙,想盡辦法營救我回家。兒子手裏拿著孫子的住院通知書來到看守所接我時,第一句話就說:「媽呀,快回家吧,孩子又犯病了。」

一進家門,看見小孫子蜷曲著在床上躺著,身上的肋條像洗衣板似的,面色枯黃,有氣無力的叫一聲奶奶,眼睛裏流出了眼淚。丈夫因擔心我,整天哭,不吃飯,也瘦了一大圈。丈夫說:「自從你走後,我的心,整天揪成一個團,也照顧不好孩子。孩子的白血病嚴重了。」看到兒子手裏拿著住院通知書面目焦急愁苦,強忍著,不想在我面前流露出痛苦的樣子,我就對孫子說:「孫子,咱不住院,咱以前多次住院也治不好,你就跟奶奶一起學大法吧。」孫子答應了。

我就帶著他去學法小組學法,剛開始去的時候,為了他能安靜不打擾大家學法,我就給他買很多小食品,我們學法他就在旁邊聽,每次都能跟著聽完。逐漸的他也能讀《轉法輪》了,也跟著我煉功。有個星期天早上,我煉功沒叫他,我想他上學挺累的,讓他多睡一會兒。可等我煉第二套功法時,不經意睜眼一看,孫子站在我身邊煉功呢。

孫子上學被同學欺負,總挨打,但是他從不還手,回家就和我哭訴。我就說:「師父在《轉法輪》裏不是告訴咱們嗎?要忍,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韓信是個大將軍都能受胯下之辱,你是個小學生,被同學欺負打幾下,就受不了了?」

有一次孫子挨欺負,當時忍了,但回家實在受不了。進家門放下書包,躺在地上打滾哭。我就說:「孫子,修煉就是苦啊,被人欺負還不能還手。可是師父講過不失不得的理啊,他罵你,打你,也許你前世罵過人家,打過人家。這一世人家找你,才打你罵你,這也許是你以前造的業,能不還嗎?再說了,他打你,罵你,你受了欺負,承受了痛苦,他給你德,給你德多好啊,能長功。你應該高興啊,怎麼哭呢?」見孫子還哭個不停,我就哄孫子:「要不這樣吧,你不想要德,你就打奶奶吧,你打奶奶,你把你同學給你的德都給奶奶,奶奶要德好長功,你也出了氣,你看行不?」孫子還是哭,我就用激將法說:「孫子啊,修煉這麼苦,總挨欺負,忍不了,哭不停,要不你別修了,做個常人得了。」孫子哭著說:「不!我修!」

隨著學法、煉功、修心性,孫子的病一天天減輕,到十一歲的時候,就徹底好了。但是對孫子的考驗卻是沒停,有一天,孫子放學回家正哭呢,他媽來電話,得知孩子是在校受了欺負,就問孩子:「你奶知道這事不?」聽孩子說我知道,就讓我接電話,質問我:「孩子在學校總受欺負,你怎麼不管?你怎麼不找老師、找家長?」我說:「我是按照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孩子,如果你覺的孩子在我這裏你不放心,你就把他接走。」聽我這麼一說,孩子的媽媽就不說話了。她就打電話找孩子的老師,班主任老師根本不相信一個那麼壯實的大男生還能被女生打。但是老師看到我孫子擼起袖子,露出被抓、被咬、被掐、被撓的滿是傷痕的胳膊時,老師驚呆了,對全班學生說:「以後誰也不許欺負他!」可孫子還是照樣挨打,男生、女生都欺負他,幾乎每天都挨打,直到初中畢業。

孫子十四歲那年放暑假,他媽媽來電話,和我說想接孩子去她所在的城市玩幾天。孩子回來和我說:「我媽領我去醫院看病,抽了一管子血。」我心裏明白,孩子的媽媽不相信孩子從八歲起沒打針、沒吃藥,就是通過修煉大法就治好了白血病,所以才偷偷帶孩子去醫院檢查的。果不其然,沒過幾天,她就給我打電話說:「等孩子初中畢業把孩子給我,行不?」我說:「行,你是孩子的親生母親,想要孩子天經地義,你想甚麼時候領走都行,我沒意見。」孩子的媽媽因為孩子有病治不了,放棄了孩子,找一個沒結過婚的小伙成了家,想再生一個健康的孩子,沒想到找的男人卻不能生育。如果我不修煉的話,我不會把孫子給她。

孫子初中畢業就被他母親接走了,但是過了一年,孫子又跑回來了,和我說:「奶奶,雖然我媽媽家很有錢,生活條件比咱家好,繼父也對我好,說以後家產都給我,指望我給他養老送終,可是我還是覺的你這裏好,當初我有病,她不管我,看我病好了,就要我。我不想去他們家,不想養他們老。」我就勸孫子從她媽媽的角度考慮,常言道:「百善孝為先」,大法弟子得聽師父的話,做比好人更好的人。後來孫子又回到她媽媽身邊,如今他媽媽在海濱城市給他買了車和房子,孫子也有很好的工作。孩子與媽媽和繼父和睦相處,非常幸福。這也正如師父的《論語》所言:「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