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眼見為實」的母親親歷神跡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這是一個關於我母親得法修煉的故事,那時我的母親既頑固又身患了絕症。我之所以寫下這個故事,是因為我和母親親身經歷了那段神跡,絕對無神論的母親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跡。

頑固如石,聽信中共毀書謗法

我母親今年六十三歲,十二年前,五十一歲的她一直是個重現實、好面子的女強人,她脾氣暴躁,卻善於經營人事,拉關係走後門,擁有著強勢的外表和超高的情商,但對無利益的事情向來是不屑的。記得有一次我和她單位的一位財務科長閒聊,他告訴我:「你母親啊,能幹、彪悍,我看見她也是懼她三分的。」

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時十五歲,上初二,真、善、忍的高德大法洗滌了我的身心。一九九八年,我第一次和母親談起了大法修煉,並希望她也好好看一看,既對身體有益,又可以改變一下她易怒的暴脾氣。堅信無神論的她,一直認為氣功這種東西都是假的,會走火入魔,所以當我向她介紹完後,她的眼神是不屑一顧,甚至是反對的。

可是由於我修煉後自身的變化很大,街坊鄰居、學校老師和同學們都對我的人品讚不絕口,所以她也就沒來干涉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我知道大法是被冤枉的,二零零零年我獨自去北京上訪,後被遣送回家。當時六一零伙同公安給母親的單位打電話,讓母親單位的領導一起陪同到家裏抄家。母親覺的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本來對我走入修煉她就不滿意,如今政府和單位領導都出面了,她心中充滿了憤怒,覺的我丟盡了她的臉面。

在我被拘留十五天回家後,她終於爆發出來了,並表示如果我繼續修煉,她就要與我斷絕母子關係,她的狀態幾乎是歇斯底裏的。在她面前關於法輪大法的任何資訊,我是一個字都不能提及的,否則她就會和我吼叫。就這樣,我們母子之間有了一道深深的隔閡,不能有任何的交流,因為她在心中已經認定,我是「中毒」太深了。

為了給我「解毒」,母親開始和六一零以及街道合作,親自出面,騙我去中共在勞教所辦的洗腦班;又聽信中共的謊言,配合著在報紙上信口開河,說她的兒子煉功後如何變癡變傻;甚至趁我不在,燒毀了我的大法書,並以死或者斷絕母子關係為要挾……

我很難過!她是我的親人,可是親人之間沒有信任、安慰和鼓勵,只有不斷施加的壓力。我很難過,也很擔心!因為我知道,她所做的這些事是有大罪業的。但更難過的是,面對誤解的世人我可以去講清真相,理智平靜的溝通,慢慢改變世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誤解,可是我卻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對我的母親講清真相!?因為只要我一開口,她就出口成髒,立即打斷我,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如同一塊密不透風的頑石。

由於母親認為我丟盡了她的臉面,她從內心看不起自己的兒子,認為兒子是被中共定義的「愚昧」人員,所以我們母子之間的溝通幾乎為零,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八年。

說真的,那時我真的沒有信心,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開我們母子之間的心結,因為大法是對的,那是我親身經歷的,而中共在撒謊,在矇蔽我的母親。

癌症煎熬,母子長談,神跡初顯

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天晚上,母親肚子部位痛的難受,去醫院檢查,當時醫院只是開了一點止痛藥。等到九月初的時候,母親覺的症狀加重了,於是換到婦保醫院,做了全面的檢查後,被醫院確診得了葡萄胎。在連續三個療程的化療無效後,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肺部以及身體其它的一些部位。當醫生把化療結果告訴我們的時候,我見到強勢的母親躲在廁所偷偷流淚。

化療的痛苦既難以描述又漫長而無望:母親的頭髮一把一把的掉;虛弱的身體本來就需補充大量的營養,可是任何飯湯只要一接近,她就嘔吐不止,於是吃飯也就變成了一場持久戰,一頓飯總要餵上幾個小時;她坐不了,也走不了,每次化療完後回家,由於沒有電梯,我得背她上七樓,還必須非常小心,因為她的骨頭也痛……

在痛苦和絕望中,醫生給的希望是一種還在臨床試驗階段、化療反應超強的一種藥物。醫生當時的意思是,如果這種藥物沒有效果的話,他們也沒辦法了,同時由於這種藥物比之前用的化療藥物反應會更強,而且還在試驗階段,所以要使用的話,需要我們家屬和病人同意,並簽字自己承擔一切後果。

我問母親要不要做?她沒有說話,只是輕輕點了點頭。我知道,這是求生的慾望,其實她已經承受不了那樣的痛苦了。看著她如此難受,我也很痛心,而我最大的痛心之處是──我明明知道大法可以救她,可即便如此,她都不許我談論法輪功,我真的覺的她就是一塊頑石!

簽完字後,母親還有一週的休息時間,我們坐車回家。一路上,我都在思考如何告訴她大法的真相,因為化療的結果是無法預料的,更何況她現在的身體已經不堪負荷了,而在我身邊,就有很多絕症病人在大法修煉中治癒的例子。過去溝通的難點在於沒有一個合理的契機,而如今,醫生的論斷強烈刺激了母親的求生欲。我心中不斷的向師父祈求,祈求師父能給予母親平心靜氣的心態。

我把母親背到沙發上,她斜躺在那裏。一天都沒吃飯,我去煮了十個餃子,她吃了一個半就吃不下了。過了一會兒想吐,我扶她到廁所,吐完又斜躺在沙發上。

我坐在她旁邊,和她說:「老娘,我想和你好好聊一聊。」她立刻回道:「聊甚麼?你不就那點東西嗎?我不想聽,越聽越難受。」

我發自內心的說:「我是你兒子,我看見你那麼難受,我心裏也很痛苦!我希望你好起來,這一點,難道你也感受不到嗎?剛才醫生的論斷你也聽到了,我看到你哭了,因為你覺的看不到希望。現在,你的親兒子打算告訴你重拾希望的辦法,你為甚麼就不想試一試呢?到了這個階段,我們母子之間連聊聊心裏話都不行嗎?」

這一個多月她是看著我的,我們雖然很少說話,但是從早到晚的陪護,她是看在眼裏的。哎!中共的洗腦,讓一對母子居然八年都說不上一句完整的話!她有點動容了,於是說:「那你說吧。」

我第一次和母親如此的促膝長談:從我親眼看到的法輪大法治癒各種絕症的事例,到「天安門自焚」造謠案的真相,以及海外法輪功洪傳的盛況,包括法輪大法能治癒疾病的法理,我們聊了一個多小時。聊的過程中,我細細觀察,感覺她開始能接受大法了,而且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她的狀態開始精神起來了。

然後我給她看了二零零八年的神韻演出。看完後,真的就是一瞬間,她說肚子餓了,然後我把八個半餃子熱了一下,她一口氣吃完,接著她就去床上睡覺了。這一個半月來,我第一次看她睡得這麼香。晚上,她的妹妹來給她做飯,她吃完了一小碗飯,沒有任何嘔吐的反應,她說:「這倒是有點神奇了!」

師恩浩蕩,靜聽大法,痛苦瞬消

當然我想勸母親修大法,因為我堅信只有大法可以救她。雖然她現在的狀態是好一點了,可是人的觀念又哪裏是那麼輕易就會改變的呢?何況她之前是那麼的反對,做了那麼多毀書謗法的事。母親是從來不信神佛的,所以她一直不肯在煉功上表態。

又到了要去化療的日子了。我給母親錄了個MP3,裏面是李洪志師父在廣州的講法。我把MP3給母親,我說:「你下午要化療,難受的時候,就聽一聽吧。」她收下了,但是我不知道她會不會聽。

早上我去公司上班,心裏卻想著母親下午的化療,不知道會怎樣難受。一下班,我就從公司趕到醫院,已經是下午五點了,她的化療應該剛結束。我一進入病房,就看到她坐在床上,聽著MP3。母親看到我來了,顯得有點激動,摘下耳機,她連連對我說:「太神了!太神了!這次回去,我一定和你一起煉功!」我也很驚訝!母親到底經歷了甚麼?讓她瞬間改變了自己的觀念。

她說:「化療大概十五分鐘左右,全身連骨頭都開始痛。實在忍不住了,想起來你早上給我的MP3,於是拿起來聽,聽著聽著,那種痛苦一瞬間居然就消失了,我越聽越覺的有道理,而且身上一點難受的感覺都沒有了!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太神奇了!」

我當時也感動的眼眶濕潤,要知道我的母親是從來不相信無利益的事的,她之所以站在中共的立場看待大法,除了面子和壓力,就是對強權利益的崇拜。師父太慈悲了,不放棄任何一個可救度的生命。就像我的母親,在這一瞬間,當她轉變了一點觀念,師父就把母親所有的痛苦都去掉了。要知道,這可是比之前化療的藥物更厲害的毒藥啊!

接下來連續五天的化療,母親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甚至已經不像是個病人了。其實從聽法這一天開始,她就胃口大開。化療結束後五點,家裏的親人就會送飯過來,然後她就盤著腿,一個人坐在病床上大口大口的吃飯,而她同室的兩個化療病友就躲到門外去了。她自己也感覺渾身有勁,就不麻煩親人送飯了,而是一到飯點,就和我散步去醫院的住院部下面,在飯館點菜吃飯,一掃之前連路都走不動的病態。

化療一共有四個療程,每一療程的中間有兩週的休息時間,母親就開始和我回家學法煉功。母親的身體越來越健康,看她光著頭坐在我的對面,一剎那,我覺的這才是母親本來慈祥的真面目。

師父也一直慈悲的看護著我母親。一直到我母親連續做完三個療程,在這個過程當中,雖然一直在化療,但是她一點痛苦的感覺都沒有。我都覺的奇怪,這些掛進去的毒素去哪裏了呢?有一天,她的主治醫生來查房時,再次看到她一個人坐在病床上大口吃著飯,主治醫生連連驚嘆道:「你可真是個奇蹟啊!我治了這麼多病人,沒有見過一個像你這樣的!而且你連白細胞都不補,這哪裏像個病人啊!」

醫生的話提醒了母親,於是她決定第四個療程不做了,她終於開始堅信大法了。隨著學法煉功,後來再去醫院檢查,所有指標一切正常,葡萄胎也消失了。

母親的神奇經歷,也改變了家裏很多親人的觀念,他們都見證了母親身上發生的神跡。母親自己也經常在思考:每天三個小時有毒的化療藥物進了身體,為甚麼一聽法,就一點難受的感覺都沒有了?真是比靈丹妙藥還神。我跟母親說,因為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這個世界上真的是有佛道神的。

結語

母親所經歷的故事,我們一直都是在用口傳的方式告訴身邊的親朋好友,之前一直沒有寫出來,是因為在大法洪傳的二十八年中,這樣的神跡數不勝數,母親的這段經歷在修煉人看來其實都算是「平常」的。

人是相信眼見為實的,就像母親後來也說,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這次的神跡,她也不會相信法輪大法是如此的超常。後來她還經歷了四次驚心動魄的災難,由於做了「三退」,認清了中共,同時又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在師父的保護下,我母親的身體恢復都是出奇的快,在短短的一兩天內就完全好了,這裏我就不細說了。

從二零零八年算來,母親已經修煉十二年了。她如今脾氣也改了,遇事向內找,每天學法煉功,堅持不怠……

我把這個故事寫出來,在疫情泛濫、天災人禍不斷的今天,希望眼見為實的人們,無論你之前持何種觀點,在困難和黑暗來臨的時候,也能像我母親一樣,轉變一下觀念,法輪大法的神跡也會在你的身上體現。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20/18510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