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師父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初中畢業後我就去了廣東,一直在那裏打工。二零一一年四月初的一天,我感覺大腦發木不清醒,稀裏糊塗的,就去了一個診所看病。醫生說只是大腦休息不夠,給我開了一些安神補腦的藥,說要多加休息。回到住處按時吃藥,臥床休息,四五天後不見好轉,越來越迷糊。

妻子將我的狀況告訴了家裏,家裏人也很著急,爸爸去了西安第四軍醫大學,找到了他兒時的朋友,他是該院的碩士生導師,聽了爸爸的敘述後,他說:「立刻來我院做全面檢查。」二弟把我送到廣東機場,兩個小時的飛機旅程,讓我心驚肉跳,我的心在嗓子眼提著,當爸爸接到我時,我都不認識了,走路都要弟弟扶著。

在四醫大做了全面檢查後,爸爸的好朋友說:「看檢查結果,沒甚麼毛病。」他又給爸爸介紹了一家省級甲等醫院,又做了一系列檢查,結果出來了:「抑鬱症。」爸爸帶上三千元的藥,手拉著我回到家中。見到媽媽,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失聲大哭。爸爸是一個硬漢子,我從來沒見過他流淚。

自那天起,媽媽更是整天以淚洗面,就像天塌了一樣。一家人處在極度痛苦中,誰來救我?媽媽看著藥品上的說明,每一種藥都有二十多種副作用!媽媽心是多麼痛,又十分矛盾。看著頭腦不清楚、目光呆滯、表情冷漠、膽小睡不著的兒子,媽媽心碎了。

四姨來我家看到我這般模樣,也搖搖頭,唉聲嘆氣。我到家第三天,媽媽給遠在城裏的六姨打電話說她都活不下去了!就把我的情況告訴了六姨。六姨笑了,說:「沒事兒,我們有師父,有大法,孩子會好起來的!」

是啊,我們有師父管。媽媽這才想起了大法和無所不能的師父。媽媽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學員,也是當地的義務輔導員。那時我們家早上有十幾人在一起煉功,聽著煉功音樂好美妙舒暢,到了晚上,鄰村的、我們村的大法學員圍在一起學習高德大法《轉法輪》。不識字的老奶奶也能讀大法了,真是神奇!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邪惡集團瘋狂迫害大法開始了,大家都不敢在一起學法煉功了,媽媽也嚇懵了。

後來聽我媽媽說,就在我從西安回家的前一天,我一歲多的兒子指著炕頭牆壁對我媽媽說:「轉呢!轉呢!」我媽問:「啥在轉呢?」孩子說不清,只說「轉呢,轉呢」,媽媽急忙拿出《轉法輪》指著書上的法輪圖形給我兒子看,孩子說:「它轉呢!」

媽媽心裏豁然開朗,抹去眼邊淚花,雙手捧著寶書《轉法輪》,把我從床上扶起來坐端正,讓我學大法。我那時一點力氣也沒有,根本坐不起來,無奈就趴在床上看《轉法輪》。看一會休息一會,再看一小會,再休息一會,整整看了三天。

第四天早上,媽媽還未起床,我跑到媽媽床邊說:「媽媽,我好了,頭腦清醒了,肚子也餓了,我啥都明白了!」「果真好了?」媽媽激動的又是兩行熱淚。我們母子倆高興的笑了起來。媽媽把三千元的藥全扔了。

大法太神奇了,是超常的科學!師父慈悲,佛恩浩蕩!我有幸沐浴在佛光之中,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謝謝大法!謝謝師父!我會永遠支持媽媽學大法,做證實大法的事,法輪功萬歲!

如今我無病一身輕,但爸爸朋友的話還在耳畔:「這病少則兩三年治癒,多則七八年,甚至終身難癒。」可我僅僅用了三天時間看了一遍《轉法輪》就完全康復了。難道這還不是神跡嗎?

真心希望那些還在病痛中掙扎的人們,拋開被中共灌輸的對大法的歧見和偏見,也讀一讀《轉法輪》,那樣您一定會和我一樣身心受益無窮。用盡人間的言語也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再次叩拜大法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