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功一個月 患有心臟病的我康復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七日】一九九五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在這修煉的二十五年裏,發生在我身邊的神奇事很多,僅舉幾例與大家交流。

一、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神奇事

九五年六月我開始煉功,七月單位體檢,結果我所有檢查項目都正常了。這在以前是從來沒有過的,每年體檢不是這有問題、就是那有毛病,九三年體檢說心臟出了問題,讓我馬上住院,說隨時有生命危險,一犯病就進搶救室,心跳每分鐘二百多次,心電圖低平。那時住醫院近兩個月,每天帶盒子二十四小時跟蹤,每次摘盒子指標都不正常,我每天的感覺就是渾身無力,連直腰的力氣都沒有,胸悶氣短,心臟放射的後背疼,將近兩個月的時候,醫生說:你出院吧,我們最好的藥包括進口藥都用過了,沒辦法,自己想法去吧。出院後,我用過好多辦法,如:太極、氣功、聽氣功報告、食療等等都沒見效。

一直煎熬到九五年六月,一天,我母親從公園練太極回來告訴我說:新出來一種功叫法輪功,煉的人特別多,說祛病健身有奇效,你去看看吧。那天正好是星期六,我到煉功點跟著學了幾個動作,回家後特別舒服,我跟我母親講太神奇了,明天我去把動作學會了,每天在家煉。

就這樣煉了半個月,渾身輕鬆舒服。我不只有心臟病還有鼻竇炎、過敏性鼻炎、肩周炎、關節炎、坐月子落下的腰痛病、手腕不能沾涼水、一碰到就痛腫;煉功一個星期就好了,太神奇了。

我這一個月只是早晚煉煉功、學學《轉法輪》,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當我拿到體檢結果的那一刻,我激動的心情無法用語言表達。我在心裏一遍又一遍的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太神奇了,只是煉了煉功全身的病就沒了,用現在的醫學解釋不通,因為他是更高的科學,超過了現代醫學。

自此,每年的體檢我都是正常。有位同事說:過去沒實行醫保你總有病,現在實行醫保了,你也不生病了,你省多少錢?我說不只是省錢了,關鍵是不受罪了,生病那種痛苦不只來自身體上、還有精神上那種折磨,一般健康人是體會不到的。

由於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按照師父講的去做,按真、善、忍去做個好人、更好的人,處處為別人著想的好人,我的面部皮膚變的白裏透紅,臉上的皺紋全沒了。辦公室愛美的同事看見了,說:我們花幾千元換膚,還沒你的皮膚好,我也要和你一起煉功。

二、大法救了我大媽

九六年夏天,我大媽從外地來我們家看病,說吃不下飯,吃一點就漲的難受,人瘦得皮包骨頭,很虛弱的樣子。家人讓我帶她到醫院去看病,做了胃鏡後,醫生把我叫到一邊說:胃癌晚期,她這麼虛弱也不能做手術,並且已經晚期了,也沒必要再受那個罪了。醫生給開了點藥讓我們回家。

回家後也不能把實情告訴大媽,我說:你這病醫院說不好治,要不你和我煉功吧,又不花錢。她說行。我從煉功點給她請來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讓她每天學。我就回自己家了。

下星期回我母親家,大媽高興的跟我講,她甚麼都能吃了,光想吃東西,沒飽。我問我母親大媽怎麼這麼快就好了?我母親說:她每天有空就看書,看的可認真了,不認識的字就問我,我不在家她就寫在紙條上,只要做錯事就笑著說我錯了。第五天的時候,一天上了十三次廁所,從此就甚麼都能吃了、胃也不漲了。

那時我大媽還沒煉功呢!短短的五天時間,只看了《轉法輪》書,胃癌晚期就神奇的好了。這麼多年過去了,現在將近九十歲的大媽還很健康,家務活都能幹。

三、大法救了我的丈夫

我的丈夫在迫害前也煉過功。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開始後,由於怕心他不煉了,每天看造謠的電視,結果中毒了,說了些對大法、師父不敬的話,還經常干擾我煉功。不久他得了糖尿病。

二零一五年秋天,他在家突然昏迷了,正好我在家,當時我想按真善忍去做,善待他。我趕緊求師父救他,我對著他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他醒過來了,但不能說話、全身不能動,他憋的難受,喘不上氣來。我求師父幫我,我把體重二百多斤的他就扶起來了,並沒有覺的費勁。

他坐起來後,我用了一包紙把他嘴裏排出來的痰全部清理乾淨了。這時他也不憋的慌了。我打了急救電話把他送到醫院急診室一檢查,五個項目達到死亡指標:心衰、腎衰、高甲、肺部感染、電解質紊亂。搶救完後送重症監護室,一個晚上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書。我在監護室門外一夜沒睡,坐在椅子上心裏不停的求師父救他。叫著他的名字給他背師父的《論語》,度過了難熬的一夜。早晨進去看望的時候,醫生說他好多了、比較平穩沒甚麼大的危險了,但還不能掉以輕心。白天我有空就給他背《論語》,中午進去看望的時候精神很好。第三天早晨把氧氣罩去掉了。後來他跟我講主任第二天就讓去掉,醫生因為忙可能忘了。

我進去看他時他激動的抓著我的手說:謝謝、謝謝。因過去有過兩次在他處於生命危險時我求師父救了他。這次他一定想到了,我肯定又求了師父救他,不然怎麼這麼快就沒事了呢!我說你不應該謝我,咱們都應該感謝師父。當我進去看望他時有一位女醫生笑著跟我講:他一直特別清醒,晚上用手勢要紙、筆,告訴我有兩味藥不能同時用。第五天上午轉入普通病房,幫忙的一位先生講:你從閻王那裏轉了一圈回來了。

丈夫在普通病房住了一個月回家了,到現在一直很好,生活全部都是自理,如洗衣、做飯、開車採購、開車出去吃飯、開車到幾百里外的同學家做客。我們院裏的人見到我說:看他恢復的還不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