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飛上藍天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

迷失

我今年三十八歲。我曾經是個問題少年,十二歲學會抽煙、喝酒,只會欺負弱小同學,如混混一般,父母很頭疼;在中學時代,就開始談戀愛;走向社會後,更是五毒俱全,吃、喝、玩、樂,追求物質享受,是我那幾年的生活寫照。

職高畢業後,我不顧家人反對,去學彈吉他,玩音樂,還留起長頭髮。年輕的我看上去沒有精神,整個人生活在頹廢中,難以自拔。雖然通過玩音樂也能謀生,但是生活來源很不穩定,經常需要伸手問父母要錢過活。

一九九六年學音樂的時候,跟同學學會了吸食大麻,一吸就是十年。根本沒有專心學習音樂,而是在吸食大麻過程中,找那種虛無縹緲的感覺,尋求精神刺激,依靠大麻找所謂的創作靈感,實際上那種創作完全沒有內涵。

吸食大麻對我的身心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我出現了幻覺、妄想和類偏執狀態,伴有思維紊亂、自我意識障礙,出現雙重人格。我每天都要靠大麻提精神,吸食過程中好像變了一個人,現在知道那不是自己,是主意識被其它亂七八糟的低級生命控制了。後期,到每次要吸之前,腦袋特別疼,頭疼變成了後遺症。有一天晚上,吸完大麻躺在床上,我有一種莫名的恐懼,身體特別不舒服,好像有個聲音告訴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快哭了,內心非常痛苦。

我一米八的個兒,體重卻沒有超過一百二十斤,臉蠟黃,二十幾歲的人,看起來像三十歲。家人和朋友都好心地勸說我,都快三十歲了,不能再這樣混了。但我不理會家人的感受,還是執意地我行我素,後來家人已經放棄我了,覺的我整個人都廢掉了,就這樣吧,有口飯吃就行了!

除了吸食大麻,我還經常出入夜店,酗酒,甚至帶不三不四的人回家過夜,整個生活用「糜爛」一詞來形容都不為過。

重生

幸運的是,在迷失中,我遇到了法輪大法!從此,我獲得了新生。

記得二零零六年十月的一天,我在清理抽屜裏的物品,無意間發現了一張白色的光盤。那是三個月前,去一個朋友家做客,敲門的時候,在他家門縫裏發現的,當時出於好奇,我隨手把這張光盤放進了包裏。

光盤上印著一朵蓮花,我心裏一動,就打開來看,裏面有個視頻《風雨天地行》,還有一本電子書──《轉法輪》,當時只覺的好奇就一直看了下去。沒想到第一次看,就被裏面的內容吸引住了,裏面講的是如何做一個好人,如何為別人著想,不與人爭鬥,孝敬父母……更讓我明白了人活著的意義,即當人是為了返本歸真,這道理一下子打到了我的靈魂深處。

不到一週的時間,我就把這本書全部看完了,看完後,我說了一句話:「這就是我要找的!」看了《轉法輪》這本書,就再也放不下了。就這樣,我走上了修煉的道路。三個月後,我的煙酒全部戒掉了。學法之前,我接觸過藏傳佛教,還給「活佛」磕頭、念經、燒香、捐錢,但還是抽煙喝酒吸大麻,沒有任何改變。

得法後三個月,所有那些壞習慣全部戒掉了,以前滿嘴髒話,也全都消失了。師父給我清理了身體,身體開始排那些不好的物質,也沒有了那些不舒服的感覺。我把長髮和鬍子全部剪掉,人變的精神了,生活裏有了陽光。

是師父把我從萬丈深淵中解救出來,從內心深處把這些污濁清洗掉,給了我一個新的生命。

堅持

身邊朋友都看到了我的改變。父母剛開始反對我學,讓家裏其他親戚來勸我放棄修煉大法。有一天晚上,家人衝進我的屋裏,打罵我,想讓我放棄修煉。當天晚上,我哭了,為家人不知道真相而哭泣,腦子裏浮現出一首歌:

「飛飛飛上藍天,天天天空湛藍。」

這歌詞好像是在鼓勵我。我家裏是部隊的,受邪黨迷惑很深,他們接受不了我煉法輪功,不是打就是罵,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也不聽,一味地排斥。這也是我的魔難,這麼大的壓力,看我能否走過來。現在這個打和罵的階段過去了,我堅持下來了。

我知道過去自己的所作所為對家人是非常不負責任的,不應該再這樣了。當時,父母為了我玩音樂和常有朋友來找我聚會,就讓我住大屋,他們和小姪子住在五平米的小屋。修煉大法之後,我把我住的十五平米的大屋讓了出來,還經常幫父母幹些力所能及的家務。人也變的溫良和善了,做事情多為別人著想,不再那麼自私了。

吃苦行善

接下來我要找工作,不能再靠家人了。朋友給我介紹了一個酒吧的工作,工資一千元,我想錢再少也要去。就這樣,我每天在酒吧裏乾雜活,賣門票,幫客人存衣服,收拾桌子上的空酒瓶,搬啤酒……哪個地方需要人,我就去幹,也不挑。酒吧裏充斥著煙、酒、毒品,雖然我每天在嘈雜的環境中工作,穿梭其中,但是我的心是寧靜、祥和的。

每天都是下午三點上班,凌晨四點才下班。由於酒吧離我家有二十多公里,晚上打車很貴,夏天我就騎車上下班,也不覺的累。冬天下班後,就等早班地鐵回家。有時候早班地鐵還沒開門,我就在門口等著。有時候在車上睡過了站,到家已經是早上七八點了。每天雖然很累,但是到家後,打坐一個小時,馬上疲勞就消失了。工作雖然很辛苦,但是有大法在,我的心不覺的苦。因為師父告訴我:「吃苦當成樂」[1]。

曾經是我打別人,但是修大法後,完全轉變了。在酒吧工作的時候,有一次遇到無理的客人,不給錢,就想進去看演出,我當時拒絕了,他伸手就要打我,把我逼到牆角……最後被同事攔住了。要擱以前,我早就跟人打起來了。但是現在我明白,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並且得為酒吧考慮,不能招惹是非,給老闆帶來麻煩。

後來換了新的工作,老闆很信任我,庫管、銷售、財務,所有的事情都交給我。在工作中,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貪圖利益,為客人著想。慢慢的,我的工作越來越好,工資也越來越高,身邊的朋友也越來越多。大家都很信任我,跟我接觸沒有距離感,因為我的思想裏沒有壞的念頭。可這都是源於法輪大法,修煉大法帶給我的是一個祥和慈悲的場,我也把這份善的力量傳遞給別人。

福報

再後來,結婚,買房,買車,生孩子,每一件事都非常順利,家裏人也說我這幾年非常順。而且夫妻和睦,相敬如賓。其實這都是大法帶來的福報。誰會想到當年那個頹廢的我會有如今這般改變?

前幾天,妻子還問我:你記得我們吵過架嗎?我怎麼想不起來了?是啊!我們幾乎都沒拌過嘴。因為學了大法之後,在生活中,我都是以真、善、忍為標準,事事都為別人著想,在家裏,幫太太做家務,說話前,想想是否會傷害到對方,所以才有了家庭的和睦。

要說的事情太多了,自修煉後,八年來,我沒有吃一粒藥,沒有病,省了很多醫藥費,身體非常健康!

感恩

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了我新的生命,把我從道德墮落的泥潭中撈了出來,讓我知道了做人的道理,從做好人做起,還要做更好的人;是師父的慈悲救度,使我明白了此生為何而活,使我看透了這紛繁複雜的人生,不再彷徨、迷惑……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11/18443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