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修大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我叫大勇,是一名司機,今年五十四歲。我與法輪大法緣份深厚,因為我們全家都修大法,只有我一人機緣不成熟,走不進大法的門,二十年來在人海中沉浮,如履薄冰。一次又一次,在生死邊緣被大法師父救回,於二零一七年才走進大法的門。

二十年前我生活在山東。那時的我應該算是在黑白兩道混,帶著一幫小弟好似無限風光。與市長、公安局長之類腐敗官員通宵耍錢,一宿就輸掉幾萬甚至十幾萬。養成了吃喝嫖賭,吸毒等惡劣、違法嗜好,在紅塵中不斷下沉。

但我心裏知道法輪大法是好的,為求神佛保祐,還時刻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平安護身符帶在身上。有時和身邊政府人員說大法好,他們還取笑我「走火入魔」。我知道師父一直看護著我,只是沉迷在這樣的生活中不能自拔,沒有決心走進大法修煉。

一次我從山東濟寧開車走煙台高速公路,因為我這一個來月一宿宿耍錢沒睡過整覺,靠吸毒支撐著精神,耍錢時也感覺不到睡意。可這不耍錢不吸毒時開著車就睏得我睜不開眼睛,我努力克制也不起作用,還是開著車都能聽到自己的打呼聲。作為一個司機在高速上疲勞駕駛就意味著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我想找個服務區休息卻找不到。於是我就一邊開車一邊不斷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果然睏意消失,順利到達煙台了。回到家我一頭倒在床上睡了三天三夜。

更驚險的一次是從煙台到青島的路上,我車上坐著兩男一女。車要路過一個急轉彎處,因為我的生活狀態就是缺覺,不耍錢時就沒精神,冷不防開到這急轉彎處,只要我條件反射緊急踩剎車,定會翻車,翻轉幾次就得掉坑裏。這時我突然清醒,輕踩剎車遛著往下走,緊緊把著方向盤,因方向盤稍打歪一點車都會翻,我一邊念:「法輪大法好」,一邊遛著往下走,就這樣還是滑進一個大深坑裏去了。

可神奇的是車卻安然無恙,我們四個人也毫髮無損。那兩男一女因吸毒精神麻木,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從死亡邊緣走了一圈,還在嘿嘿傻笑呢!我打了電話叫來了三十來個小弟,也沒能從深溝裏把車弄出來,最後還是請救援隊用大吊車,把車吊上來的。

圍觀的村民說這地方年年出車禍。大法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還有一次,我送客回來的路上,那時已經回到黑龍江。那年雪特別大,路過一條崎嶇的山路,而且車輪碾壓過的路特別光。這時對面過來一輛車用大燈照我。我看不見前面的路了。緊急收車方向盤失靈了。車一頭紮進深坑裏。車倒是沒翻,橫在那兒,我也安然無恙。我踹開車門給救援隊打電話才把車拽出來。

此時我因為吸毒耍錢,經濟上已大不如從前。可毒品沾染上就很難戒掉,把剩下的那點積蓄十幾萬也都吸沒了。我只好給人開出租車過日子了。就這樣,明知是師父一次次保護了我,心裏也一直感恩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也想走進大法修煉,只因戒不了人中的惡習始終未能修煉大法,我也曾拿起寶書《轉法輪》看過,可一拿起書來就睏的睜不開眼睛,我就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立刻感覺兩眉之間那兒有東西嗖嗖的轉,我把手放在那,就覺的手心裏也有東西在飛快的轉。後來才知道那是法輪在轉。

我都奇怪,我與法輪大法這麼有緣,卻進不了大法的門。我就去問一個和我非常要好的陰陽先生我甚麼時候能修煉法輪功。他說我得五十歲以後才能修大法。現在修不了。我還不太服氣呢!

但不服也不行。有一次我牙活動了,非常疼卻不掉。我就從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您讓我的牙長上別疼了,好了我也修煉。我就這樣沒太在意的一想,第二天牙不但不疼了還不活動了,非常堅固的長上了。但我還是由於自己脫離不了人心的喜好,沒能走進大法的門。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我五十二歲了。果然是在這一年我開始修煉大法了。那年,我好無徵兆的突發「急性腦梗死」(病歷上這麼寫的),一向身強力壯的我突然坐上了輪椅,胳膊用醫學術語叫「佔零度」,就是一點抬不起來。嘴歪眼斜,直淌口水,有一隻腿動不了了,最要命的是還有糖尿病、心臟病、血管病等十多種併發症。大夫說我是腦梗中最重的那種。

在省城醫大住了十五天就被醫院趕了出來,讓我去康復中心治療。在康復中心住了兩個月花兩萬多。我曾腰纏萬貫,此時卻連兩萬元都沒有了,兒子只好給我請個護工照顧我,他去打工給我掙醫藥費。兩個月後我回到家,生活不能自理。我在外地的姐姐來照顧我半個月。姐姐勸我扔掉那些藥,快安心學法輪功吧。

看著我那上千元錢的藥,每天三頓藥,每回十多種,藥在桌子上擺了一排,按順序吃,一不注意就吃亂套了。而且治糖尿病的胰島素要用一輩子,這種痛苦沒完沒了。這次我就聽了姐姐的勸告開始修煉了。雖然二十年來知道師父一直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但還是在半信半疑中停了所有的藥,和姐姐一起修煉法輪大法了。姐姐在當地找了幾個素不相識的大法弟子來和我一起學法,這樣我家就成立了學法小組,每天上午學法交流。我的悟性很快提高上來。我早晨煉功時,因為一隻胳膊抬不上來,抱輪時我就用布條把那只不好使的胳膊綁上吊在高處抱輪。我下定決心一定要一修到底,跟師父回家。

修煉後戒掉一切不良嗜好,毒癮也沒了。我的高血壓、糖尿病等全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我去醫院複查,拍CT發現原來腦部兩釐米的血塊也消失了。我的生活完全能自理了,打掃衛生、做飯、洗衣、自己上下樓買菜,不再麻煩任何人了。

我每天出去遛彎,碰到有緣人就講大法真相。有一天,我在小廣場遇到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士,看上去也得過腦梗,留下了後遺症。我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功後,把糖尿病、高血壓等病都煉好了,那人說:你這胳膊怎麼沒好啊,我說:那是業力,他說:「我不信!」就走了。我想:這個人悟性太低了,身體都這樣了還不信。他走後我也離開了小廣場,這時,我的身體輕飄飄的,從來沒有過的一種感覺,每天我走一段路,就覺的累,可今天走起路來一點不累,大約走了兩小時左右,後來悟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以後多做救人的事。

我家四樓鄰居,衛生間的下水道不好使了,他將洗手盆與座便的位置調換了。調換後,我家的洗手盆一用,他家衛生間就漏水,我有時為了不往他家漏水,我都不能洗頭,過了幾天,我找四樓讓他家找維修工修理一下,修理一次也沒修好。因我家是學法點,不想因此事受到影響,又過了幾天,四樓往三樓漏水了,三樓找到四樓,我們商量找物業來修理,我說:你們不拿錢,我拿也行。通下水道時,在誰家通,誰家就得弄髒,我說:在我家通吧。我深知自己是大法弟子,遇事先想別人,後來下水道修好了,我們每家拿了十元。

今年夏天四樓家裝修房子,把自家的下水道又堵了,我一用水他家就漏,他們是七十多歲的老倆口。他們不把自家堵塞的下水道通開,卻要求我不用水。我是大法中的新學員,還是自己修的不好,至今得法兩年多了,還有一隻手不好使,幹活不方便。我就和兩位老人說:叔叔,阿姨,你們找人看一下是甚麼毛病,需要多少錢我出,最近幾天我先不用水了。他們滿口答應著,可過了半個月也沒修,說新裝的房子還得刨牆,不同意破壞牆。還不許我用水。這樓裏的鄰居都替我打抱不平,說不能慣著他們,不用水時也放水淹他家,看他能怎樣。我勸鄰居說:他們歲數大了,老頭還得了癌症挺可憐。我現在修法輪大法了,我要聽大法師父的話,遇事先想別人。雖然我嘴上那麼說,可做起來也真難呀!大熱天不能使水,一忍不住使一下他們就來使勁敲門。過關的過程也是剜心透骨呀!我不斷的向內找,找到自己的爭鬥心,憤憤不平的怨恨心等。我加大力度學法,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針對我家學法點的干擾,我也在去人心中不斷的求師父做主。

終於柳暗花明:一天樓下老倆口的弟弟來串門,知道了此事,他正好是這方面的「專家」,有專業的工具。輕而易舉的就把堵塞的管子通開了,並不斷的為他姐姐、姐夫的無理給我賠禮道歉。

通過這事師父讓我提高了境界,幫我化解了魔難,同時還證實了大法的美好。只有按「真、善、忍」去做才能不傷鄰里之間的和氣。感恩師父!

我走進大法修煉快三年了,每天都過的充實快樂! 我現在從經濟上看和原來沒法比,過的挺清貧,可我內心卻有了一份充實和安寧。師父從骯髒的塵世中把我撈起,在大法中清洗我的靈魂,我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唯有走好修煉的路以謝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