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之初的那些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那是一九九五年,那時我在單位技術科搞新產品開發,單位被當官的「撈黃」了,而我還得掙錢供兩個孩子上學,一個在牡丹江上師範,一個在海林念高中。我就從橫道搬到海林,租個房子,又上牡丹江買個「倒騎驢」,在海林拉活,掙點錢,維持生活。

因為我身體有多種疾病,頸椎骨質增生,腰椎間盤突出,氣管炎,風濕性關節炎,同時還有個不定期的渾身發燒,腦血栓等等,住醫院花了不少錢,也不好,這樣的身體還得掙錢維持生活,還得忍受疾病的煎熬,活的真是艱難!

醫院有個煉法輪功的大夫說:「你煉煉法輪功怎麼樣?」我也不知道怎麼煉,後來在書店我看到了《法輪功》這本書。我在書店裏一氣兒看了幾個小時,愛不釋手,覺的這書和一般的氣功書不一樣,很神奇,按著真、善、忍修煉,是個高德大法,這肯定是本天書。當時我就想,我怎麼能找到煉功點,向他們學。就這樣,我蹬著「倒騎驢」,邊幹活,邊打聽哪有煉法輪功的。

自打我看《法輪功》這本書以後,我經常想:天上肯定有像觀音菩薩、阿彌陀佛這樣的神仙,李洪志師父是不是也是神仙啊?心裏想:不管怎麼樣,我看不著,我也認定李洪志師父是大法師父,我就按真、善、忍做好人!

這期間還發生過我終生難忘的兩件事。一次我蹬「倒騎驢」在體育館前的大道往東騎,這時天下著大雪,由於雪大不好騎,當時為了騎著省勁兒,就順著汽車印走,當時不知道怎麼回事,有一股力量把我的車子推到道邊上去了,這時就聽後面「噹」的一聲,說得遲那時快,只見一輛從東邊開過來的汽車,一下子就把我後面的一輛賣大果子的「倒騎驢」連人帶車撞飛了。這時天剛濛濛亮,警車不一會也開過來了,發現那人已經死了。當時嚇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心想多玄那!

還有一件事,由於我租的是個人的平房,炕不好燒,四處漏風,一燒火就四處冒煙。我曾告訴過孩子注點意,防止煤煙中毒。有一天,由於我幹完活挺累的,回家躺炕上就睡著了,按常理,我應該是一覺到天亮的,不知怎麼的,突然醒過來了,就覺的腦袋不得勁,我就招呼兩個孩子,當時看沒有事,我就蹬著「倒騎驢」上火車站拉活去了。走到外面自己也是迷迷糊糊的,就聽耳邊有人召喚我:「喂,怎麼睡著了?」我這才睜開了眼睛,感覺清醒一點,才意識到自己可能煤煙中毒了。我馬上想起了孩子,趕緊回家看看,果然孩子也煤煙中毒了,女兒被好心人送醫院去了,兒子也是晃晃悠悠的上學去了。心想,真危險哪!如果不是有老天保祐著,這一下全完了!現在回想起來,肯定是師父在保護著我們。

就在一九九七年三月份,我那時正好是五十歲,我騎著「倒騎驢」在馬路上走,那幾天,天天早上看有一幫人,從農機局二樓下來,也覺的挺奇怪,是跳舞的?還是幹甚麼的?一次,有兩個人從樓裏走出來,我問:「上哪去?坐車嗎?」那兩個人說:「上火車站。」我說:「上來吧。」我就拉著他們倆往火車站走。

這時天放亮了,我就看到他們倆的書包裏有幾本書,我說:「能叫我看看嗎?」他倆說:「是《轉法輪》。」說著就把書遞給了我。我一看書的目錄和《法輪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都有真、善、忍這三個字,只不過是更厚一些。到車站後,我跟著他們邊走邊看著書,也跟他們進了站台。我就說:「現在的人心都鑽到錢眼裏去了,還能有多少人能按真、善、忍做好人哪?」他倆一聽,說:「你還是挺有緣份的,那這本書就送給你吧。」我說:「那哪行啊,哪裏賣這樣的書,我去買。」他倆說:「晚上那樓裏有人煉功,那樓上就有。」後來,才知道他倆是夫婦倆,是回長汀串門的。

晚上六點多,我就去了農機局二樓,一看滿屋子都是人,正在看李洪志師父在《濟南講法錄像》。我也沒吱聲,就找個空座坐了下來,看李老師講法錄像。當時就覺的眼睛上邊好像有甚麼東西往裏頂,往裏鑽,就覺的挺奇怪的。不一會又感覺渾身發冷,像得了重感冒似的,就覺的挺奇怪的。後來通過學法,和同修們交流才知道,是師父在給我開天目呢,在給我淨化身體。同修們說:「你和師父太有緣了!」

看完師父講法錄像,我就問身邊的同修,我要請師父的大法書。同修告訴我:「你去找那位同修,她是站長。」我順著同修指的方向,看到那同修旁邊有一大摞子大法書。我過去就問她:「我要請師父的大法書。」她立即給我找了十幾本大法書。我問她說:「多少錢?我可能身上帶的錢不夠。」她客氣的說:「沒關係,明天拿來就行。」我高興的把大法書放在了書包裏。

接著她又教我煉功的動作。她說:「師父告訴了,煉功是一方面,主要是以法為師,按真、善、忍向內找,提高心性。」我那天白天幹活時,兩隻腳都崴了,可是煉功的時候,腳不知不覺的都好了,也不疼了。尤其煉「神通加持法」時,兩條腿都能輕鬆的雙盤,而且一打坐就坐了半個多小時。同修看了也挺高興。

在後來的日子裏,我天天騎著「倒騎驢」到煉功點參加集體學法煉功。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有點像回家的感覺,覺的非常幸福。每天都感到能量場非常強,根本沒有病的感覺,有時煉著煉著功就定住了,有時感覺非常舒服,有時發現戴著的手錶,不知怎麼莫名其妙的就停了。

我們還經常到鄉下去洪法,向民眾介紹宣傳修煉法輪功的好處,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不止是祛病健身,主要是讓人按著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好人。他有百利而無一害。有時冬天也在體育館門口煉功洪法,只穿著單衣服在外面打坐,也不覺的冷。有時錄音機凍的都不轉了,就想個辦法用熱水袋把錄音機包起來取暖,又轉了,又響了。有時我們集體洪法時,在東山,在體育館,在車站廣場,都是上千人煉功。有幾次煉「貫通兩極法」,就覺的兩手臂被強烈的能量場帶著自動的上下飄動,真是神奇!

我有一次在夢裏騎著「倒騎驢」,在馬路上飛起來了,那種感覺真的是飄飄欲仙,非常真切真實,那可能就是發生在另外空間的事。有一次,拉著兩個小學生上學,有個小孩說:「我肚子這麼疼。」我當時也覺的肚子疼,他的感受被我感應到了。還有一次,就覺的從手指尖抽出一條黑色的像蜈蚣似的東西,從那以後,原來的不定期發燒再也沒有犯過,身體的病全好了,自己打心眼裏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一晃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二十多年過去了,就覺的咱們真心的做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能夠真正的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那顆心,按著師父說的做好三件事,真的是無比的幸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