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在心中升起無限的感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我一九九七年春天結婚,九八年夏天,兒子出生。就在生下兒子二十天時,我得了一種乳房怪病。從第二十一天起,突如其來的急症一天比一天重。甚麼藥物也控制不住,急壞了媽媽、婆婆、公公,就連我的哥哥、嫂子都整日愁眉不展,大家都不明說,但心裏都明白,我能活在世上的日子不多了!

那時我高燒四十度,人整天食水不進,乳房化膿變色,引起血項驟變。到醫院化驗時,醫生將乳房內抽出來的液體拿在手裏說:「不用儀器化驗了,來不及了,用肉眼都可以判斷,她乳房內的膿含量已飽和,如果不立即開刀,再過一個時辰,這人就難救了!也說不準即將變成白血病!」

這種情況下,嚇得家人立即辦理了入院手續,進了手術室。當大夫用手術刀一切開我乳房的時候,充的滿滿的膿一下飛濺大夫一身,爛透的乳房小葉被衝出來,堵住發臭發綠的膿液。當大夫用鑷子將小葉夾出後,立即又一股膿液飛濺大夫一身。

當時的我,痛苦不堪,想著只要能把病去掉,甚麼苦我都能忍,所以當時用很粗的針管在乳房上兩次抽取膿液要化驗時,都是在沒用麻藥的情況下進行的,當時母親在場,心疼得直掉眼淚。

手術後的麻煩一直未斷,因在哺乳期間,所以身體自動不斷產奶水,但只要一有奶水,自動就膿化了,所以不敢讓刀口封上,只能「引流」,就是導了一根管子阻止讓刀口封上。就是那樣也不行,每天甚麼活也幹不了,洗衣、切菜,哪怕一抬手,都能導致乳房開始硬化,又要開始膿化並惡化,最後大夫也苦著臉,沒了辦法!

就在走投無路之際,媽媽為我請來了法輪大法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帶,我那時堅持著每天坐起來聽法。聽了七天後,母親因有事要回家一段日子,回家前她教會了我五套功法,其中包括四套動功,一套靜功。其中第一套「佛展千手法」[1]是八個抻的動作,當時我想:這病就怕抻,煉這些動作可怎麼能行啊?!

當天早上母親教了我動功,晚上教了我靜功。凌晨十二點多,我被強烈的噁心感弄醒,起來就想吐,媽媽為我準備了痰盂,又突然想上廁所,真是兩頭忙活,但最後沒拉沒吐。再一看,一個多月消不了腫的乳房,瞬間軟軟的恢復了正常,多日來乳房內被玻璃碴子針扎的感覺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驚喜的我又笑又哭,笑的是病魔離我而去,哭的是內心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激!一九九八年初秋,我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

從那一天到現在的二十二年間,我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我清楚的知道修煉法輪大法,使病魔從此在我面前消失遁形,與此同時,從小就睏擾我的關節炎、每年必犯兩次的點滴治療等病,全沒出現過。

我常常在心中升起無限的感恩與珍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