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虔誠的佛教徒到堅定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七日】我二零零五年正式走入大法修煉,從一名虔誠的佛教徒成為了堅修大法的大法弟子。

我妻子是學大法的,以前我非常反對她學大法,因我全家人、親戚都是佛教徒,再外加這場迫害。二零零二年七月份妻子出去掛真相橫幅,同修遭迫害、妻子也受連累,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為了讓她少遭罪,我們四處找人托關係,連帶國保罰款共花去二萬元,這更增加了我對法輪功的誤解。

天長日久,慢慢發現妻子變了,不跟我拌嘴了,我說甚麼都不吱聲,真正做到了師父講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身體難受不吃藥幾天就好了。她用心良苦,找機會給我講大法的美好,講人們修煉後身心受益的小故事,有時還給我念《轉法輪》。慢慢我心動了,心想一個家裏住著,信仰不同,哪一門的正神都希望人好。

大概是機緣到了。一天一位我過去的同事來找妻子,原來她也修大法了。妻子讓同修勸我也煉功吧。我們談了好多。

從那時起我捧起《轉法輪》,特別是學到《轉法輪》裏師父講的人是從高層次一層一層掉下來,破除了我頭腦中人是由猿人進化來的錯誤思想。我從此相信大法了。

修煉前我的脾氣很暴躁,心眼小,疑心重,動不動就跟妻子吵架,扔東西。學法後身心有一種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修煉到現在沒吃過一粒藥,

時時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別人有用著我的地方,我都全力相助。在妻子的親朋好友眼裏我是一個絕對的好人,處處關心我的家人。妻子說我修煉前後判若兩人。

修煉後,我明顯感覺到師父時時都在保護著我,不是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比如我幹活,該幹甚麼,怎麼幹,隨其自然就到了那一步。特別是二零一一年妻子她們共五位同修到鄉下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後被非法勞教。當時我覺的簡直是晴天霹靂。我是出車的,跑長途,又要照顧孩子,又不得不出車,但我很快鎮定下來: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頂著各種壓力往前走。那年我雖然苦了點,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還清了購車貸款。

現在我出車就是我的修煉環境。雖然不太精進,但我不忘做三件事,有機會就學法,打坐,發正念,發《九評》,貼不乾膠。有時同修們也讓我給捎帶著郵寄真相信。還有一次倒車時把人家的院牆給撞倒了。後來我找到那家主人,說明原因,付了錢。那家人也說不用,我告訴對方我是大法弟子,這錢一定要付的。還有一次,車站的一面牆上貼滿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邪惡標語,我去了兩次,扯掉一部份。後來發現還有,我就用噴漆,把它全噴了,後來他們自己全扯掉了,現在牆光光的。

這一路走來我感慨我有這樣的好師父,洗滌了我身上的污濁,淨化了我的心靈,在以後的修煉路上我要更加精進,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