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丈夫絕處逢生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八日】我沒修煉的時候,因為我丈夫好吃懶做,又抽煙又喝酒,而且脾氣還不好,三天兩頭和朋友喝酒喝的爛醉,回家就找事和我打仗。而我也不示弱,天天和他對打。常年這樣把我氣出一身病,特別是泌尿系統如:雙腎結石、雙腎積水、尿路結石、膀胱結石、膀胱炎。一有尿就像刀刺進去一樣疼痛難忍,生不如死。在縣醫院和市醫院住院治療,甚麼好藥進口藥全用上了也沒有療效,天天就是疼,打杜冷丁針也不止疼,被市醫院推手放棄治療。醫院治不了,我丈夫和我老公公帶我到處求醫問藥,找了無數所謂的「大仙」和「氣功師」給我治病也沒治好,還參加了各種氣功班。那真是有病亂求醫,錢沒少花,罪沒少遭,病卻越治越多、越嚴重。

一九九六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我明白了丈夫對我那樣,是有因緣關係的,我就按照師父大法的要求做,再和丈夫發生甚麼矛盾,我也能做到心平氣和,坦然不動了。在短短的兩、三個月的修煉,我全身的病全都不翼而飛,終於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丈夫非常支持我學大法,邪黨迫害大法後,我丈夫幫我給同修傳遞資料,和我一起發真相資料,貼粘貼,做大法橫幅。在這期間,我和同修都勸他學大法吧,由於他放不下煙酒,也可能是緣份不到,一直沒有走入大法中來。但他確實也受益了,他原來胃、腎、腰椎間盤都有病,還頭疼的很厲害,體質非常弱。我修煉後他很少感冒,其它的病也基本好了。二零零五年由於下崗(失業),他自己離家到外地工作了。

二零一九年初,我丈夫漸漸的就非常消瘦,一米八的個頭,原來一百五、六十斤,只剩一百二十來斤。我丈夫的家人非常擔心,都勸他到醫院檢查一下,別有甚麼病耽誤治療。我也勸他去檢查一下,有病治病,無病買個放心,他還是不願意去。一直到五月前後,天天發高燒,全身燒的都燙人,身體乏力,正好六月份他放長假,六月中旬我就陪他到本地鄉鎮醫院去檢查身體,因為一直發高燒,吃各種退燒藥也不退燒,腰也疼痛,就查個血項,做個腎CT,檢查結果出來後,血項超低,腎CT報告單上寫的很多,只記的「轉移」,也不知道甚麼「轉移」,我和他都沒有在意,醫生只說最好到市裏大醫院會診一下。

七月一日,就到市醫院找專家會診,專家一看我丈夫在鄉鎮醫院做的報告單說,這都轉移了,還是住院檢查吧,他不想住院,陪同我們一起來的丈夫的老闆說已經來了你就住院吧!我說:我先回家,有事就打電話,你要多念「九字真言」,他說我知道。

我回家的第三天醫院就打來電話,讓我回醫院,說我丈夫的病情很嚴重,不能告訴他本人,得告訴家屬。因為我還得伺候已經臥床的老母親(我已經伺候我母親五年了),只得給我姐姐打電話,先到我家照顧母親幾天。到了醫院,找到我丈夫的主治醫生,詢問我丈夫的病情,醫生說,初步穿刺檢查,你丈夫的右腎長個腫瘤,是十一釐米,一半在腎裏,一半已轉移在骨頭上,可能是腎癌晚期,已不能做手術,只能化療,而且左腎還有囊腫,腎壁很薄,也得嚴密關注。

這要是一個常人聽到這樣的話,那就是晴天霹靂,天就像塌了一樣。我心想:我是有師父管的人,師父法力無邊。不管我丈夫的病多嚴重,在師尊的高德大法面前甚麼也不是,而且我丈夫非常相信師尊,相信大法,我丈夫一定會有救的。我一定說服我丈夫趕快得法修煉。我想先不告訴他,因為醫生還得穿刺對腎做進一步確診,還得做胃鏡和腸鏡,我很平靜的回到病房,丈夫問大夫怎麼說,我說還沒有最後確診,只是讓我照顧你。

醫生說是化驗天天給我丈夫抽好幾管血,最多一天抽六管血,最後抽不出來血,就給他輸血,輸完血,再給他抽血。最後檢查結果出來了,肝腫大、肺有結節、膽有結石、胃炎、腸裏有好幾個息肉需要摘除、右腎腫瘤十一釐米已經癌變轉移在骨頭上、左腎囊腫也挺嚴重。

知道結果的當天晚上病房沒人,我很嚴肅的告訴了我丈夫實情。我說:大夫說你得的是腎癌晚期,已經不能手術了,只能化療,你要想在醫院治病,我就把賣樓的錢給你治病,但不一定能保命。第二條路就是跟我一起學法修煉吧!你已經見證了我在大法中化險為夷的過程。他聽完甚麼也沒說,只是表情很痛苦,其實他內心再明白不過了,有多少錢也治不好他的病。

丈夫的病房內共有五個患者,那四個都是血癌,在這個醫院進進出出多次治療化療,有花了六十來萬,有花五十來萬,最少的也花了三十來萬,這次都是最後一次化療,療效都不佳,醫生已通知這四個人都需要骨髓移植,可都沒有多少錢,都得回去想辦法弄錢,而且他們都填了通知書,不能保證移植成功,也不能保證生命,但是不移植只能等死。

有一天晚上吃完飯,幾個患者在一起閒聊,一個說:「你看我們花了那麼多錢也沒治好病,都得移植。」另一個說:「不管花多少錢能治好還行,但醫院也保證不了。」幾個人聊後情緒都很低落,都沉默不語了。我說:「我母親曾經得了乳腺癌晚期,醫生說我母親只能活兩年,我曾經也是患了重病的人,泌尿系統全廢了,我和我母親學了法輪大法後,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飛,你們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曾經入過的黨團隊,大法師父一定會救你們,但是心一定要誠才行。」有一個人說好用嗎?我說心誠則靈。我又詳細的給他們講了法輪功真相,講了邪黨活摘大法弟子器官高價出售,講了「天安門自焚」是造假,是為欺騙老百姓,為迫害法輪功學員找藉口。

我小姑子聽到她哥哥的病情就來了,對我丈夫說:你出院回家跟我嫂子學大法吧!你就一心一意的學吧。因為我公婆也學大法,她從我公婆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所以我小姑子也很相信師父,相信大法。

丈夫的檢查結果都出來了,醫生要求出院,因為病床很緊缺,說是回家等醫院通知,再回去化療。我丈夫已經知道在醫院醫治的後果,那就是花錢遭罪,病也好不了,所以他也不想在醫院醫治。回家後,他也沒有立刻學大法,他天天還是發高燒,情緒很不好,天天發脾氣,天天對我說他要怎麼去死,他老闆在網上給他買了兩大箱藥水,說是神水,包治百病。他喝了一箱半,一點效果沒有,兩個乳房還長了硬核,疼痛難忍,還是天天發高燒,摸摸他全身都燙人,天天在床上躺著,難受的死去活來,天天嘴裏念叨著要去死。

那時我也挺忙的,我母親在我家,我已經伺候我母親五年了,已臥床,大小便失禁,吃喝吞咽都困難,一天三頓飯都得花時間一口一口的喂,天天還得擦屎擦尿洗下身,天天中午做完飯給我母親餵飽,我趕快吃點飯,還得給我兒子往店裏送飯,再換他吃飯。我還得做真相資料、發資料、講三退,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一樣也不能落。那真是:「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1]。我牢記師父說的:「一切麻煩只為了鋪上天的路;」[2]「所以我們要在這樣一種複雜的環境中去修煉,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時還得有大忍之心。」[3]想起師父的法,我就生起了正念,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在各種魔難和矛盾中提高心性,我丈夫才能真正得法,走入大法修煉。

我還知道,之所以我家有這麼多的關和難,是因為我修煉出了問題,學法走形式,法理不清晰,沒有認真的對照師父的大法好好修煉自己,修去一切執著心,修煉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才招來這些魔難。

丈夫從醫院回家一個多月後,八月中旬的一天,他說:「我明天和你一起學法煉功吧!」我高興的說好啊!

他天天和我學法煉功不幾天,他的飯量就見長了,能吃能喝,一個月體重長十斤,三個月長了三十多斤,由病瘦到的一百二十斤,現在長到一百五十斤,恢復原來體重,吃飯就正常了。現在病也好了,體溫也正常了,身體也有勁了,也能幫我減輕負擔了,我丈夫天天健康快樂。

在這裏我和我丈夫,向師尊叩首,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保護與救度!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