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 文盲能識字 越活越年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我今年七十二歲了。我從小沒媽,下面有幾個弟弟、妹妹,所以我沒有上過一天學,從記事起,就開始幹活。童年、少年時期,都是在邪黨一次又一次的運動中幹體力活,邪黨宣揚「大煉鋼鐵」、「大興水利」、「三年超英五年趕美」、「男女半邊天」,從小到大在超強的體力勞動中,落下了一身病。

七十年代,我跟著公婆從山東逃荒,到寒冷的黑龍江落腳,開墾北大荒,背井離鄉。剛到東北,冬天沒有棉鞋穿,吃了很多很多苦,落下了一身病痛。就比如說腳脖子,很小就挑重擔子,把腳脖子累壞了,腳脖不能打彎,走路用前腳掌走,即使這樣也一直疼,因為沒有媽,也沒有人管,就這樣,疼了大半輩子。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開始煉法輪功,兩個多月後,腳脖子就好了,不但能打彎了,到現在二十多年,再沒疼過。

那時,我家院子大,是個煉功點,每天有七、八個人在我家院子一起煉功。一次,我和大家在院子裏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抱輪的時候,我看到頭頂上來了一座很高很高的大山,山上有一個人,好像土地佬,很矮,一蹦一蹦的,從山上蹦到山後,就不動了。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於是興奮的跟大家喊:「大家快點抱輪吧,我們煉的是大宇宙的法啊!」現在我知道是師父把我天目打開,在鼓勵我呢。

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的時候,兩手向身體兩側伸開加持時,我的兩隻胳膊像木棍支住一樣定住,壓不下去。打坐結印時,我的身體有時往起顛,有時往後仰,後來學習《轉法輪》的時候,才知道是大周天打開了,百脈皆通。我就覺的這功太好了,我全身說不出的舒服和喜悅。

剛剛煉了兩個多月,中共江氏流氓集團就開始迫害法輪功。由於我沒上過學,不識字,從來沒有看過《轉法輪》這本書,雖然覺的這功法太好了,可是共產黨不讓煉,那就不能煉了,於是我就不煉了。

我一身的病,兩個肩膀是類風濕,像被刀割了一樣的疼,抬不起來,不能洗衣服做飯。那時東北的主食是饅頭,每天都要發一大盆面,我的兩條胳膊疼的抬不起來,蒸不了饅頭,經常得找別人幫忙。腰椎間盤突出,幹不了重活,嚴重的時候,下不了炕,針灸拔罐用艾蒿烤,罪沒少遭,也沒好。嗓子里長個像癤子的東西,天天疼,一年到頭的看病看病,去縣裏看,去省裏看,天天吃藥打針,卻不見好。

二零零三年鬧非典那年,我嗓子又犯病了,不但疼,還吐白沫子,縣裏大夫說去省裏檢查吧!我一聽,知道不是好病,於是趕緊要去哈爾濱醫院檢查。正好大閨女和姑爺回來,帶我去哈爾濱醫院,醫生是個教授,他說咽喉長了一個東西,就像老樹長的癤子一樣,會越長越大,得做手術。我問做手術能好嗎?醫生說截掉之後,它可能還會長出來,不能去根。我說,那還手術幹甚麼?!姑爺讓我念「法輪大法好」,就這樣,我也沒有手術,也沒有住院,就回來了。

後來又到縣裏去檢查,縣裏那個大夫問我在哈爾濱開的甚麼藥?我說沒開藥,他很驚訝:不可能,沒開藥,你怎麼這麼快就好了呢?現在我才知道,因為大女兒和姑爺修煉法輪功,我受益了!

我血壓低,低得走路都眩暈,還有嚴重的心臟病、腎炎、婦科病等等,哪一個病痛都折磨得我苦不堪言,這全身的病痛加在一起,我痛苦不堪,完全是硬撐著活著。

二零零七年,剛剛六十歲的老伴,得了老年痴呆,原來脾氣暴躁、粘火就著的老伴變成眼神呆滯,經常找不到家,有時還尿褲子。二零零七年夏天,老伴帶了一兜子藥,去了大女兒家,因為女兒的婆婆家一家人都修煉,就教我老伴煉法輪功。三個月之後,老伴回來了,又變回了原來那個勤勞能幹的老伴,而且還知道改自己火爆的脾氣了。從那時起,我就非常想從新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我去大女兒家看孩子,下了火車,早晨三點多,到大女兒家,正好是早上煉功的時間,我進門,脫下外套,就站在後面,和親家全家一起煉功。我們六個人站成兩行,我站在女兒的身後。正好煉到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我閉上眼睛,看到女兒的身體是透亮的,睜開眼睛看看,是女兒的背影,閉上眼睛,還是透亮的身體,我覺的很奇怪,就問女兒是怎麼回事?女兒說煉功人的身體都是這樣的,都是透明的。

有一次在發正念的時候,閉上眼睛,我看到一本打開的《轉法輪》在桌上擺著,一隻手在書上輕輕一抹,書上所有的字都沒有了。睜開眼睛一看,眼前沒有書啊,我立刻悟到:我得學法呀,我得學會看這本書,這本書太珍貴了,不會永遠給人顯現的,等以後字都沒有了,我還學甚麼呢?那時,就發出一念,我要學法,我要好好學這本書!

下面我講一下我學法認字的修煉過程吧。

我一天學也沒上過,真是一個字都不認識。別人拿著書在讀,我拿著書,眼睛茫茫的甚麼都不知道。我就用耳朵認真聽別人念,聽得好像非常明白,字字入心,師父講的一段一段的法理都講到我心裏去了,師父講的太好了!

師父講的是太好了,可是太好了,我也不認識啊,心裏那個急啊。後來大家在學法時,就告訴我從哪裏開始讀,然後我的手指就放在那裏等著,別人讀的時候,我的手指就往下順,雖然我知道自己跟不上,也順不對,但我還是很認真很努力的用手指一個字一個字、一行一行的往下順。女兒笑我說,媽,你知道你指的哪是哪兒嗎?我說不知道。但是我的耳朵可是高度集中,一個字都不落下的在聽著,別人念著一段一段的法理,我都明明白白的聽進去了,師父講的法理太好了,都明明白白的打進了我的心裏,這法太好了!我聽不夠啊!

別人看我也很好笑,就這樣,用手指跟著往下順,跟認識字似的,但還真跟得八、九不離十,真是不可思議,現在想想是師父在看護著我學法啊!

有一段時間,我自己在家捧著書,乾著急不認識,心裏這個急啊。有一天,手裏拿著書,正在著急那麼多的字我不認識,怎麼辦呢?突然書裏的字變的金光閃閃的,後來不但字,整本書都變的金光閃閃,白天在陽光下金光閃閃,晚上在燈光下也是金光閃閃。我非常緊張,不敢輕易碰書,一個勁的去洗手,才敢拿起書。後來這珍貴的第一本《轉法輪》被我們農場的公安局警察給搶去了。

後來,我又請了第二本《轉法輪》,學著學著,就看到書中的每一個字都是法輪圖形中的紅白藍三種顏色,非常漂亮,非常鮮豔,我看不夠啊!可是後來這本書也被公安局警察到家裏非法抄家,給搶走了。

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很快把一本書的字都認的差不多了,能夠和大家一起讀了。剛開始一個字一個字吃力的讀,每個字都得先認識再把它讀出來,很慢很慢,同修們都耐心的等著我,鼓勵我。現在,我不但都認識了,還讀的非常流利,誰都聽不出來我原來是個不識字的人。而且除了《轉法輪》這本書,我也會讀別的書了,只是讀得不像《轉法輪》那樣順暢。我不修煉的老閨女都感慨:我媽大字不識一個,竟然把這一本書的字都學會了,太了不起了!?

前些天,和年輕時的一個好朋友打電話聯繫,她也不識字,跟她又聊起大法,她說,你真了不起啊,一本書你都認識!我問她,很多年前,送給你的那本書呢?她說這麼多年來雖然沒看,但是一直珍藏著呢。我告訴她,這本書你可放好了,以後花錢買不來啊!

下面再談一下我修煉之後,遇到的種種神跡吧:

我學法非常認真,也非常願意學法,坐在地墊上學法,經常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沙子一樣,非常鬆散,非常輕盈,非常的舒服。就像師父講的:「例如在顯微鏡下看人是個甚麼樣?整個身體是一個鬆散的、由小分子構成的,就像沙子一樣,顆粒狀的、運動的,電子圍繞著原子核在運動著,整個身體都在蠕動著、運動著。」[1]

一次,給老閨女看孩子,煉完功後,播放的是音樂《普度》,太好聽了,聽不夠,就問同修,同修告訴我,說是《普度》、《濟世》。由於我看孩子,沒時間聽,第二天早上,就早起半個小時煉功,煉完功後,靜靜的聽了半個小時《普度》、《濟世》,太好聽了,越聽越好聽,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音樂,全身都清澈無比。突然,我看到空中出現了仙女散花的景象,一簇又一簇散下來的花,層層落在了我的身前身後,現在我才知道是師父鼓勵我,讓我在天目中看到這些景象,謝謝師父!

剛剛學法的時候,有好幾天,身體總是哆嗦,坐不住,就躺著,就問老閨女,我怎麼渾身哆嗦呢?老閨女過來看看說,是哆嗦。後來才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給我全身下上法輪,調整身體,讓我無病一身輕。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就講了:「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折磨我痛苦不堪的一身病業,在不知不覺中,全部都不翼而飛了,我太激動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讓我每天都虔誠的叩拜師尊!

一次傍晚,我和同修們坐公交車,去很遠的地方,去發資料救度眾生。回來時,太晚了,沒有車,我們走回來的。雖然很遠,可是我們走回來卻全身輕鬆,一點也沒有累的感覺。到家已經深夜了,躺在床上睡覺,總感覺身體是飄起來的,不是在床上躺著,我努力想讓自己的身體踏實的在床上躺著,但整個身體就是飄著的,直到入睡。

回到東北後,我買了一個電動車,一次去同修家,我不太會騎車,就推著車子走。因為傍晚了,有點著急,走得快些,走著走著,感覺自己的腳怎麼是飄著的呢?怎麼不沾地呢?就低頭看看雙腳,是在地上走著呢,就抬頭繼續往前走,怎麼感覺雙腳還是飄著呢?再低頭瞅瞅,確定雙腳在地上呢。我明白了,師父講:「大周天一通這個人就可以起空的」[1]。師父還說:「所以大周天通了以後,只要把你手指尖、腳趾尖或者某個部位給鎖上,你就飄不起來了。」[1]

二零一九年五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在海邊送給一個小伙子一張真相護身符,他說他是派出所的,於是把我帶到派出所,派出所的人開始忙碌起來,拼湊材料,按著我的手簽字,準備把我送進看守所。

晚上十點左右,送我到公安醫院體檢,結果「心臟病」非常嚴重。但是派出所警察還是把我連夜送到看守所。看守所的人拿著體檢單,問我心臟怎麼回事?我說心臟發悶,上不來氣。於是,看守所的人把派出所的人叫到一邊,說這樣的人不敢收,隨時會有生命危險。派出所的人沒辦法,拉著我在看守所的門前,跟他們照了一張照片,回派出所去交差。

回到派出所,已經半夜一點多了,他又說打電話讓我老閨女來接我,並說明天去醫院檢查身體,如果心臟沒事,還要送看守所。

第二天,去醫院做CT,結果檢查更嚴重了,隨時有生命危險,馬上就得住院。我不同意住院,大夫就讓閨女和姑爺馬上辦手續住院,閨女和姑爺也害怕了,和大夫一起吵著讓我住院。老閨女又打電話把她老舅叫來,想強迫讓我住院。

孩子的老舅來了,一把抓住我說:「大姐,你今天住院也得住院,不住院也得住院,絕對不能聽你的,你得為咱們兄弟姐妹還有孩子們著想……」就這樣,大夫、閨女、姑爺還有弟弟,一起逼迫我住院,我說我沒有病,就是沒有病,這樣從二樓掙脫到一樓,又從一樓掙脫到醫院外面的馬路邊。閨女和姑爺氣的不管了,開車走了,只剩弟弟一個人,看看也弄不了我,只好把我用電動車帶回來。一路上,我們是吵著回來的,他不甘心,還要把我送他家門口診所輸液,我說,我沒事,堅決不去,弟弟無奈給我送回家。

到家小區門口下車時,這時奇蹟發生了!就在我從電動車上邁下右腿的同時,心臟部位原來的沉悶無力,「嘩」一下打開了,豁然亮亮堂堂的,就在兩腳著地的一瞬間,一股強大的能量從四面八方注入我的全身,霎那間全身充滿了能量,頓時一身輕鬆。

我知道是師父在看護著我,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弟子讓您操心了!

回來幾天後的一次打坐中,從我的心臟部位衝出來一個像黑色小蛇一樣的東西,轉瞬間就鑽入牆壁不見了。第二天打坐時,看見我拿著一個刀片,在給自己的心臟一點一點的刮著,像做手術一樣的感覺。我知道我的心臟完全好了,師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心臟。謝謝師父!

這些都是我在修煉路上的體會,太多太多想要表達的話,想對師父講,我現在不但無病一身輕,而且越活越年輕,都是師父賜予我的幸福與美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