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死亡人數在美國大選日後飆升探因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中共病毒席捲全球,美國大選牽動全球,表面上兩者之間並沒太大關係,可是數據顯示並非如此。

一、疫情死亡從11月4日開始驟然增長

美國大選和疫情死亡人數,兩者間的關聯之前已有所報導,見明慧網《新冠病毒死亡率:紅州僅為藍州的一半》一文。今天我們在這裏探討另一個問題:大選日(11月3日)之後的疫情是怎樣的呢?

11月3日那天公布的全球死亡人數(不包括中國大陸)為8232人,4日為9235人,增加了1000人;此後至昨天的這個期間,每日最高死亡人數為12月2日的12569人,與11月3日相比增加了4000人。如果說疫情是果,那麼我們需要知道因,知道根本原因才能從根本上制止疫情繼續惡化。

在探因的過程中,我們分析了來源於美國CDC COVID Data Tracker的美國新冠病毒數據。圖中,上半部份為單周患病人數,下半部份為單周死亡人數。從中看到,美國大選日之後,新患病人數和死亡人數都大幅增長。


圖1:11月3日美國大選日結束後,疫情案例大幅攀升。

當然我們無法排除其它一切因素,比如中國的瞞報、美國的誇大數字、數字統計中的其它難題,可是,是否有甚麼事件導致了11月4日開始的這個時間段的疫情增長呢?

二、死亡激增,是開放政策造成的嗎?

現代社會應對付這次病毒的方法,除了疫苗外,主要採用保持社交距離和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和戴口罩真的能解決疫情嗎?原理是甚麼?

11月4日開始的疫情大幅度增長,從科學角度人們不免想到:難道是因為之前那段時間的開放政策嗎?可是通過觀察數據,我們發現並非如此。看看下面這三張圖就能發現:伴隨著封鎖和強制戴口罩措施的,不一定是疫情隨後得到控制;相反,緊接著封鎖和強制戴口罩措施的,卻是病毒感染人數的大幅增加。

Image credit: https://twitter.com/yinonw
圖2:美國東海岸的康州,封城之後疫情大幅度上升;強制戴口罩、不帶口罩須罰款之後,疫情大幅度上升。(Image credit: https://twitter.com/yinonw)

Image credit: https://twitter.com/yinonw
圖3:美國東海岸的麻省,封城之後疫情大幅上升;強制戴口罩之後疫情下降;強制即便一人獨處也要戴口罩之後疫情大幅度飆升,曲線立陡。(Image credit: https://twitter.com/yinonw)

Image credit: https://twitter.com/yinonw
圖4:美國西海岸的加州,封城之後疫情繼續上升;強制戴口罩之後疫情大幅上升;實行宵禁之後疫情繼續飆升,曲線立陡。(Image credit: https://twitter.com/yinonw)

三、死亡數字高,是天氣或者人口密度造成的嗎?

有人說,是不是天氣的原因?冬天氣溫低、乾燥,人容易生病,疫情自然加重;當然從溫度角度講,也可以說溫度低病毒可能受到抑制因而疫情會減輕。那麼實際情況如何呢?

首先,疫情從冬天的一月份開始,那時有人說夏天來了(五月至七月)疫情會過去,因為溫度高了,人體活力增加。結果夏天來了,疫情沒有過去。現在冬天又到了,溫度低了,病毒顯然沒有降低活力,而是疫情在某一天突然加劇,所以說,溫度造成疫情加劇之說是站不住腳。

我們還可以挑一個比較溫暖的地方看,比如美國加州。加州四季溫差不大,可是進入冬季的此時,病毒卻急劇增長,況且上一波高潮卻正好在夏天(見下圖),所以說,從事實看,天氣和疫情之間並無因果關係。


圖5:美國西海岸的加州,四季氣溫變化不大,但10月底開始疫情卻飛速增長,曲線立陡,新增案例多了四五倍。

紐約州一直標榜用科學的辦法戰勝瘟疫,可是紐約卻是全美新冠死亡人數最高的地區(見下圖)。這是用大城市人口多也解釋不通的,因為2019年的人口統計結果表明:全美人口加州第一,德州第二,佛羅里達第三,紐約僅居第四,這無法解釋為甚麼新冠疫情死亡人數紐約州高居第一。


圖6:美國疫情死亡人數最多的是個州中,紐約位居第一。

相反,人口位居全美第三的佛羅里達州今年九月取消了封鎖措施,之後疫情卻沒有像其它州一樣的疫情增長,見下圖:

Image credit: https://twitter.com/yinonw
圖7:佛羅里達州停止幾乎一切限制之後,疫情未見增長或僅僅緩慢增長而已;康州、麻省、加州案例在增長過程中,曲線突然在大選日後出現立陡。Image credit: https://twitter.com/yinonw

四、轉換思路談原因

要找到疫情加劇的根本原因,天氣解釋不了,人口解釋不了,那麼到底原因在哪裏呢?

我們轉換思路,想到在傳統文化中,面對重大災禍、特別是瘟疫爆發時,從庶民到君王,人們往往會反思自己,從自己的內心尋找災禍的根源。疫情死亡人數從美國大選日次日開始突然開始增加,這個偶然真的是偶然嗎?美國大選和中共病毒之間是否真的存在關聯?

如果要說「美國大選日」和造成疫情的「中共病毒」有甚麼關係的話,其實這兩者實質上都是對人心的考驗。從這個角度看,倒也不難理解與11月3日相比,11月4日的死亡人數增加了1000、12月2日增加了4000,也就是大選和疫情之間的某些內在關聯了。

我們再看一組數據。下圖顯示了大選之後,紅州(被認為川普獲勝)的新冠增長率明顯低於藍州(被認為拜反右獲勝)。有爭議的六個州不算在內:內華達州(NV)、 阿利桑那州(AZ)、威斯康辛州(WI), 密歇根州(MI), 賓夕法尼亞州(PA)和喬治亞州(GA)。


圖8:11月3日之後,藍州疫情呈上升趨勢,紅州疫情呈下降趨勢。

大選中,很多藍州被發現大肆舞弊,其中一些已被告上法庭或被調查,部份證據已經公開,部份證據尚未公開。

五、結語

搞社會主義還是走回傳統?在善惡之間,或者在神的眼裏,作為一個人,這已經不是一個政治傾向問題,而是在正邪之間選擇每個人自己的位置。自古以來,有信仰的人都知道,瘟疫和上天有關;在疫情流行過程中,病毒對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表現。

人命關天,面對從11月4日開始的疫情死亡人數的大幅度飆升和居高不降,本文所引述數據中反映出來的事實值得更多人重視。我們珍惜良知道德,也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