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驚心動魄到柳暗花明

——姐夫得癌症做手術來我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姐夫得癌症做手術要來我家。剛送了姐夫回家,又傳來了A同修的弟弟得肺癌的消息。就在A同修的弟弟住院期間,又得知B同修和C同修給世人講真相時被惡人舉報綁架。現在我圍繞這三樁事的經歷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一、壞事變好事

姐夫得癌症做手術要來我家。我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對我做好三件事的一切干擾。歸正自己後,我該幹甚麼幹甚麼,不耽誤做好三件事。有時間就給姐夫看真相視頻,給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讓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由於姐姐修煉法輪大法,姐夫也支持姐姐修煉,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姐夫順利的做了手術。八天就出院了。二十多天就手捧著播放器,回家聽師父的講法,看真相視頻了。

十月二日,我來到姐姐家。一進院,就看到姐夫在收拾院子,這哪像癌症患者啊?這不是好了嗎?我在心裏一遍又一遍的謝謝師父!姐夫說:「我現在甚麼活都能幹了,飯也能吃了。」我說:「你捧回的播放器都看了嗎?」姐夫說:「已經看到《九評共產黨》了。」姐姐說:「我和你姐夫天天都看。」我告訴姐姐:「千萬不要因為農活忙而耽誤了學法煉功。姐夫恢復的這麼快,這是師父慈悲於我們。」姐姐說:「是呀!你姐夫才一個多月就甚麼活都能幹了。等農活不忙了,也教你姐夫煉功。」姐夫高興的同意了。

這真是像師父說的:「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1]

二、誠念「九字真言」 十天肺癌消失

就在我剛送了姐夫回家時,又傳來了A同修的弟弟得肺癌的消息。經三個醫院確診,已經是肺癌晚期,只能活三個月。A同修一時間被親情帶動的不能自拔,來我家時,眼睛都哭腫了。我心裏想:這舊勢力太壞了,它們利用惡人惡警監控,都沒干擾了我們講真相做好三件事。這回就利用親情來干擾我們。

我對A同修說:「舊勢力想往下拖你,不讓你做三件事。你別忘了,咱們有無所不能的師父和大法呀!如果你弟弟能接受大法,那不是壞事變好事了嗎?你先讓他看一看真相視頻,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你也要把這個親情放下。」A同修也恍然大悟:「對呀!」

A同修回家發正念,清理自己對親情的執著心。四十分鐘後,覺的壓在心裏的物質沒了,就連很長時間的左肩疼都好了。於是A同修每天安排好弟弟,就抽時間去救人。醫院有個大夫也是同修,經常引導A同修弟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聽師父的講法錄音。

九月十九日確診的肺癌,到了九月二十九日癌細胞就沒了,醫生通知A同修弟弟可以出院了。這偌大的喜訊把弟弟樂的不知說啥好了!他說:「我求大法師父救我,念九字真言就真的好了!太謝謝大法師父了!是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啊!」全家人皆大歡喜。

三、大法弟子是整體 正念正行驚天地

就在A同修的弟弟住院期間,B同修和C同修給世人講真相時,被監控的惡人舉報,被綁架。事情發生的第三天才得知C同修被綁架,B同修去向不明。我又去了B同修家,還是沒看到B同修。我馬上把這個消息通知能上信箱的同修。晚上來了兩名同修,把B同修家的大法書和真相資料都轉移了出來。

這時,同修D也來到A同修家,由於不知道C同修被綁架,D同修前一天還給C家送去二百個真相台曆。當時也沒看到C同修。這些台曆必須轉移出來,大家商量如何做。D同修說:「我們男同修去。我自己先上樓,無論發生甚麼,大家都不要上去。如果我平安下樓了,大家再上樓。」這時A同修說:「我去,因我是女的,安全係數大。再一個,不會嚇著C同修的孩子。」男同修們不同意A同修去,讓我們女同修都在家發正念。怎麼能讓女同修去冒險呢?可A同修穿上衣服就跟著走了。

同修們走後,我和另一女同修在家發正念,直到同修們平安歸來。

當把B同修和C同修接回家後,才得知她們在給世人講真相時,被監控的惡人舉報,被綁架,後被非法送到拘留所。當時兩位同修的正念都很強,發正念,給警察講真相。把三個警察一個副所長都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了。

B同修交流說,我當時就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任何生命都不配干擾迫害。全盤否定舊勢力,把自己的一切交給師父。我家的任何物資都是大法資源,是師父慈悲眾生賜予大法弟子的法器、機器、設備、真相資料、大法書等是眾生期待得救的法寶,絕不是邪惡強加給大法弟子的所謂罪證。

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2]

這時副所長來了,面帶微笑的說:「你們的心胸挺坦蕩啊!」於是讓三位警察把我帶到一個沒有攝像頭的屋子裏,他問我:「家裏有沒有東西(機器、資料、大法書等)?」我不知何意,問他:「甚麼意思?」三個警察說:「我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想幫你。如果有空房子,領我們錄一下像,能交差就行了。」我看他們真心幫我,我說:「我沒有空房子,我家甚麼都有。」三位警察說:「那我們先上你家,把東西藏好。」

警察幫我藏東西時,他們怕隨後跟來二次搜查,就嘴裏不停的說:「快快快!」因新調來的所長很邪惡,把迫害大法弟子當作往上爬的政績。

B同修說自己向內找,為甚麼被舊勢力鑽空子遭到綁架?這不是修煉有漏了嗎?多年來我一直對丈夫的怨恨心去不掉,嘴上說放下了,可心裏還是放不下。有黨文化的爭鬥心、魔性、妒嫉,還有常人的名、利、情。每當我看到丈夫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時,我的第一念就是離婚,這不是黨文化的爭鬥心嗎?一想到離婚,還怕丈夫把錢揮霍了,這不是利嗎?還怕孩子受到傷害,這不是情嗎?作為一名修煉了二十多年的老大法弟子,怎麼還有這麼多的執著心呢?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啊!

師父還說:「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3]師父的法化掉了我的怨恨之心。

B同修最後說:「我知道必須放下人的理,人的觀念。放下名、利、情,才能扔掉捆綁我的枷鎖。只有同化大法,才能修出慈悲心,才能更好的去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經過一個多月的驚心動魄,我悟到:越到最後,對我們的要求也就越嚴格,只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正念正行,才能迎來柳暗花明。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