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大法弟子的責任、救人不畏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一九九八年我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修煉後,我嚴重的眩暈症、婦科病很快的不藥而癒。師父給了我健康,我幸福極了!法輪大法太好了,師父傳的是佛家上乘大法,是往高層次帶弟子,這麼好的一部宇宙大法我得到了,我天天樂不完的樂啊!我發願說:「這個法我修定了,我一定要修成。」二十二年來,我沐浴在師父的洪大佛光之中,一路走來,苦中有樂,很幸福。

一、慈悲待婆婆

我出生在一個忠厚和睦的家庭裏。我性格溫順,膽小怕事,從小到大不會與人爭鬥,屬於厚道類型的人。嫁到婆家後,我的生活環境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婆家人好爭好鬥,打架是家常便飯,一家人在你爭我奪甚至你死我活中生存,我感到很恐怖。尤其婆婆在十里八村是聞名人物,非常厲害。

婆婆看我老實,分家時把家裏的所有債務全部給了我和丈夫。我們種田的每年收入全用來還債,生活十分清苦,一貧如洗。連本帶利兩萬多元的欠債,整整十年我們才還清。婆婆不挑擔一身輕,年年過年都殺豬,我去買豬肉,婆婆不賣,怕我給不起錢。殺完豬婆婆就請客,大伯哥,大嫂、丈夫都去吃肉,唯獨不叫我去。

我遭婆婆如此對待,心裏難過,有理不會說,只是哭。丈夫脾氣暴躁,還經常打我。我在以淚洗面中苦苦的活著。我如同泡在無邊無際的苦海裏,不知啥時是個頭,活得很苦、很累。

一九九八年我喜得法輪大法後,撥開烏雲見到了晴天。修煉中我懂得了天理,在法上我領悟了人生的真諦,人來到世間是為返本歸真。我明白了我嫁到這樣的人家不是偶然的,和婆婆是有一定的因緣關係的,很可能自己前生前世欠了人家的債,所以今生今世才這樣苦。

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啟迪了我的智慧,「真、善、忍」淨化了我的心靈,我的世界觀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我由躲著婆婆到主動接近婆婆,每逢年節我買禮品高高興興的去看她。婆婆發自內心的感謝我,更感謝法輪大法,逢人就誇法輪功好。

法輪大法拯救了我的人生,我這片茫茫苦海裏的小舟終於駛向了修煉的幸福彼岸。

因為婆婆霸道,大伯哥全家遠走他鄉。公公婆婆的晚年生活全部是我和丈夫照顧,丈夫常年打工,基本都是我照顧。公公去世後,年邁的婆婆衣食住行都是我管,具體說來,洗衣做飯、請醫購藥;生病時床前護理,甚至大便乾燥時,我得用手指給摳出來。我經常給婆婆擦澡,侍候的乾乾淨淨。婆婆感動的淚如雨下,邊哭邊謝我,我告訴她:「你別謝我,你謝法輪大法師父。是大法師父教我做好人,我才這樣對你好。」婆婆連聲說:「我謝法輪大法師父,我謝法輪大法師父。」

近幾年,婆婆步入耄耋之年,失去記憶力,時常糊塗。我按時給她送飯,有時剛剛吃過飯,還找我說她沒吃飯。婆婆跟兒子告狀說我不給她吃飽,丈夫對我很不滿意,他親自送飯,送去很多,婆婆不知飢飽,由於飯量過度,經常把大便便在褲襠裏,夏天好清洗,單褲容易晾乾;可冬天天寒地凍,棉褲清洗完,不好乾。有時一天婆婆要換幾條棉褲,她自己的換沒了,我就把我的棉褲給她穿。

一次,我給婆婆房間打掃衛生,收拾出來一些破爛東西,正好街上來了一個收廢品的,我就把破爛東西賣了,婆婆也幫助賣,賣完我把錢全部交給了婆婆。廢品裏有一口破鍋。丈夫來了,婆婆告訴兒子說,我把她的好鍋賣了。收廢品的人還沒有走,我對丈夫說:「不是好鍋,不信你去看看。」丈夫說:「我知道那是個破鍋,不用看了」。婆婆還說是好鍋,還能用。她便火冒三丈,拿著拐杖指著我不依不饒。丈夫一氣之下把婆婆灶台上的鍋用石頭給砸了,還想砸鍋蓋,我一把拽住他,我勸他說:「她老了,糊塗了;你也老了?你也糊塗了?」我把丈夫推了出去。

無論婆婆對我如何,我不放在心上。因為自己是大法修煉人,對誰都得好,一言一行都應該體現出慈悲,這也是在證實法。因此,我依然善待婆婆,該咋照顧她還咋照顧她。

二、不忘大法弟子的責任

我家是六口之家,四世同堂。丈夫、兒子常年在外打工,我和兒媳在家種三十多畝田,家裏的大小事全靠我料理,不僅管婆婆,孫子也離不開我。所以,我很忙。雖然忙,也不能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三件事」耽誤不得。

自從用真相幣救人以來,我片同修常年花的錢均是真相幣。我在面對面講真相中遇到了幾家超市老闆,他們明白了真相,都主動和我兌換真相幣,用來給顧客找錢,都願意要面值十元、五元、一元的,我經常給他們送。有一個女老闆,很認同大法,知道我是信得過的人,後來我給她送去的真相幣,她連數都不數。我真為眾生得救而快樂。

同修的事也是我的事,因為大家是一個整體。一旦同修遇到關難,我都會全力幫助。資料點同修兩次受到邪惡干擾,我都是馬上聯繫負責人,第一時間幫助把法器及時轉移。一次我背著沉甸甸的電腦走了半里路,藏在我家,保護了法器,也確保了同修的安全。

我負責為同修傳遞真相幣、資料點耗材等東西,常常擠時間給同修們送去。實在忙,同修就來取,藉機在一起交流,交流中無論誰甚麼樣,我都能心平氣和的跟同修談,不傷害同修。我想大家都修上去,這是我們修煉的真正目地。

一個晚上,負責人帶來一名同修和我切磋。該同修見面開口便對我說:「我是慕名而來,聽說你修的好。我看你修的有多好。我提幾個問題,看你能不能答上來。」我說:「不存在誰修的好,誰修的不好,修的好的也有人心,修的不好的也有修的好的一面。都應該以法為師。」我讓他先說,他夸夸其談,口若懸河,從八點一直講到十一點半,他人的觀念很強,走極端,和他很難交流。我一直耐心的一邊聽他講,一邊和他交流,在法上認識法,在法上提高,善意的開導他、啟發他的正念。發完午夜全球正念,我倆繼續交流,交流到凌晨兩點多鐘,他終於明白了過來,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最後對我說:「我真感謝你,像你這樣真心幫我的沒有。我和別的同修切磋,沒有一個不反感我的,都往外推我。我今天沒白來。」

負責人也感慨的對我說:「我今天也沒白來,我看到了你善的一面。」負責人又說:「今天我倆來是誰都說不了他。我才把他領到你這兒來,我也上了一堂課。」我說:「幫助同修也是自己修煉的過程,也是自己提高的過程。」師父說:「有這樣一句話:大法無邊,全憑你那顆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1]

三、不辱使命 救人不畏苦

正法修煉期間,我坐過牢,遭酷刑遍體鱗傷,被非法關押三年,又被加期四個月。我堂堂正正走出黑監獄後,好端端的家幾乎破碎,身體又非常虛弱,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在同修們的關懷下,在親戚們的鼎力援助下,我終於走了過來。很快溶入到正法救人中,和我地同修形成整體,配合同修。發資料,掛條幅、貼不乾膠;面對面講真相,做「三退」,救世人。

在救人中有一個項目難度很大,就是用油漆噴字。做這個項目一個是必須有力氣,沒有勁噴不動。我主動擔起了這一項目,開始我自己在夜晚藉著月光騎車出去做,後來和男同修合作,同修用摩托車帶我做,同修在身邊給我發正念,我噴字。我開始噴出的字不工整,後來噴出的字既美觀又大方。「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球公審江澤民」、「世界需要真善忍」、「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等鮮紅大字在我們這一方的電線桿上、路碑上、堤壩上、橋墩上,田間井房牆壁上閃閃發光。

一次在夜晚我和同修A在外鄉的一個十字路口,我正在往一個電線桿上噴字,A發現從主幹公路有一輛轎車緩緩開來,A通知了我,我躲在莊稼地裏,A騎上摩托車往前走了一段路,那轎車在他後面跟蹤。同修停了車,理智的上下打量自己的摩托車,意思是車出了毛病。轎車擦身慢慢開過去,同修A見車走遠,回頭找到我,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們有驚無險,同修A帶我順利離開後,又繼續做,直到把油漆用完。

噴寫的真相標語在我們這一帶遍地開花後,我們就去偏遠地區噴寫。做起來就是四、五個小時,或者五、六個小時,常常往返百里,最遠一百多里。十年中,在同修A和B的大力協助下,我噴寫的真相標語遍布我縣城鄉及鄰縣,救度世人。同修A與我無數次配合,他都是自己掏錢給車加油,我給錢,他不要。為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他捨得花錢。

時至現在,有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紅色大字依然尚存。

四、大疫中救人不怠

中共武漢肺炎爆發後,同修們都積極的投入到了救度眾生的偉大行列中。面對大疫襲來,我感到救人的擔子重了,因為我們是眾生得救的希望。大法弟子救人更顯得緊迫,迫在眉睫!

自己在人中的負擔重,上有老,下有小,既種田,又養牛。雖然忙,也必須把救人的大事放在心上。這是頭等大事啊!我配合整體,每週都在百忙中擠時間出去發放疫情小冊子或週報。有機會就面對面講「三退」救世人。

我借幾次參加親戚的喜宴之機,騎電動車在往返百餘里的途中發資料、護身符,同時講真相,救度有緣人。

一次喜宴上,我邊講真相邊送護身符卡片,明真相的姐姐也幫我發,客人們人人都要,沒有不要的。在發的過程中,我發現一個大姐拿著護身符卡片愣愣的看,我怕她不明白,就過去跟她講:大姐,現在天災人禍不斷,疫情沒有過去,我給你這卡片是保護你的。咱們相見是緣份,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你會平安。姐姐也過來幫助講:「這個大法真好,我聽了大法真相廣播,身體好了。過去我後背疼,現在不疼了。」我又接著講:「武漢肺炎是針對中共來的。因為中共太邪惡了,建政以來就在害老百姓,從文化大革命到六四學潮,現在又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都是按『真善忍』修自己的好人,中共這些年一直關押法輪功學員,有的被迫害致死。共產黨犯了大罪,所以天在懲罰它。現在中國南澇北旱,北京一帶下雪。古人說──六月飄雪必有冤情。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是千古奇冤。希望我們人人都明白真相,人人都平平安安。躲過疫情劫難。」

在場的人聽完都樂了。大姐身邊一個小女孩也樂了,看著救人的護身符放聲誦念:「誠心敬念 九字真言 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躲過瘟疫有秘訣」。然後把卡片塞進她的手機套裏。 用餐時,一位大姐,笑哈哈的給我斟飲料,還熱情的給我夾菜。這一次喜宴,先後發送護身符卡片一百多張,我為世人得救而自豪!

此生我能夠從迷中走向神,成為一名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無比幸福。只有偉大的師父,我才有這一切!我發自肺腑的感謝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我要緊跟偉大的正法進程多救人,兌現史前洪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