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根本、看清亂象 走好最後修煉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此向偉大的師尊和同修們彙報一下自己修煉的一點粗淺的體會。

一、在防控疫情封城封村期間,智慧的「送禮」,「送藥」

我們地區是在二零二零年正月初五正式全面封城封村,在疫情爆發的初期,我們幾位協調的同修切磋交流,悟到在這危難時候應該在大瘟疫中去救人,這也是對我們大法弟子的一次嚴峻考驗,我們應該把救人的各種資料物品全面及時送到各地同修手中,並鼓勵同修們衝破封鎖、正念慈悲的用各種方式救人。

我和一名同修,他開車送新年「大禮包」,(用新年禮品包裝盒裝的真相資料光盤和護身符等)正月初五冒著嚴寒開始往各村、鎮送救人的禮物和靈丹妙藥,每次我們倆都風趣的提醒,戴好道具(防護口罩隨身攜帶以備檢查)。每次到疫情檢查站,司機同修不下車嚴陣以待,我下去登記接受盤查,每次都是實名制登記,嚴格盤查出發地、事由、去向、住址、車號、量體溫,還要檢查車內並消毒。

有一次,在一個疫情檢查站被警察堵住,不許通過,理由是不准外界人和內地人接觸,只好把禮包交給警察送給來接貨的同修。我和對方同修距離五十多米遠,彼此只能互相合十問候新年。警察拿著大禮包(真相)認真的問:「這麼重的大禮包要花很多錢吧?」我說:「這包裏有多種禮品,非常珍貴,麻煩你拿好別摔壞了,送給對面的人。」說完警察就將大禮包送到對面同修的手中。

還有一次,我騎摩托車冒著大雪,到一個鄉鎮去送真相資料和新唐人真相光盤,被疫情檢查站堵住不讓通過,原因也是不准外地人和本鄉人接觸,可以打電話讓接貨人到檢查站由警察傳遞給接貨人,接貨的同修只好到檢查站,距離我五十米遠,警察把資料包拿到手後問:「這是甚麼東西?(外包裝是一個密封的布袋子)」我說:「是給危重病人用的救命藥。」警察問:「治甚麼病?」我說:「是絕症。」警察說:「效果怎樣?」我說:「百分之百有效。」警察問:「這藥很貴吧?」我說:「非常貴重,麻煩你送給對面的那個人。」說完他將這個貴重藥包送給了對面的同修。

我們離開檢查站後,「接貨」的同修用電話告訴我,距離檢查站一公里的地方,在公路邊有一處能勉強擠過一個人的木杖子夾空,不引人注意,讓我們在那見面。以後我們經常在那裏交接資料。

在封城最嚴酷的幾個月中,我們每次衝破封鎖突然出現在各地同修面前時,同修們都非常驚訝的問道:「你們怎麼過來的?」我們說:「有師父加持,想來就能來。」

師父的《理性》這篇經文發表後,我們反覆認真學習交流,使我更進一步認清了這次瘟疫的性質和大法弟子的責任,師父說:「你們不是來改變歷史的,是在歷史的最危險中救人的,如講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靈丹妙藥、救人的辦法。人心的改變就會使事情向正面轉向。中共在垂死掙扎,為了害人把社會搞的很亂。大法弟子不要隨著亂象浮動,守住根本,才能看清亂象。」[1]

在師父經文的指導下,我們各地同修都能主動走出來衝破封鎖,冒著巨大風險用各種方式慈悲救人,出現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這些神聖的壯舉極大的鼓舞了我們。

二、面對邪惡堅定正念,正念正行。

二零一七年十月份的一天,我在毫無戒備的情況下進了正在被警察綁架抄家的一位同修家,上樓後被守在房門口的國保大隊長攔住了問:「你來幹甚麼?」我說:「來看看這家的大娘,她身體不好。」國保大隊長小聲嚴厲的說:「這沒你的事,你快走,這是省裏的警察在辦案。」(這位國保大隊長,我們多次給他講真相,他比較明白真相)。我抬頭看見同修八十多歲的老母親被限制在牆角邊坐著,嘴裏還在不斷的喊著女兒的名字,她女兒(同修)已被綁架在樓下的轎車裏。我立刻明白了這裏正在發生著邪惡的綁架抄家事件,國保大隊長還讓我去勸勸同修的老母親,我對他說:「老太太有病身體不好,你們可得善待她。」說完我就迅速的離去了,我立刻將此信息傳給了有關的同修,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損失。

第二天我和被綁架同修的親屬一起到省城公安辦案單位要人,我向同修的親屬多方面耐心的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並從多角度鼓勵同修的親屬,明真相營救同修是積大德行大善會得福報的法理,現在主動去公安機關依法要人,是營救親人的有力手段。

我們到了辦案單位,接待我們的警察正是那天在綁架現場的其中一個,他沒認出我來,直接問我是被綁架同修的甚麼人。我說是她的表哥,問我們來幹甚麼?我說來了解情況要求放人。我們向他講述了:A修煉法輪功後精神和身體有本質的改變,成了公認的賢妻良母。要求他放了A。警察說:「這個案子是省廳大案,我們只管抓人,放不放人是省廳的事,我們說了不算,A的兒子和一個姓某的人都到了A家的現場我們都沒抓他。」這位被綁架的同修正念很強,理智智慧的應對各種審訊,並不斷給警察講真相,我們在短時間內為她聘請了律師及時會見了同修,在同修們的共同努力營救下,這位同修被取保釋放了。

二零一八年春天,我們同修一行近二十人,到省城的監獄接一位冤獄期滿出獄的同修,當同修從監獄大門出來後,就被同修戶籍所在地的一位610人員給截住了,要帶他回戶籍所在地某某縣進行所謂的思想轉化教育,藉口是回戶籍地落戶口。我們大家就圍著這位610人員講真相,據理力爭,我嚴肅的對他說:「某某某現在刑滿釋放了,走出了監獄的大門,已經是合法自由公民了,你強令帶他回某縣辦戶口,還要搞思想轉化,這是嚴重違法的行為,公安戶籍部門明確規定,刑滿釋放人員可持釋放證在一個月之內到戶籍機關辦理戶籍手續。」在一番講真相和爭辯後,這位某某縣的610人員突然發現,剛釋放的某某某不在現場了,不知去向了,這位610人員非常惱火,他隨即用電話請示其上級領導,馬上向省城110報警。同修們聽說報警後,我們大部份同修為避免不必要的損失,就分散走了,現場只剩我們五個人,幾分鐘後110警車開到監獄大門口,某某縣610人員手指著我們向110警察說:「他們都是法輪功(學員),我是某某縣綜治辦的,來接刑滿釋放的法輪功某某某回某某縣,他們不讓我帶某某某走,還把某某某給藏起來了,請你們幫我找到某某某,帶回某某縣。」110警察問我:你是某某某的甚麼人?我說:「我們都是某某某的親屬,從一百多里外打車來接。某某縣的610人員強制要帶走,這是違法的。某某某現在已是合法的自由公民,回某某縣落戶口這是他自己的事,不能強制,請你們主持公道,公正執法。」最後110警察告訴我們:「你們可以走了,沒事了。」說完他們就開著警車走了。某某縣的610人員也只好坐著車走了。

通過這件事使我更加明確了在關鍵時刻只有信師信法,堅定正念,正念正行,就一定能戰勝邪惡而柳暗花明。

三、反迫害,聘請律師營救同修救度眾生。

我們地區是在二零一一年開始聘請律師為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做無罪辯護的,每次我們首先要耐心的做好家屬的各項工作,主動配合營救同修。有的家屬對法輪功有誤解,對請律師做無罪辯護有顧慮,我也多次受到當時不明真相家屬的非議和謾罵,有的甚至還要到公安局舉報,這些我都能比較坦然的面對,也能理解這些不明真相人的心理。

有一次為一位被綁架的同修請律師,還要找家屬配合商量具體營救方案,需要這位被綁架同修的家屬見面協商,這位家屬也是學法多年的老學員,她卻對我避而不見,理由是我經常出入公安局、看守所、監獄、法庭等場所,怕我不安全而受牽連,我當時也產生了極大的怨氣和委屈。晚上在學法時看到師父講:「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2]師父說:「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層次的關鍵。」[2]學了師父的講法後,我心裏的怨氣和委屈頓時煙消雲散了,一切都進入正常運轉。

在同修們的有力配合和共同努力下,這位被綁架的同修在法庭上被免予刑事處罰,當庭釋放了。

幾年來為了營救同修、反迫害,聘請正義律師,從法律的角度給公檢法人員講真相,喚醒他們的良知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一次中級法院的法庭上,出現了一幕振奮人心的感人場面,一位老律師為被迫害的同修做了全面精彩的無罪辯護,他義正詞嚴的說:「法輪功在我國是受到法律保護的,中國所有的法律都沒有指控法輪功,抓捕我當事人的機關,涉嫌構成綁架罪,關押我當事人的單位,涉嫌構成非法拘禁罪,起訴和審判我當事人機關涉嫌構成徇私枉法罪和枉法裁判罪。」法庭內頓時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法官和檢察官茫然無語,律師的精彩辯護極大的震懾了邪惡。

以上是我個人經歷與點滴體會,請同修們慈悲指正。讓我們在師尊的保護下共同精進,走好最後修煉的路。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