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牆鐵窗擋不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自從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我失去了工作,自謀生路,沒有了集體修煉的環境,但我從內心深處知道法輪大法是一部高德大法,對「真、善、忍」的信仰從沒動搖過。

開始打壓時我沒有認識到是邪惡舊勢力的干擾與破壞,沒站在正法修煉的角度對待這場迫害,單純的看成是對修煉人的考驗,後來通過學習師父的新經文和各地講法才明確認識這一點。師尊叫我們走出來講真相救眾生反迫害,我就和同修們一起配合做。後因訴江和講真相兩次被邪惡610(中共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機構)非法拘留。第二次是二零一七年被非法拘留半個月,此後我有些消沉,但心裏明白應該兌現久遠的誓約,通過不斷的學法才逐漸精進起來。

去年因到鄉鎮發放真相資料遭當地派出所綁架,在派出所我給當時的幾個警察講大法的基本真相及中共為甚麼迫害法輪功,以及為甚麼勸世人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等,其中只有一個警察有善念願意聽,其它幾個表現出不在乎的樣子。我當時沒有想到保護自己,而是從內心深處只想他們明白真相得救,雖然沒有讓他們聽的很明白,但我想他們畢竟也聽到了真相,也給了他們一次機會。我沒有怨恨警察,我想也許是我修煉的層次不夠,也許是他們中毒太深。派出所指導員表現有些邪惡,逼迫我配合他錄所謂的「證據」,我說我不會配合你的,我沒有違法,我配合你是對你不負責任,不配合你是對你好。後來他把搶走我的真相資料擺在地上叫我手指著資料照像,我沒有配合,我說你不要照,這是侵犯我的肖像權。他就發邪勁威脅我:「我把你判三至七年。」我威嚴的對他說:「你說了不算,權大於法的年代過去了。」我在內心堅定的說:我師父說了算!這個指導員就叫兩個小警察給我做筆錄,記完後叫我簽字,我一看寫的全不是我說的話,還欺騙我說簽了字就可以回去了。我正告他們說:「你上面誣蔑法輪功是×教,我是不會簽的,法輪大法是正法,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第二天,縣610夥同派出所將我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在拘留所共關押十三天,在這十三天裏,610和派出所警察幾次來威逼我,要我說出資料的來源及和誰在一起,逼我寫背叛大法的「三書」,我說我堅修大法到底,真相資料是從明慧網下載的,我沒有違法,我有權不回答你的無理提問,你要是有人性就放我回去照顧我母親。後被610夥同縣法院非法判刑一年,一直關押在縣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三百多個日日夜夜,過著沒有人權沒有自由的生活,吃的是「水上漂」,沒有油花且品種單一的水煮菜,我沒有抱怨苦,也沒有怨恨公檢法人員,只覺的他們才是可憐的生命,希望他們能有機會明白真相,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不做中共紅魔的替罪羊。

師父說:「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1]。背誦師父的法我向內找,我知道是我修煉上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師尊時刻都在保護著我,為了讓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不掉下去,經常顯現神奇給我看,讓我悟。我非常渴望能看到師父的經文,每當有同修給我送衣服來我就仔細檢查有沒有師尊的新經文,有一次在檢查時沒有發現,我就不時的檢查,冥冥之中知道肯定是有經文的。過了幾天我提著衣服一抖摟,就從衣服裏抖落下來一小團衛生紙,我連忙打開一看,驚喜的看到是師尊的《洪吟》裏「堅定」這首詩,我受到很大的鼓舞,更堅定了早日解體迫害的信心。被非法判刑後,縣法院來人向我遞送判決書,我當即在非法判決書上鄭重寫道:「修煉法輪功合法,迫害有罪。」並向來人遞交了不服非法判決的上訴書。隨後同修又送來師尊經文,並在紙條上寫讓我立即上訴到中院,運用法律反迫害。同修們都想到了一處,我們裏應外合,一步步粉碎邪惡的陰謀。我認識到大法弟子只要心放在救人上,在每一個環節中所做的,都能夠起到震懾邪惡、講真相救人的作用。

在被非法關押的三百多個日子裏,我不停的回憶師父的法,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我對師父這句法有了新的領悟。在看守所要全力抵制邪惡的迫害,如看守所要求的所謂不能講真相,不能煉功,要穿犯人的號服和背監規等。由於開始進去還有一絲怕心,怕警察和犯人不理解。但很快突破了,我每天堅持煉功,警察與在押人員都不阻止。師父說:「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當前無論邪惡還是正神,都是為你們存在的。走正你們的路才是最重要的。最後的時刻,邪惡的因素會減少,環境會寬鬆,世上的形勢會有變化,要求你們走正的路永遠不會變。」[3]我就開始給同室的在押人員講真相勸三退,剛開始講,有聽的也有不聽的,有信的也有不信的,奇怪的是在前十一個月時間裏沒有一個表態退邪黨的,我就不斷的調整修煉狀態,加強背法和發正念。

師尊知道弟子有救人的心,在我快出獄的二十幾天前的一天,師尊安排同號室的八個在押人員退出了邪黨。那天,一個因販賣毒品被判無期的犯人要送監獄去了,他當著全號室人員說:「法輪大法合法。」他說了這句話後,第二天早上,他發現自己手上長了十幾年的幾個肉瘤全消失了,這些肉瘤每天都奇癢無比,折磨了他十多年,令他非常難受,這下全好了,他感到非常輕鬆,就高興地與大家交流他的神奇故事。我就正好借此機會講真相,我說:這是你維護法輪大法,說了「法輪大法合法」這句正能量的話,大法師父給你福報了。

聽我這樣一說,他越發的高興,在場的所有人員在鐵的事實面前,都心服口服,其中有八個是黨、團、隊員的,以前沒有一個人表態退出,這下有一個人首先站出來激動地對我說:你幫我退了,你一定要幫我退!一定要幫我辦了這件事!並告訴我他要退甚麼,再三囑咐我,生怕我出去後把他忘了。我安慰他說:「你放心吧,我一定幫你辦!」其餘七個也都主動用真名退了。此時我眼眶發熱,眼淚直湧,我更加感受到師尊無量的慈悲,感恩師尊苦心安排和慈悲救度所有的生命,我的內心在吶喊:高牆鐵窗擋不住「真善忍」的巨大光芒!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