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轉法輪》 開啟新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三十幾歲就全身都是病,嚴重的神經衰弱使我經常整宿的睡不著覺,還有心臟病、腎病、腰疼、頸椎病、嚴重的氣管病、婦科病。我常常暗自流淚,覺的人活著怎麼這麼痛苦,真是活受罪啊!

一、有幸得法修煉

一九九六年三月,就在我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時候,一位親屬給我送來了一本《轉法輪》,可我一放就是一年多。我的身體還是被各種疾病折磨著,幾乎承受到了極限。有一天夜裏,睡不著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親友送的《轉法輪》,她是從外地專門為送書來我家的,我應該看看才對呀!於是,我就拿出了《轉法輪》。

翻開書,一看到師父微笑的照片,我就感到渾身一震,覺的法輪功師父怎麼這麼親切啊!我就像孩子見到久別的父母那樣,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我迫不及待的開始看書,這書裏面說的怎麼這麼對啊!好像句句都是說給我的。我就這樣看啊,哭啊,笑啊,心裏那個敞亮啊!我怎麼才看這本書啊?!這就是我要尋找的啊!

就在我看《轉法輪》不久,師父就給我清理身體了。一天,我正看著書,頸椎突然不能轉動了。我心裏知道,是師父在給弟子消業,我沒太在意。可是我女兒卻不由分說的給我按摩起來,可不大一會兒,她卻不能動了。我趕緊說:「我的業力大法師父會幫我消。」同時,我也意識到了修煉的嚴肅。很快,我的頸椎正常了。家人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折磨我二十幾年的所有病都不翼而飛了,我這個曾經活不起的人,從此開啟了新的人生。

二、法輪大法的神奇

修煉法輪大法的二十幾年中,神奇的事非常多。下面說兩件事和大家交流。

我剛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不久,突然滿口的牙齒幾乎都鬆動了。接連幾天,就拔掉了二十多顆牙。沒多久,牙床上又長滿了骨刺,根本無法鑲牙。牙醫建議做手術,要用刀把牙床劃開,把骨刺刮掉後,再縫合牙床,恢復好了才能鑲牙,別無選擇。我聽了之後,渾身直冒冷汗。

這時我想起了師父,我有偉大的師父呀,我還怕啥呢?該幹啥幹啥吧,我就堅持每天學法煉功。不到一個月,骨刺全沒了。牙醫檢查完覺的很奇怪,了解到我修煉法輪大法,骨刺消失的經歷後,直呼:「大法太神奇了!」他從未遇到這樣的情況,這真是個奇蹟!

有一次,就在我出門時,左手腕不小心摔斷了,整個胳膊很快腫了起來,都發黑了。家人一看,催我去醫院,我知道是自己的心性有問題了,趕緊向內找,知道是和家人心性關過不去,生出了怨恨心。我心裏馬上跟師父認錯,和家人認錯。告訴家人:「我有師父管,不會有問題的。」同時,加強學法,忍著痛煉功,並長時間發正念。我一片藥沒吃,也沒去醫院。一個月左右,我的手腕就恢復了正常。家人再次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對師尊的慈悲無限感恩。

三、我煉功家人受益

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我的兩個女兒看到了我修煉後身體的巨大變化,都很支持我修煉,經常給資料點捐錢。她倆各自成家,有了孩子後,都願意讓我帶孩子。因為她們都知道,修煉大法的媽媽帶大的孩子會身心健康。外孫、外孫女小的時候,一有了小毛病,我就給他們聽師父的講法,教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背誦《洪吟》。每次很快就不治自癒了。

有一次,小女兒在家給外孫女的小電動車充電,出門時,忘了拔下電源。好幾天後回到家時,一開門,就聞到了濃濃的焦糊的味道。只見電動車充電的電源處著過火,火都燒到了門框,燒的黑黑的。

看到這個場面,女兒、女婿都驚呆了,離著火的地方很近的窗簾和其它的地方都好好的!如果火著起來,後果真是不堪設想,這火怎麼自己滅的呢?

這時,女兒看到了放在書櫃裏的真相護身符,一下子就明白了:這是大法師父在保護著我們一家人呢!女兒一家被大法師父的洪大慈悲感動不已。

四、講真相救度眾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開始迫害法輪大法。所有邪黨的媒體、宣傳機器都對法輪大法誣陷、造謠、誹謗,大法弟子被殘酷的迫害。但有師在,有法在,大法弟子沒有被嚇倒,義無反顧的走上了用各種方式講真相、救眾生的路。

十多年前,我也和同修一樣,開始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了。我每天早上發完正念,簡單的吃過早飯,穿戴乾淨整齊後,就走出家門。

在路上,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求師父加持,到我家附近的幾個公交車站給有緣人講真相。我不挑人,見人就講。對不同身份的人,我會用不同的開場白搭話:老年人就從身體方面談起,經常用自身的經歷現身說法。看到我現在的精神狀態,人們就很容易接受真相,效果很好;中年人就從關心他們上有老、下有小,還要努力工作,身負重擔,要注意保重身體這方面嘮起,站在理解對方的角度,然後轉入講真相話題,多數人也能欣然接受;青年人或學生從工作壓力、學業忙、找工作不容易等方面進入話題,和他們探討工作經驗,並提醒他們百忙中關注自己的身體健康。雖然有些年輕人表現的麻木,對甚麼都無所謂的樣子,但也有很多可救度的年輕生命。

在這麼多年的講真相中,我的怕心越來越少。多年來,我給二十幾個警察講過真相,有穿警服的、有穿便裝的。有的警察剛聽我說幾句,就亮出身份說:「我就是管你們的,你膽子夠大的!」我會笑著說:「你當警察的也要平安啊!你們平安了,才能保護一方百姓的平安啊!」聽了我真誠的話,他笑了,說:「謝謝你,注意安全啊!」並欣然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當然也有不聽的,暴跳如雷的大喊大叫讓我走開的人,我會笑著看著他,發正念,並向內找自己的問題。等對方安靜下來,情緒平穩的時候,我就能講幾句再講幾句,並送上祝福,把慈悲留給對方。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